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繁荣”?困境丛生-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中药“繁荣”?困境丛生

发布时间:2016-12-09 17:05:40  阅读量:9278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核心提示:即便产值不断上升,但也掩藏不住中药目前发展短板。

    2015年,中国中药工业总产值7866亿元,占医药工业总产值近1/3;中药大健康产业产值破万亿元;全国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9.1亿,共有中医类医院3966所。产值猛增背后,中药的质量问题、中药的资源可持续问题将会对中医的发展带来影响。

  2015年,中国中药工业总产值7866亿元,占医药工业总产值近1/3;中药大健康产业产值破万亿元;全国中医类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人次达9.1亿,共有中医类医院3966所。

  12月6日,介绍中国中医药发展脉络和政策支持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经由国务院新闻办发布。

   “中医药事业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说。

  除了数据,近期的政策动向也值得关注。《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相继出台,《“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一系列振兴中医药发展的任务和举措,首部《中医药法》也出台在即。

  中国中医药发展形势一片大好?业内人士给出了不同的判断。

   “几十年来,我们行业内认为,中国的中医药没有真正的主体医学地位,也没有真正发挥主体医学的作用。”12月2日,云南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郑进在中医药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

  国医大师朱良春之女、南通良春中医院院长朱婉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现有的中医药管理制度不能创新,那么中国中医药发展的现状就难以改善。

  中医药国内遇冷

   “调查结果显示,中医药被认为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元素。”王国强12月6日的在发布会上介绍,在覆盖G20除欧盟外19个成员国9500个样本的第四次中国国家形象全球调查中,50%的调查样本选择中医药作为最有代表性的中国元素。

  而在2012年的第一次调查中,中医药还没有进入前10名。

  王国强介绍,中国向70多个国家派遣的医疗队都有中医药人员,约占医务人员总数的10%。目前中医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甘肃省卫生厅厅长刘维忠也曾表示,甘肃已将国医馆开到海外多个国家和地区。

  白皮书中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中国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已达45.2万人、总诊疗人次达9.1亿,中医药在海外遍地开花,但在国内却备受争议。

  今年9月,90后女演员徐婷因淋巴瘤离世,就曾引发针对中医的大讨论。

   “一位远程求助的病人,我让他给我拍一张舌苔的照片,他都不知道舌苔是什么。”朱婉华告诉记者。

   “中医药不能真正融入我们国民的日常生活中,我认为这是最大的问题。”郑进认为,中国学生接受的基础教育是西方的科学教育,针对中医的伪自然科学论已经影响到中医在中国的传承。郑进认为,虽然《宪法》都明确规定“发展现代医药和我国传统医药”,但几十年来,中医并没有真正的主体医学地位,也不能发挥主体医学的作用。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于文明在12月2日的论坛上表示,中医药疗效的发挥面临中医药学评价方法未明、中医药被西化等多重难题。

  此外,对于失去了师承关系文化土壤的中医来说,后继乏人也是制约其发展的难题之一。

  中医可能毁在中药上?

  王国强曾公开表示“中医可能毁在中药上”,12月6日的发布会上,他坚持这个判断,并表示中药的质量问题、中药的资源可持续问题将会对中医的发展带来影响。

  多位业内的老中医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中医讲究药材的质量与成色。由于道地药材本来就是稀缺品,再加上近些年生态破坏,国外高端市场需求旺盛,导致国内许多中医药材质量下降,有些甚至只能被称为“药渣子”。

  为此,去年发布的《中药材保护和发展规划(2015-2020)》提出开展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坚持中药材规范化、规模化、产业化,建设常用的、大宗的、优质的中药材生产基地。

  尽管对高质量药材的渴望是相同的,但业内对政策褒贬不一。贬者认为规模化、产业化违反了中医药的生产特点;褒者则认为规模化、产业化有利于加强质量控制。

  事实上,早有企业涉足中药材规范化、规模化、产业化生产管理。据中医药产业巨头康美药业副总经理李建华介绍,聚焦中医药全产业链布局的康美早已从中药饮片切入,涉足上游的中药材生产。

  有中药饮片中小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大企业吞并、赶走小企业,将是未来中药饮片行业的常态。但一家独大是否真的就能解决中药材的质量问题?

   “规模化生产是好的,但质量把控是关键。”曾经尝试使用大企业规模种植药材的朱婉华向记者表示,“药材质量第一,价格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药农与供应商都能依靠质量和诚信取胜。”

   “这些年来,中药产值猛增繁荣是假象,是医疗市场过度用药的结果。”郑进表示,随着医改深入推进,过度用药只会成为历史,所以企业应当改变过去热衷研发新药的习惯,适应中医药承担的保健、预防、康复、养老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