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比制剂让药企“塞车”-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参比制剂让药企“塞车”

发布时间:2016-11-22 16:59:04  阅读量:10710

来源:E药经理人

核心提示:参比制剂一直都是一致性评价的难点,越来越多的药企被堵在这个关口上。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过程中,为什么购买参比制剂成为最高频被提及的现实难题?原因有四:其一,仿制药的原研厂家已经停产,而次选方案“选用国际公认的同种药物”,药企却无法确定哪种为“国际公认”;其二,需要在国外寻找原研药的参比制剂,但是药企并没有人脉和渠道购买,委托的第三方代理机构增加了不确定因素;其三,在国外寻找到了参比制剂,但是囿于各个国家关于处方药销售的规定,尤其是类似精麻类药物的严格管理制度,“如何找医生开处方”成了一个问题;其四,参比制剂的原研厂家对于这种购买行为一定是不配合的,这使得购买到了参比制剂的药企,哪怕是将之带进中国海关也成为一件难事。

  在多家正在进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药企时,听到的各种各样困难还有许多,它们虽然细小却都是真实的困境。参比制剂的可及性虽然只是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中的一个环节,却真切地反映了整个系统工程的执行难度。我们以具体品种为案例,还原这些过程(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所涉药企及人名均为化名)。

  冲刺时间赛末

  在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名单公布后,御泰药业就紧锣密鼓开始投入到准备工作当中。赵军是御泰药业研发中心主要负责人之一,据他透露,目前企业针对几个品种的一致性评价相关工作正在开展。2mg规格的地西泮片即是其中之一,该品种同时在289个品种之列。

  抢时间成为第一要务。对于2018年底前这一时间限制,御泰很担忧。

  豪美制药药学研究员李媛为E药经理人算了一下评价的整个流程和所需时间:“初步计划一下,做一个品种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在过程特别顺利特别完美的状态下,包括确定工艺、进行工艺改良到最后进行BE试验,且BE试验一次性通过,这个时间大概是20个月,其中BE试验的完成大约需要7至8个月。”

   “就算时间紧,前期准备不足,完成一致性评价的步伐还是要加快,否则将面临无法继续销售的大困境。但摆在眼前的最大的问题是参比制剂的获得,我们现在就受困于此。”赵军指出。

  令御泰头疼的是,最后时限已经确定,但是2mg规格地西泮片的参比制剂还没有到手。目前御泰所需的参比制剂,几乎都是通过委托第三方平台“世界标品”从国外进行采购。赵军介绍,很多第三方代理平台的工作人员通过网络等多渠道,找出需要做一致性评价的企业,然后联系并告知企业他们可购买的参比制剂的品种,尝试与企业建立合作。洽谈好数量和价格后,第三方根据企业的需求去组织货源。

  目前被御泰选中作为地西泮片参比制剂的有两家产品,一种是日本武田的,另一种是罗氏的,罗氏的产品相比日本武田价格要高出不少。赵军认为,第三方给出的价格还在企业的接受范围内。

  谈到购买参比制剂的一般价格,根据品种的不同,购买参比制剂的成本区间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市场上也出现了第三方代理要价很高的情况,这是由于该第三方拥有特殊药品,或是某种产品仅其一家拥有购买渠道。

  作为地西泮片的参比制剂,罗氏原研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但目前市场上只能找到其5mg规格的,而御泰要做的是2mg规格,这并不符合一致性评价中“同规格”的要求,且罗氏的价格成本更高。为保险起见,御泰将两款参比制剂都进行了备案。仿制药与规格不同的原研药做一致性评价,虽不符合现有政策,但多位受访者都表示,未来到底能不能实现,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除了委托第三方购买参比制剂,企业还可通过政府相关部门申请一次性进口。而赵军表示,企业购买途径还是首选第三方,原因是担心申请一次性进口得到批复的时间过长,影响进度。“现在已近2016年年底,2017年正式开始做,BE实验还不一定能安排上,此前还需准备做工艺。这一套流程完成后,为了确定仿制药与原研药是否等效,还需进行BE试验。”

  即使确定了参比制剂、资金预算充足,又一问题出现了。委托方目前在国外还未成功购买到参比制剂,也无法给出确切交货时间,御泰对此“很纠结”。因地西泮片属精神类用药,在原研药产地国家被严格控制,他们将需要通过很多关系开处方才可以购买到其参比制剂。

  赵军分析,委托方产品的报价高,其一是由于购买途径波折,其二就是在此开处方的过程中,还可能要给医生部分回扣。一些在国外开设分部的国内大型企业采购参比制剂会轻松得多,由于在当地购买渠道相对丰富,途径会更方便。

  除了地西泮片,该企业还有两个品种已开始一致性评价工作,这两个品种的参比制剂通过委托方刚刚买到手,但又出现了批量不够的情况,企业选择先购回一部分尽快开展相应工作。

  无参比制剂暂解之方

  比起御泰焦急等待参比制剂的情况,健倍制药的处境显得更窘迫。健倍制药总经理贺云表示,企业有一款抗病毒产品,需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一致性评价,但目前苦于找不到参比制剂,因为可选原研已停产。“我们曾托人到国外找,但结果不理想。现在还想抓紧最后关头继续找,哪怕让相关企业生产一点提供给我们。但可以预见,投入其中的花费将更大。”贺云长说。

  他还从商业角度,分析了可能成为国内企业境外购买参比制剂的另一阻碍:“很多参比制剂需要到国外买,这对跨国药企来说将会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拥有原研的跨国药企,特别是有计划打入中国市场的,很可能不肯售卖原研或是拖延时间,导致国内品种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一致性评价。”另外,因为进口购买,过海关的问题也可能成为一道阻碍。

  根据相关政策,这种找不到参比制剂的情况,需进行临床有效性试验。李媛告诉E药经理人,豪美做大临床需要1000万~2000万元的资金,耗费一年多到两年的时间,而做一个品种的BE试验的花费为800万~1000万元。“不管是从时间上还是资金上,企业当然更希望能尽量找到参比制剂做BE试验。”她表示。

  关于这一点,在采访的过程中。赵军认为,虽然时间和资金成本都相对高一些,但换个角度来讲,有的企业反而更愿意做大临床。

  他解释:“如果国家真的放开大临床,企业可能会更倾向去选择,主要在于临床有效性试验结果做到优效即可;而做BE试验,由于国内企业在工艺等各方面目前尚存缺陷,结果想达到等效不是那么容易。而且,做一致性评价会牵扯到工艺的改变、优化等多方面工作,工艺的改良是选择大改还是小改尚不好把握,因为企业担心工艺大改以后,会出现国家对相应品种的一致性评价不通过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