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标异化下的政府职能之争-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招标异化下的政府职能之争

发布时间:2016-05-06 16:40:56  阅读量:962

作者:卢泽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沈阳奥吉娜药业状告福建省卫计委一案的出现,既是偶然,也是必然。

招标乱象频生

客观来说,在7号文和70号文下发的背景之下,近年来的药品招标逐渐进入一个较为稳定的阶段,分类采购、价格联动等趋势已经显现。不过,关于药品招标的争议始终没有停止过,甚至愈发激烈。

尽管有争议才有进步,但争议也透露出了目前药品招标存在亟需解决的问题。不管是一直饱受诟病的行政主导、药品限价,还是2015年闹得沸沸扬扬的二次议价、带量采购等,都是招标过程中出现的乱象。

本报特约观察家、九州通营销总顾问耿鸿武在4月份举办的全国药交会上表示,2015年我国药品招标虽然解决了诸多问题,但这种过渡性政策安排也暴露出了标的永远摸不清、招标过程不透明、中标产品不使用、政绩阳光显神通、招标成为降价格、医疗费用持续升、药品限价无依据、医院二次砍价格、国企外企两重天等十大怪像。

同样在4月份,奥吉娜药业因为药品招标的乱象,将福建省卫计委告上了法庭,并在4月20日下午开庭审理。其实,早在今年1月份,奥吉娜药业状告福建卫计委就被立案,并在3月底收到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的传票确定开庭时间。

奥吉娜药业之所以状告福建省卫计委,是在2015年8月参加福建省药品招标时,奥吉娜药业发现福建招标方案存在明显偏袒外资药企、保护行业垄断、歧视国内药企的条款;存在设立无法律、规章、政策依据,也无科学依据或道理的条款,涉嫌歧视中小企业;存在不执行国务院三令五申“优先采购达到国际水平的仿制药”政策文件要求的行为。

奥吉娜相关负责人介绍,福建药品招标方案中的相关规定,如将美国《制药经理人》(Pharmaceutical Executive)2014年度企业排名”、“化学药品本企业有自产原料药”作为技术标评价,都毫无法律依据,违反了《政府采购法》、《反垄断法》和《招标投标法》等国家法律法规,也是对国发20号文、40号文、44号文的漠视和违反,更导致在药品采购中出现了种种不可思议的乱象。

与此同时,在福建省药品招标中,福建卫计委无视奥吉娜提供的100mg阿司匹林肠溶片仿制药与原研药—德国拜耳的一致性评价资料,不采纳也不做任何解释。奥吉娜药业认为,此举涉嫌违反国务院和食药监总局制定的有关对通过一致性评价仿制药在招投标采购中的优惠政策。

基于上述理由,在庭审现场奥吉娜药业向法院提出了三点申诉请求:一是判令福建招标方案违法并予以撤销;二是判令福建卫计委立即纠正违法行为并书面答复美国《制药经理人》(Pharmaceutical Executive)2014年度企业排名”、“化学药品本企业有自产原料药”作为技术标评价的依据;三是判令福建卫计委纠正违章行为,全面贯彻执行国务院关于“优先采购达到国际水平的仿制药”的政策文件要求。

其实,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药企开始使用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10年重庆天圣制药状告重庆市卫生局并最终获胜,2014年奥吉娜药业状告山东省卫计委和山东省财政厅,今年年初养天和药房的一纸诉讼把国家食药监总局告上了法庭,这一个个案例反映出的不仅仅是我国药品招标存在诸多问题,更体现了法治建设的进步。

福建卫计委的“诡辩”

按照正常思维,奥吉娜药业状告福建省卫计委,双方必将是唇枪舌战,你来我往,大战几百个回合。但事实并非如此,此次庭审仅仅持续了半个小时就草草结束,择期再审。造成这一结果的核心原因,是福建省卫计委“不认账”。

在庭审过程中,福建省卫计委坚持认为自己非适格被告。福建省卫计委的委托律师认为,奥吉娜药业的诉讼请求,都围绕着福建省药品招标方案,但这个方案并非福建卫计委印发的,因此原告的诉求是错误的。与此同时,在7号文下发背景下,根据福建省人民政府出台的闽政办124号文规定,福建省卫计委负责执行采购结果,履行采购合同,加强医疗机构采购管理,落实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建设,不仅招标方案与福建省卫计委无关,招标的具体实行也与福建省卫计委无关。

有意思的是,当前各地药品招标工作的负责政府机构正是地方卫计委,但福建省卫计委却在庭审中辩称,自身并非药品招标的主体,实在令人“诧异”。奥吉娜药业认为,70号文是由国家卫计委直接下发到各地卫计委的,因此各省的卫计委就是落实药品招标行政行为的主体,而且根据福建招标采购文件,福建省药品招标领导小组办公室设立在卫计委并负责招标日常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正是福建省卫计委的副主任,这也佐证了福建省卫计委负责整个福建招标工作。

对此,福建省卫计委给出的答复更令人感到不解。福建省卫计委指出,7号文是国务院直接下发给各地政府的,而70号文虽然下发给各地卫计委,但却没有明确提出各省卫计委是药品招标的主体,药品招标领导小组只不过是办公室设在福建省卫计委,并不代表领导小组就隶属于省卫计委的,而福建省药品招标实施的主体是领导小组,并非福建省卫计委。

在法庭上,奥吉娜药业还出示了此前状告山东省卫计委一案的法院判决书,根据案件判决结果,法院认为山东省卫计委属于适合被告,但却被福建省卫计委认为“时期不同,发布平台不同”,没有可比性。

虽然法庭只认证据,但福建省卫计委在庭审上的辩称,绝对堪称“诡辩”。且不说众所周知的目前招标由各地卫计委负责,单就所谓的福建药品招标领导小组和招标平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由福建省卫计委组建和管理的。

其实,我国医药政策的落地过程中,存在一个较为奇怪的现象:相关部门或机构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对于药品招标而言,卫计委的“双重身份”在业界早就受到诟病和抨击。倘若真如庭审中所陈述的,福建省卫计委只是负责监督等工作,那才是真正的回归“本色”,但可惜现实并非如此。

药品招标在我国已经实行多年,省级药品招标也已有近8年历史,但药品招标的问题却频频暴露。从顶层设计来说,在7号文和70号文之下,已经越来越完善,但地方的落实过程中却出现了“异化”。随着越来越多的药企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维权以及国家法治进步,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如同奥吉娜药业一样的“民告官”案例将会逐渐增加,从而进一步推动国家法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