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问-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早晚报

发问

发布时间:2016-11-08 16:53:14  阅读量:9080

作者:王晓晓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时时发问,知症结,明方向,内心才不失据,远方便能到达。

近期,央视纪录片《永远在路上》引发了“全民追剧”的热潮。值得一提的是,面对这些落马官员的现身说法,网友不断的发问和感慨,更直接反映民心所向,充满了正能量。

在路上.png

近期,一张农民工脱鞋跪在银行ATM机里取钱的照片,引发网友热议。据了解,该民工是在考虑到自己取钱很快就能出来,担心鞋上的泥会弄脏地板,这才婉拒了银行保安让其穿鞋进去的好心。照片与事实传到网上后,不少网友对这位农民工的举动既感动又心酸。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特例。据悉,今年4月,南京地铁二号线圆通站上,一位满身泥水的工人怕弄脏座位,选择有位不坐;9月,南京地铁3号线上,一位农民工担心衣服上的泥巴弄脏座位,选择有位不坐;10月,沈阳地铁一号线上,有几位农民工不想弄脏座位而选择有位不坐……

这些照片传到网上后,既引发了网友热议,也使网友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感动、心疼、尊重等等呼声。但鲜有人问及:为什么朴实的农民工会“不约而同”的做出类似举动?他们是出于何种心理才这样做?我们应当怎样保障城乡二元体制下,农民工的体面及尊严?当然,发问不能立即解决问题,但一问一思之间便有了希望,其价值也随之彰显。而在更多的人对此追问下,相信农民工的座位问题及其背后蕴含的劳动者尊严问题会得到圆满的解决。

无独有偶,近期同样引发网友关注的是一个叫贾敬龙的人。这位河北村民因婚房被村委组织的人员强拆,事后报复杀害村支书一案,被最高法院送达了对他的死刑核准裁定书,此时的贾敬龙随时都有可能被执行死刑。此裁定一出,辩声四起,而该不该执行死刑,更成为争议的焦点。对于是否应该枪毙贾敬龙,我们不是裁判法官,也不是死刑复核的终结者,在此无意评价复核结果的正确与错误。

只是,当贾敬龙案从法学探讨波及到网上舆论时,作为一个普通的民众,想必我们应有权利积极地提出自己的困惑吧:法院判民事案件尚有一个判后答疑、案结事了的做法,如此备受关注的刑事案件,是否应对其家人及普通民众进行一次判后的量刑答疑呢?贾敬龙房子是否属于被强拆?怎样看待贾敬龙在自己的财产受到暴力侵犯寻求救济未果、权利救济缺位下引发的此案?贾敬龙在作案前编写自首短信、作案后也有与前女友通话表示自首意愿,是否应认定为自首?这追问或许不过是表面的浅薄,但汇集的多了也会震耳发聩,事情也会变得真正严重起来。那些发问便会被聆听和正视,诸多的疑问将会随之消解在对事物的重新认识里。

目光回转到医药行业,令人忍不住发问的事件同样不少,特别是近期频频出现的廉价药断供现象。北京青年报更是发表了题为《黑市廉价救命药从哪儿来》一文,将矛头直指医药领域内廉价药越来越少见,一些救命药、孤儿药更是经常发生断货,危及患者生命的现象。文章一方面指出本来就已稀少的廉价药,正从一些医院药品目录中销声匿迹,但很多在各大医院都难觅踪影的廉价救命药、孤儿药,却在黑市上被黄牛高价兜售。另一方面,就此发问:为什么到医院和药店买不到,而在黑市上却能高价买到廉价药呢?为什么放开药价,也不能保住廉价药?到底哪些地方做错了,哪些地方忽略了?怎样才能真正的拯救那些正在消失的廉价药,让人们真正的买得到药?句句发问,层层深入,声声揪心。事实上,廉价药断供是个老问题了,这些发问的声音也一直盘旋在业内,而我们都在期待一个美好的回应。

与此同时,近期,辽宁卫计委在对辽宁省短缺药品监测预警和供应保障系统等短缺药品监测点及部分药品生产企业报告的数据等资料的调查、梳理和甄别的基础上,发布了2016年第2号全省药品短缺预警预报。这似乎是对业内断供药之问的一个回应,虽然针对的并非黑市廉价药。但辽宁卫计委的此番举动,不仅给出了预警通知里公布的短缺药品不能正常供货的主要原因,更对涉嫌通过控销违规涨价的11家生产企业进行了约谈,对于不能按中标价及时、足额供货的5家生产企业给予了警告。这将会促进药品生产与销售的规范性,有利于保障对百姓用药需求的供应,进而真正造福广大民众。

发问是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满足于现象浅薄表层的深刻,一种洗刷了不求甚解的锐利,一种开始了自我观察、思考和探究的从容,是打开一切的钥匙。时时发问,知症结,明方向,内心才不失据,远方才能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