追寻“毒”源-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精策划

追寻“毒”源

发布时间:2012-05-08 16:09:33  阅读量:2813

作者:医药观察家  

核心提示:

到底导致毒胶囊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目前可谓是众说纷纭,各种猜测、分析、研究更是数不胜数。在“观点潮”之中,“招标、药企、监管”是出现最多的,“体制”——包括现行经济体制及医疗卫生体制是争议最为激烈的,为此,我们选取了这四个原因,逐一进行分析,追本索源。

 

 

【事件梳理】

 

415:央视调查发现厂商用皮革下脚料制造药用胶囊,9家药厂13个批次药品涉及其中。

416:药监局紧急叫停13个涉嫌铬超标药用空心胶囊产品。

417:多省市调查毒胶囊,停售封存13个产品。

418:毒胶囊企业被爆不止9家,涉事企业无一家道歉仅2家召回。

419:药监局公布首批胶囊抽检结果,9家药企14种胶囊铬超标。

420:浙江新昌查处7家问题胶囊企业,药监局长被停职。

421:卫生部发出通知,暂停使用9企业所有胶囊剂药品。

4225家浙江药企涉“毒胶囊”被吊证。

423:修正开始召回全部胶囊产品。

424:武汉15家药企承诺严格依法依规清理“毒胶囊”。

4259家药企被“劝退”,缺席第67届药交会。

426:商务部要求地方商务部门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做好查处等相关工作,引导药品流通企业按规定处理涉案药品。

427:监管局要求药用明胶、胶囊和胶囊剂药品生产企业对购进的原辅料和销售的产品严格实施批批检验。

430,卫生部要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暂停使用公布的铬超标胶囊剂药品,配合实施召回并及时报告有关数据。

……

 

    招标倒逼?

 

毒胶囊事件刚一被曝光,声讨“药品招标制度”之声就不绝于耳,甚至有观点认为,由于现行药品招标的“唯低价是举”导致药品的中标价低于成本价,倒逼制药企业不得不通过采购工业明胶制成的胶囊等不正当的手段来降低成本。

 

抛开毒胶囊事件不谈。不得不承认,现行的药品招标制度确实存在不合理和不完善之处,也饱受业界诟病,搞得广大药企怨声载道。许多药企为了保住市场,不得不低价中标甚至是亏本生产和供应。

 

药品招标政策真的与药企采购毒胶囊有直接关系?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有行业专家直接指出:现行的招标制度是存在问题,但药企不能因为招标制度的不合理就无底限地往下走,无底限地采用不合格的原材料,所以说药品招标倒逼企业是一种推诿的说法。

 

不过,抨击药品招标制度的也不在少数,甚至有观点认为,毒胶囊事件会促使药品招标制度的改革。更令人诧异的是,还有人甚至把该事件上升到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高度上,发出“新医改是毒胶囊帮凶”的质问,指出医改不对市场放开,下一场毒胶囊悲剧仍难以避免。

 

但是,难道不实施现行的药品招标制度就不会出现毒胶囊事件?医改对市场放开就能够避免此后类似事件的发生?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药品招标降低了药企的利润,就算是导致其亏本生产,但实际上其他行业的产品没有采取招标的手段,还不是一样存在类似问题,这些领域的企业又是为了什么呢?更确切地说,招标与毒胶囊事件的发生没有必然联系,如果非要说有,那起到的作用也只是微乎其微,不能成为毒胶囊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

 

很多人质疑说这种事情发生是由于低价招标造成的,这种说法值得商榷。降低药品的生产成本和利用伪劣包材是两码事,降低成本的方法很多,比如规模化生产、精细化管理、规模化采购等等,就像我们不能因为说缺钱就去抢劫一样,道理说不通。国家降低药价的意图是好的,如果把国家的政策作为使用伪劣包材的借口,那不叫明智,而叫愚蠢。

——北大纵横医药合伙人 史立臣

 

药价虚低的药品没有了返利空间,医疗机构没有动力使用,也会担心药品安全,因此,超低价中标的药品只是得到了市场,却没得到期望中的销量。不能将毒胶囊归咎于药品招标,食品没有集中招标,一样有安全问题。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 朱恒鹏

 

其实,从制药企业内心来说,肯定知道可以拿招标作为一个借口。如果说是因为招标就可以生产伪劣产品或假药,那么按照这种理论,岂不是再降价就可以减少药品有效成分,到最后直接用面粉当有效成分来做药?所以,以招标为借口非常可笑,所有行业都一样,追求利益是应该的,但前提是要在合法的情况下,不能因为国家降价,赚的钱少了就没底线,这是一种托词。

——本报特约观察家 秦禾

 

药品招标的“唯低价论”在某种程度上恶化了药品的安全事故,部分省份不少品种的中标价格明显低于品牌企业购买原料药、包材及辅料等必需成本,这是此次制药企业通过采用有毒原材料等非正常手段来牟取暴利的根源之一。

——知名时事评论员 李国鹏

 

药企无良?

 

药企是毒胶囊事件发生的罪魁祸首?这个结论并不好下,但药企显然与毒胶囊事件脱不了干系。在目前的媒体报道中,“无良、逐利和漠视社会责任”等字眼多次出现,矛头直指药企。而且还有许多观点认为,药企是毒胶囊流入市场的第一个环节,也是第一负责人。

 

此前,由于我国没有相关政策对药用胶囊的铬含量做出限定,一直处于监管盲区,但2010版《中国药典》却明确规定药用胶囊重金属铬含量不得超过2mg/kg,且药企必须从具有药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采购空心胶囊,经检验合格后方可入库和使用。

 

在国外,药用明胶一般多采用“提取自动物皮肤、骨骼的原蛋白”作为物料来源,药企选择明胶原料时,要对明胶生产企业物料来源、生产工艺、质量检验等进行审计,在符合本企业生产药品的要求时方进行采购,因此如美国、日本在其明胶质量标准中没有铬的限量指标。

 

中国既然有相关的规定,那么为何药企还会采购工业明胶制成的胶囊呢?答案很简单,就是价格便宜。两种胶囊的价格相差数倍,所以这其中的根源还是利益驱动。不过,也有人认为,药企可能不知道采购的胶囊存在问题或无法检测出来。这种可能或许存在,但更多的是一种托词和借口。

 

而在毒胶囊被曝光后,所有涉事药企没有一家采取任何补救行动,一直到事态开始严重化才有所“表示”。此次事件中最受民众关注的修正药业,其态度也颇为令人纠结,从最初的“一言不发”到向全国消费者道歉并计划在未来2年内,投资3亿元自建胶囊生产企业,再到如今全面召回毒胶囊产品的消息,从某种程度上也正反映出国内药企开始并不认为这是多大点事,颇有些“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想法。更值得关注的是,目前被曝光还只是冰山一角,国内还有许多药企在使用毒胶囊。

 

企业逾越道德底线、冲撞法律的可能性,套用一句老话叫“没有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药品质量和安全是企业生存的生命线,企业降低成本要在保障药品质量安全的前提下进行。企业都在追求利润,也并非只有小企业才想方设法降低成本,药价较高的大中型药企也有降低成本甚至造假的冲动和可能。

——广东省医药采购中心主任 杨哲

 

药企是第一责任人,也是最后一道防线。不可否认,企业的发展会受到外在环境的逼迫,但企业再怎么样也不能越过最后的底线。任何外在环境和机制的问题,都不能替代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

——四川天府医药企业竞争力促进中心 许雷

 

在整个胶囊产业链中,药企为了降低采购成本,致使一些胶囊企业铤而走险,工业明胶流入药用胶囊行业。可以说,药企为毒胶囊提供了滋生的土壤。如果制药企业严格把关,上游生产企业就不可能有积极性,所以应该对涉事药企进行严惩。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秘书长 李轩

 

需求决定供给。假如没有下游药厂的需求,也就不会有上游企业制售“毒胶囊”的行为,因为“一个巴掌拍不响”。现实中,过度竞争和低水平重复建设使制药企业价格杀跌愈演愈烈,许多企业面临“卖大针剂不如卖矿泉水赚钱”的尴尬境地,进而走上险路。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讲师 胡颖廉

 

    监管不力?

 

相比较药品招标制度和药企来说,此次监管部门遭受到的抨击更多,也更猛烈。有观点认为,毒胶囊事件再次暴露出相关部门的监管失效。

 

首先,在对毒胶囊未曝光前的监管上,监管部门可谓是完全不作为。回顾近几年发生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基本上都是媒体先曝光,而政府的监督部门总是“后知后觉”。工业明胶早在8年前央视就已经有过报道,但并未引起重视,更未见有关部门有所行动,从而导致如今的局面。更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工业明胶,地方政府不可能毫不知情,甚至在知道的情况下并没有严格执法,反而是采取“地方保护”,使之发展壮大。

 

其次,在执法方面,该事件遭众多媒体曝光,事态严重化后,监管部门才紧急叫停13个涉嫌铬超标药用空心胶囊产品,而且在事情过后近一周才发布公告暂停使用9家企业所有胶囊剂药品。而在此期间,有的只是药企的无一道歉,有的只是明胶厂涉嫌纵火销毁证据和偷偷倾倒毒胶囊形成“彩虹河”。时至今日,药监局、卫生部和公安部都已经介入毒胶囊的执法当中,既查封了非法生产线,也刑拘了几十人。但在此过程中,所看到的仍然是“被动监管”与“被动执法”的影子。

 

最后,在问责方面,监管部门也显得不给力。在我国,毒胶囊此类事件的违法成本太低,对他们的惩罚更多的是采取以罚代管的方式,除非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才会追究刑事责任。而且,罚款的力度还不大,在欧美等国家,比如企业产品出现问题伤害到消费者,就必须立刻召回,事后的赔偿也通常是天文数字。

 

更令人诧异的是,近年来出现了如此之多的食品药品安全问题,却没有多少监管者为此付出代价,更别谈绳之以法。从某种程度上讲,监管者基本游离于司法之外,或者说,司法并不构成对监管者的有效制约,偶尔身陷囹圄的几个监管者不过是九牛一毛。

 

现行的分段监管为主、品种监管为辅的食品药品安全监管模式,易造成监管真空,责任认定模糊,且存在以罚代管现象,当违法企业成为其“衣食父母”时是不可能有效监管的。而毒胶囊事件,更本质的因素是上面所谓的工业明胶在当地的支柱地位,当地政府对于企业的违法行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从制度上放松监管的要求。

——资深媒体从业者 邓聿文

 

从毒胶囊事件可以看出,我国监管的理念、手段、技术都存在严重不足,执法不严,对很多问题没有重视。地方保护也是一个大问题,其实很多地方政府知道毒胶囊,但因为考虑到利益问题并认为胶囊质量差点没关系,最终没有严格处理。更重要的是,对类似事件没有一个处罚标准,往往“以罚代管”,最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本报特约观察家 秦禾

 

监管分事前监管和事后监管,理论上来说,重金属超标是可以做到事前防范的,也是可以检测出来的,但监管部门的能力是有限的,不是全知全能的,不可能监管到社会的每个角落;但一旦发现类似事件,一定要坚决查处,并且联合执法,该罚款的罚款,该负刑事责任的负刑事责任。因此,药监部门也有一定的委屈,不能完全说其不作为。更重要的是,应该建立一种事前奖励机制和事后惩罚机制,让真正做好药的能得到激励,做假药的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四川天府医药企业竞争力促进中心 许雷

 

首先是监管的责任,当前要尽快检测所有涉事药企的产品;其次是执法的责任,必须查处涉事药企,迅速检查药品生产是否违规,准备怎么处罚;三是问责的责任。此前就有工业明胶流入食品行业的丑闻,不仅没得到遏制,反而越演越烈,可见地方政府监管部门的监管基本失灵。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顾昕

 

体制缺陷?

 

招标倒逼也罢,药企无良也好,乃至监管不力,其实都不是问题的根源。目前,我国的经济体制是从计划经济改革而来的,这一改革最大的成绩是引入了市场,并最后效仿市场经济;最大的问题是既有改革完全没有触动官僚体制及其权力构架,因此形成了如今“权力+市场”的过渡体制。

 

在官方的任何正式文件中,“权力”从来就没有承诺过,凡市场能够做到的就不再介入,换句话说,“权力”只处理市场处理不了或处理不好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权力”从来就没有承诺过要从微观经济与民争利的格局中有序退出。

 

“权力+市场”的过渡体制最终诱逼出了毒胶囊事件,面对舆论质疑,监管部门不能视而不见。日益强大的“权力经济”正肆意扭曲经济发展本质有“权力”在其中“搅局”并竭力捞取利益的市场。越是在现代,“权力经济”势力越是强大,但是从来就不会有人叫它们为“市场经济”。

 

体制的先天不足,让企业对制假贩假无所顾忌。而在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制度下,如果有企业搞邪门歪道,制作假冒伪劣产品,那它就是在自掘坟墓,一旦有消费者、媒体或者质检部门曝光,它就“玩”完了。所以,欲长期做企业的,绝对不会去冒这个险。正是这种扭曲的“权力+市场”的经济体制,导致了社会道德环境低下,也严重扭曲了企业行为。

 

回到医药行业,尽管新医改政策正在推行,但目前整个医药经济的发展实际上仍然是在行政主导下推进的。在行政干预之下,药企特别是民营药企的生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不过,这种挑战并非前面所说的招标,而是医药宏观经济调控和监管顶层设计的不合理。

 

事实上,食品药品领域发生的安全事件,如三聚氰胺、瘦肉精、毒胶囊,其根源都是现行经济体制存在的种种弊端的体现。

 

“权力+市场”的过渡体制造成了两个后果:一是官方垄断了它想垄断的一切领域,并依靠权力垄断取得垄断利益;二是民间经济没有发育成为真正独立的市场经济主体。正是这样的体制诱逼出了毒胶囊事件。

——知名学者 李尚勇

 

不合理的监管体制,使药监部门没有动力打击制售假药行为;不合理的定价机制,使制药企业为降低成本而铤而走险。可见,中国的假药问题,包括毒胶囊事件,不仅牵涉道德或法律,更是一个政治经济学命题。

——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讲师 胡颖廉

 

民营企业不走正道,其实根子是被垄断的国企和垄断的行政部门逼出来的,民众只会感叹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表面现象,而想不到去抨击垄断的血腥压榨和苛捐杂税的残酷掠夺——生来处于其中,久而不觉沉痛。 

——成都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宋成均

 

现在压根不是自由的市场经济,而是过度规管的权利经济,一切政府说了算,政府搞不好医疗体制改革,以药养医泛滥,搞得民怨四起,为了平服民怨就直接拿药物价格开刀,企业为了自身利润罔顾社会道德,铤而走险导致现在毒药毒食品泛滥成灾。归根到底还是体制有问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济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