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支付标准逼近,掐准药价“命门”-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医保支付标准逼近,掐准药价“命门”

发布时间:2016-12-16 16:50:13  阅读量:9106

作者:王晓晓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医保支付标准虽步伐“姗姗”,但绝不会缺席,而四面楚歌的药企,势必将面临的愈加严酷的价格绞杀及激烈的竞争局势。

日前,人社部办公厅、国家卫计委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基本医疗保险药品支付标准制定规则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已正式结束意见征求,进入文件出台的冲刺阶段。据悉,此次医保支付标准将出现很大的变化,尤其对于同一通用名下已通过或者为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有了明确指示,这似乎意味着一致性评价将作为平衡药品质量及价格的重要关卡。

同时,在药价调整层面上,医疗机构将拥有更大的权利。如此一来,降价显然又成其中一大热点,并不免让人将其与当前现行的药品集采联想在一起。而前有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之坎,后临全面调整药价“层层盘剥”的药企,其慌乱可想而知。然,“风起云涌”之势已蓄,药价“命门”也在握,迟到已久的医保支付标准终将“功成行满”现“真貌”。

医保支付标准逼近,掐准药价“命门”


特邀嘉宾

广州思穹医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黄兵

开开援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招标工程师 吴高卓

长春海外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事业部总经理 商庆河

安徽丰原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新药公司总经理 丁汉锦


标准继续难产,或“政出”地方试点

医药观察家:随着医保支付标准制定正式结束意见征求,关于其即将出台的传闻更是风声四起。但据悉此标准本应在去年9份出台,在您看来,医保支付标准的出台为何推迟如此之久,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此次医保支付标准是否会如业内消息所称,将在12月底前出台?

丁汉锦:医保支付标准的出台推迟如此之久,个人认为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在于其对新医保目录调整方案出炉的等待。本次目录调整计划增补三百多个品种,只有医保支付标准推迟出台,其才能参与支付标准制定。而此次医保支付标准应该会在12月底前出台,因为调整后的国家医保目录将在今年12月底出台。

吴高卓:医保支付标准是一个关注度非常高的敏感问题,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面广,且与患者、医院、医药等的关联性极强。同时,政府对此更是慎之又慎。这些或许是其“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原因吧。个人觉得如果相关工作尚未准备就绪,其在12月底前出台的可能性便会大打折扣。

黄兵:个人认为医保支付标准之所以推迟如此之久,最主要因素如下:其一,关系到各部委沟通讨论(责权利)的问题还没有确定下来;其二,各省城乡居民医保整合迟迟未能完成。根据目前全国两保合一的推进进度来看,私认为医保支付标准难以在12月底前出台,明年3月份左右出台的可能性较大!

医药观察家:尽管正式文件尚未落地,但是各省、市、地区早已开展医保支付标准的相关试点,据您了解,各地试点所取得的成效如何?您如何评价?其是否能为国家医保支付标准的正式文件“铺好路子”?

丁汉锦:为了配合国家医保支付标准的改革,国内有安徽、浙江、重庆等省市在医保支付方面进行了改革试点。个人认为这些省份的试点均有了很大成效,也为国家医保支付标准的出台铺垫了道路。如安徽的医保支付标准,是采集全国各省最低中标价作为医保支付标准;浙江医保支付标准是采集本省上一轮最新中标价作为支付标准。这些试点经验都将会溶入到国家医保支付标准的制定中。总的来说,个人认为即将出台的国家医保支付标准将主要有两个依据。第一是药品销售的实际价格,第二是各省中标价格,有的品种还要在同类产品之间比较价格。

黄兵:就目前来讲,重庆、浙江、福建、安徽发布的相关文件中的医保药品支付标准算是最严格的。个人觉得就像广东现在搞的药品招标一样,医保支付标准也将选择或参照全国最低价来进行支付。如果按照这种支付标准来操作,那么其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药品在临床市场上整体销售格局的变化。估计那些附加值高的产品反而会销量大跌,而中标价格最低,又有一定空间的产品,其销量或能“反转”为王了!另外,中国医改一贯有由点及面的传统。也就是先有试点,然后从不同试点的结果中选出最佳方案作为全国方案进行普及。若如此,在这些试点方案中,个人倾向于安徽的做法,并认为其最有可能入选国家标准。

一致性评价成“控”质“牵”价利器

医药观察家:据悉,在医保支付标准层面,对已通过药品质量一致性评价或质量差异较小的药品,原则上按通用名制定医保支付标准;而对质量差异大、暂未完成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可以按照不同企业生产的药品制定支付标准,但原则上不超过同一通用名下通过质量一致性评价的药品的支付标准。在此语境下,据您分析,这是否给予通过一致性评价药品的特殊照顾?或者是有其他意思?

丁汉锦:在医保支付标准层面,对已通过药品质量一致性评价或质量差异较小的药品,原则上按通用名制定医保支付标准;而对质量差异大、暂未完成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可以按照不同企业生产的药品制定支付标准,但原则上不超过同一通用名品种医保支付标准。据个人分析,这是对通过一致性评价药品的照顾,会对这类药品给予最高支付价,通用名下的其它药品支付价均会低于该支付标准。

吴高卓:特殊照顾谈不上,这倒是给药企的药品一致性评价发出了冲锋号。显而易见的是:当前国内制药企业云集,仿制药整体供大于求,同质化严重,低水平扩张态势突出,这些都使得药品招采竞争惨烈,相当部分药品已无利可图。国家出台药品一致性评价时间表可谓正当其时,无他意,只意在优胜劣汰,把同类产品中产品疗效好的企业扶植起来,让患者真正用上放心药。从一定意义上说,也是为患者减轻了负担。

黄兵:说到底,现在的药品标准是如何来的?还不是有一套相关的制定标准。既然能上市销售就说明大家的药品质量标准是一样的,是符合国家相关标准及规定的。现在又搞一套“一致性评价”,然后又来区分大家的质量层次,并在此基础上再和医保支付标准挂钩,归根结底,一切都是医保控费惹的祸!

商庆河:国务院办公厅于2016年3月下发《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对已批准上市的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作出工作部署。对制剂原则上首选原研药品,没有通过评价的仿制药将面临淘汰出局不能生产,市场中的同通用名下仿制药质量和疗效将逐步趋向一致。而医保支付标准的此番举动将使得医院更主动采用价低同质的药品。与此同时,药企也将尽力推动旗下医保药品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以争取到和原研药一样的支付标准,从而对原研药快速替代。这样以价格的杠杆调动市场因素会对实施评价的药品带来强烈的冲击。据悉,国内有近7000多家药品生产企业,仿制药所占比例在9成以上,同一通用名药品有几十、几百或上千家企业生产,基药的一致性评价需要两三年之后才能完成,目前还没有一家企业的药品实施完一致性评价。可见,仿制药将迎来一致性评价的大考,而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也会随之有所进展。当然,这也有利于医保支付标准的出台。

医药观察家:上述提到的按照质量差异大小,据您分析,质量差异大小如何评判,尤其是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如何判断质量差异?难道和现行药品集采方式一样?从质量分层到“竞价分组”?

丁汉锦:据个人分析来看,医保支付标准主要考虑采集药品实际交易价,以及全国各省的最低中标价或本省招标最新一轮中标价等因素。药品质量存在的差异会在各省中标价格中得以体现,并通过质量层次及分组具体“显现”出来,进而使得不同质量药品的中标价会有很大差异。这样一来,除了中标价的多少外,药品质量也是医保支付价采集的一个主要依据。

吴高卓:质量差异大小的评判就是其疗效差异大小的比较,疗效差异大小则取决于药企技术水平的高低及实力的强弱,而技术水平的高低、实力的强弱是其生产工艺水平、员工的责任心和操作熟练程度等综合因素下的整体体现。换言之,同样的生产背景下,生产的药品效果更好者就是质量更好的产品,反之则是质量不太好的产品。该评判估计不仅不会和现行的集采方式一样,且不会再有质量分层和“竞价分组”之分,反而是通过药品质量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在一个序列。同时,未通过的药品的价格肯定不会高,且会逐步离我们远去。

黄兵:差异大不大都是国家医改在说话,决定权并不在药企手里!通过了一致性评价就是高层次,没通过就是低层次,只是不知道在没出现一致性评价之前,医保支付是怎么给钱的?重庆、福建、浙江、安徽目前搞的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和方式,不就是和药品招标一样了吗?也就是说,都是按最低价格进行支付。

压价现象不可愈演愈烈

医药观察家:从很大程度上说,医保支付标准的出台,能让医疗机构在与药企“议价”过程中占据更大的主动权,那么,您认为,在医保支付标准的逐步发展下,以医院集团为主的议价会成为新的主流招标采购模式吗?还是会与当前的省级招标采购方式并行?为什么?

丁汉锦:国家在制定医保支付标准时,第一是要能促进市场在药品价格形成中发挥作用,减少行政部门直接干预药品的价格形成。第二是要结合医院和招标的衔接,能推动医院主动使用价廉物美的药品。从这个角度出发,个人认为今后省级招标的作用主要是搭建一个平台,以发布信息、规范药厂及医院的行为,并密切双方在药品使用和费用等方面的交流。而医院采购价格即中标价主要由医疗机构与药厂双方谈判产生,能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作用。因此,窃认为医院集团为主的议价会成为普遍采用的招标模式,并会和当前的省级招标采购方式并行。

吴高卓:以个人的眼光来判断,目前新生的医院集团为主的议价不会构成新的主流招标采购模式,因为它不过是在省级招标采购的二次议价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衍生品而已。就算有并行,那也只是一个短期的过渡方式,最后能与医改契合并有生命力的模式当属重庆、广东的药交所模式。

黄兵:应该不会,当前业界还是会以省标为招标采购的主流模式。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号文件)中就曾明确指出:坚持以省(区、市)为单位的网上药品集中采购方向,实行一个平台、上下联动、公开透明、分类采购,采取招生产企业、招采合一、量价挂钩、双信封制、全程监控等措施,加强药品采购全过程综合监管,切实保障药品质量和供应。因此,省标依然会成为市场的准入标准,只能说是在具备了准入标准下,医院集团可以进行二次议价来维护或保持自身利益。但医院集团的现象毕竟只是少数,因此,以医院集团为主的议价成为主流模式的可能性不大。

医药观察家:有观点称,“在医保支付标准杠杆下,医疗机构在医保支付标准允许定点医疗机构获取差额收益,但药品价格高于医保支付标准部分需由医院自付这一规定下,其在与药企进行药价谈判过程中,压价现象会愈演愈烈。”对此,请问您怎么看?

黄兵: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方面,在医保支付标准下,药品进院和临床现有药品的应用以及采购都会受其影响。因为新药进院时,经药品初步筛选环节便会被按照医保支付标准给筛选下去一部分。即便因为某些因素进入了医院临床销售,在医保支付标准下,其销量也难以突破瓶颈。另一方面,在医保支付标准下,医院大品种将会受到严格的监管监控,并出现惨重的销量下滑。这是因为医院集团有可能会进行二次议价,特别是针对临床销量大、中标金额高的医保产品。最有可能出现的现象是厂家为了保证全国市场的利益而坚持不降,从而导致医院采取医保支付标准来监控相关产品在临床科室的临床应用,例如单品限额、处方限额、医生约谈等。这样一来,以前的大品种(单品)的销量可能会迅速跌落神台,并“分摊“到其他产品。

吴高卓:这个现象在一定程度会出现或存在一段时日,但愈演愈烈的可能性不大。当然这个判断做出的前提是:药企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可以去谈判,否则谈判便成了“无稽之谈”。毕竟没有利润,药企如何生存?无法生存,医疗机构又能用谁的药?所以说,压价也是在双方都能接受的一个限度内,谈判才会成功。

丁汉锦:在医保支付标准杠杆下,医疗机构会选择价廉物美的药品,也就是性价比高的药品。值得注意的是,降价并不是医疗机构的唯一要求,所以,压价现象应不会愈演愈烈。

药价走低成常态,药企勿“慌”

医药观察家:不仅如此,医保支付标准的确定不仅在医疗机构中呈现,一些大型药品交易平台、零售药店、网上药房等也将成为药价调整的操刀者,显然,一张药价调整的天罗地网即将形成。在此背景下,据您分析,未来药价的走向将呈现何种趋势?

黄兵:独家产品的市场价格依然会坚挺;2-3家企业的药品价格则主要看大家相互之间能否达成市场共识:达成共识的话,价格将继续保持,达不成共识的话,价格将成直线下降;多家药企的产品则只能看医保支付标准如何制定的了,但总体来讲,多家产品的价格只会呈现下降趋势。

丁汉锦:医保支付标准出台的原因是医保控费,而降低药品价格是招标的主要目的之一。在此背景下,未来药价的走向会越来越低,通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后,最终不同质量的药品价格会趋于合理水平。

商庆河:医保支付标准只是我国医改以及药品降价组合拳中的一招,会与流通环节的“两票制”、“营改增”等配合,进而把药企的出厂底价、渠道价、电商价、药店价和终端价一网打尽。同时,考虑到药品的价格受生产成本的影响不小,且其GMP认证、验收、运营资料的交换等管理成本较高,个人认为,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药品价格很可能会有上涨的趋势。

吴高卓:个人认为同企业同品规的药品价格将越来越透明,差异化会越来越小,指望从中渔利的“过票公司”终将走向灭亡。

医药观察家:随着医保支付标准的日渐“逼近”,药品及其价格未来在进入医院、医疗机构等市场时,将大概率面临医保支付标准及“现行”药品招标采购等的多重绞杀。“黑云压城”下,在您看来,药企应如何“叱咤”突围?

丁汉锦:面对国家医保支付标准及现行药品招标采购等方面的改革,首先,企业不能乱了阵脚,必须要管理好自家企业药品的价格体系。因为医保支付标准的第一个依据就是药品的销售价格,所以制药企业千万别把自己的价格做乱了。如果自己把价格做乱了,没有谁能救得了你。因此,药企在各省的招标及区域二次议价中,要掌握好降价尺度,做好取舍。这关系到产品的生命周期及市场竞争力,非常重要。其次,药企要积极推进药品的一致性评价工作,尽快使自家企业的药品通过一致性评价。最后,技术创新、苦练内功,提高产品质量,生产出质优价廉的药品,是企业未来发展的根本出路。

黄兵:对于诸药企而言,其在医改面前都是弱势群体!面对国家层面的要求,其只能是处于无奈状态。预计药企在下一步会有几个方面的变化:①如果是独家产品,并且既往在全国中标价格保持一致的企业,将会平稳过度;如果既往在全国各省中中标价格波动较大的企业,下一步估计会遭遇利润下跌的重创;②如果是2-3家药企的那种产品,就得看各企业间是否能达成市场互通。如果大家紧守价格底线的话,还能相对持续稳定地做下去;③多家企业的药品,纯粹就是比谁的价格更低了(当然,这种低的程度应该还是在有一定利润的前提下)。如果发展到没有利润的后期,就会先进行“淘汰赛”,最后可能发展成为流通产品,更甚者会出现药企都不生产药品了,无药可用的现象便会出现(这种现象早已有过先例)。④对于独家并且是既往各省中标价格波动较大的企业,可能会采取弃标的方式来重新确定自身在全国市场价格体系中的位置。

吴高卓:别无选择。唯有苦练内功,把自己的产品真正的做成业内的有相当竞争力品牌产品,绞杀下去的一定是没有生命力的企业,而有前瞻性的实力型企业最终能笑到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