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波三折的医药电商-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一波三折的医药电商

发布时间:2016-08-03 17:16:39  阅读量:715

作者:路峰  来源:医药观察家

核心提示:在政策狂风吹拂下,医药电商摇摇欲坠,难以站稳脚跟。

阿里集团正式确认天猫医药馆已向平台商家发出《关于药品类目紧急管控措施的通知》,告知天猫商户需停止药品销售。除了天猫医药馆以外,还有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百方”)和上海的1号店。后两家也相继表示,收到了当地食药监部门的通知,停止药品网上零售业务。CFDA最近在医药电商领域动作连连,政策的变动和风向的转变总是这么突然,医药电商未来将何去何从?

特邀嘉宾:

北京百思力营销策划有限公司总经理 王恒

北京恒通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OO 关永涛

京东到家医药健康业务部总经理 邵清

国都证券医药行业高级分析师 李晨光

叫停的背后与下一步

医药观察家:天猫医药馆,八百方和一号店作为我国三个目前国内被批准(试点)允许开展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业务的网站,最近纷纷表示收到当地食药监局通知,要求停止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业务。请您分析下这三家平台突然被叫停的原因以及国家此举的动机。

关永涛:个人认为叫停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在试点期间,确实在各平台尤其是天猫上出现了很多消费者纠纷,当然这里不乏职业打假人的贡献,总之国家认为风险大于试点效果。二是某人大代表集合了几个同行不断上书,导致压力过大,不得不采取暂停措施。

李晨光:目前来看,电商从一开始就受到各方面的政策、资金支持,可谓是各方的宠儿。但医药零售业从一开始就暴露了监管等方面的问题,在质量、经营上无法得到保证,而药品行业安全性又是最重要的。个人认为此次国家收紧政策(暂时还没有正式批文)并不单单是针对电商行业,而是针对整个医药零售行业的监管收紧,电商由于监管方便所以动作快一些而已。

王恒:事实上,处方药网上售卖国家并没有开放,之所以开放OTC药品的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新的尝试和业态,但是在试点的过程中发现:刚开始各个方面还比较守规矩,等到后面大家都有些疯狂,爆出很多不规矩的事件,国家对此耐性也快被磨光。个人觉得国家顾虑的是医药电商领域各项规定还存在空白,如果任由其发展,可能出现大问题和大事故。为了防微杜渐,国家不得已紧急叫停了这三家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试点平台。尤其是新上任的领导毕井泉局长,对于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一直就比较不信任,而且该行业发展有很多不可控因素,现在停下来总结总结比较好。

邵清:个人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试点可以继续,也可以不继续。这里从侧面印证了国家局在药品互联网方面的谨慎态度。另外,也可能是这三方面的原因:1、异地监管问题,因为平台集合了众多的连锁,都是一店销售全国,处于网状交易结构,监管比较困难;2、跨区配送问题;3、经营的效果问题。总之,个人认为药监局看到了更多的是缺点,而没有关注天猫医药馆的客户收益情况。天猫医药馆能够有这么大的销售额,当然是解决买药难、买药贵的问题所带来的。

医药观察家:从2013年11月到2014年8月,国家陆续给天猫医药馆、八百方和1号店这三家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平台试点企业颁发了A类许可证,约定的试点期限是一年,试点期限本来在2015年8月就该结束,可当时并没有叫停,却在最近一个月内被相继叫停,令人十分不解。您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为何要延期将近一年再叫停?

王恒:按常理来说,试点完成之后就应该结束,并结合试点情况总结经验出台相应的新规范和政策。可能这一年的试点时间里,大家还没有看出或看清太多的东西,还不能下定比较确切的结论,就导致了试点期限过了却没有叫停的情况。另外一个因素可能就是毕局长上任没多久,上任之后才发现这个平台有些风险,并且不可控,就紧急叫停了。

邵清:延期的主要原因,个人认为主要是药监局领导的换届与相应的工作调整。

关永涛:这个原因就是人大方面提议和国家药监局的博弈一直在进行中,最后国家药监局妥协。

医药观察家:众多行业人士认为,对医药监管部门来说,网上售药一直是敏感问题,此时突然停止天猫等3家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试点平台,无异于踩刹车,有可能会导致政策的倒退。另一种观点认为,停止试点是因为试点期限已到,CFDA收回企业的试点身份考虑下一步的措施,药品网上零售显得敏感,流通中也出现一些问题,因此主管部门要对这一阶段的试点进行观察分析,以便出台进一步的监管政策。对此,您赞同哪一方的观点,为什么?

关永涛:我同意后者的一半观点,试点取消,暂停销售,这一切都是正常流程和行为,但是国家药监局乃至国务院对于互联网药品零售的放开,一定会继续,否则是违背目前主席和总理的经济论调的。只是会改变策略,改变监管方式。

邵清:我乐观的认为应该是有新的政策出台。从大局来看,推动互联网+医药是国家的政策方向,可以切实解决买药难,买药贵等问题,并且极大的方便消费者,扩大内需。在全国都是推动“互联网+”战略的时候,药监系统不大可能逆潮流而动。建议相关部门应该从消费者、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医药电商。监管也是为了发展,如果一味的取缔,那么监管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王恒:我同意后者。“互联网+”是大势所趋,是国家战略,三大平台的诞生和发展也是顺应国家引导的风向。但是,药品因为它本身具有的特殊性,与普通商品不太一样。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平台所入驻的药品种类和产品种类极多,在网上售卖会导致监管难度加大,平台的不可控性和准入机制的不完善,导致国家对于平台的信任程度不是很高,所以国家只会和只能叫停平台。而且在本人看来,医药产业和“互联网+”结合起来也是必然的,两者结合是双赢,也是国家乐意看到的。现在国家突然叫停这三大第三方网上药品销售试点平台的目的,就是想停下来总结下这段试点时间里收获的经验,为之后的快速规范化发展积蓄力量。否则不严加管理,任由乱象丛生的话,就可能会毁了这个新生行业。

平台应内外兼修

医药观察家国家对于医药电商的态度始终令人捉摸不透,时而鼓励时而遏制。在我国“互联网+”之风吹的正劲的时候,却出现叫停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平台的事件。您觉得国家对于该类平台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态度?将来政策的走向如何?

李晨光:从宏观角度来看,国家大方向上还是支持电商的,预计未来整改之后会继续发展电商。从企业的角度来讲,让自己的经营更加合理、更加规范,也是未来进入医药行业的必经之路,我认为本次并不是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A证超限的问题,因为这些平台的客户只是经销商而已,而经销商自身有C证许可,更大可能性还是规范性的问题。

关永涛:开放是一定的结果,政策也会逐步规范和放开,但是平台自身确实很多细节需要提高,尤其是作为三方平台的质量审核、资质审核、资金安全等诸多方面要切实做到国家药监局的高标准要求。

王恒:在本人看来,国家还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思路来调控和看待这一新的业态。药品包括很多品种,有的是可以放开的;有的是不能放开的,比如毒麻精放类药品;有些是可以逐步放开的。因为药品人命关天,国家对于此类特殊商品肯定是非常苛刻的,对于事故和失误零容忍。事实上,国家应该会鼓励药企做B2C,因为药企对于自身的产品是了解和精通的而更具权威性。但是第三方药品零售平台却很难筛选其上线的药品,也没有权威的检测和评价机构去统一去做这些事情,假劣、夸大疗效等类型药品在该类平台上出现通常都很难避免。所以,对于该类平台,国家一定会出台清晰、确切的规范来保证该类行业的发展水平,而且对于可追溯性的要求,重视程度也会越来越大。上游的责任,下游的流向都是将来监管的重点。

邵清:个人认为国家会尽快推出新的政策,目前看,可以解决监管又对行业发展有利的模式就是医药O2O模式。从各方的沟通情况看,未来极有可能在O2O新模式的基础上,完善相应的法规。

医药观察家:从三大平台的角度来看,您认为国家突然叫停主营业务对其将会带来哪些方面的影响?作为企业一方,在国家政策面前总是处于弱势地位的。此次叫停一出,也给三大平台提了个醒。在您看来,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平台应该怎么去面对政策变动?在被叫停阶段,三大平台应该如何挽回损失,做好准备东山再起?

王恒:三大平台不能被动的“等、靠、要”,必须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去主动破局。国家对于医药电商行业,尤其是第三方药品网上零售平台乃至医药电商领域的了解和认识是比不上这三家平台的。这三家平台可以联合起来,结合试点期间积累的运营经验,一起出台一个行业规范或者管理办法,变被动为主动,努力为国家排忧解难。这样可以有效地加速新政策的出台,缩短叫停期限,从而减少自身的损失,谋得更好的发展机遇和政策支持。另外,三大平台在内部管理方面也必须下苦工,提高市场准入标准和完善问责机制也是在这段沉寂时期可以去做的事情。

关永涛:影响当然是销售额了,但是只是一部分。天猫为例,OTC药品销售份额占比只有16.5%,不会动摇根本。第三方平台要做好品类规划,积极应对政策变化,弱化某些敏感品类的影响力,同时严格按照国家局的合理监管措施执行,加强监控和管理意识。

邵清:医药电商必须需要平台模式,从历史的经验来看,如果没有平台的参与,药企或药店无法解决技术、流量以及电商运营方面的支持,自营电商根本没有办法做起来,这是历史性的结论。如果停止这三个平台,从客观上讲会对整个行业带来很大的心态影响,目前可能会有一个过渡期,销售额会有一定的下跌。我认为,平台本身肯定是在积极的沟通,关键不在平台想怎么样,而在于监管的思路问题。

问题下的亮点与方向

医药观察家:从政策的突然刹车,或许也意味着医药电商本身就存在一些问题。结合这些年医药电商的发展来看,您认为我国医药电商行业还存在哪些不完善的地方?

王恒:本身从医药电商的性质来看,是一件好事情,可以方便广大老百姓。但是我国医药电商行业还是存在很多问题:第一,我国医药电商领域缺乏一个比较权威的行业规范,医药电商平台自检习惯也比较缺失,医药电商从业者们必须提高自身素质和认识到药品的特殊商品性质。第二,国家监管部门必须要加快反应速度。本次紧急叫停其实是最粗暴和没办法的办法,从试点结束后拖了大半年才叫停可以看出国家的反应速度实在堪忧,医药电商行业不能出问题,国家必须提高行政效率,把医药电商严格监管常态化,就跟很多药企和药店经常受到飞检一样,医药电商也需要。

关永涛:医药电商绝不是把地面药店零售搬到线上那么简单,大多数从业者都是这么玩的,所以,都不赚钱,都喊冤,其实是没有理解电子商务的本质,从业的工业以及零售老板首先要理解这个商业模式的本质和意义,才能更好的匹配人才和资金做好未来规划。

医药观察家:即便三大平台被叫停,但不可否认我国医药电商行业可谓是一片“新蓝海”。您觉得未来我国医药电商行业的发展将呈现出怎样的态势和特点?在这一契机下,医药电商应该如何抓住机会,拥抱这片“新蓝海”?

关永涛:未来几个亮点:一是医药电商B2B崛起。二是零售连锁利用自身优势结合快递公司外包O2O区域服务,将迎来药店区域板块扩张的新时代。三是医药电商B2C分化成以滋补保健、医疗器械、新特处方药品、隐形眼镜等专业垂直领域的专业网站,而OTC标准品的竞争将上升到工业品牌方的正面竞争。这些都是机会,谁能看到做好准备,就能在某些垂直领域脱颖而出。

邵清:从未来的发展方向上看,区域化以及O2O化是趋势,而且从药店反馈的情况看,对于O2O还是非常欢迎。B2C模式和O2O模式应该会并存,B2C模式,更多的是品牌产品的营销,O2O更多的是需要服务属性的药品。医药电商不存在蓝海,也不是红海,而是陆地,需要电商平台与连锁药店一起,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王恒:老百姓的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是我国医药电商行业可以着重关注的领域,该类病相对的药品销量大,患者忠诚度高。且危险系数小,企业需要承担的风险也很小,随着我国老龄化速度加剧,年长的患者足不出户就能省去很多程序和时间,市场潜力巨大。还可以建立会员机制,从疾病预防、开方治病到痊愈收尾全方位立体化地为患者服务,打造大健康产业链,这是将来医药电商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