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医保目录品类的“加减法”-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新版医保目录品类的“加减法”

发布时间:2017-04-05 17:38:30  阅读量:8538

作者:夏琼  来源:医药观察家

核心提示:每一次医保目录品类的调整都有所差异,品种有进有出,而此次新版医保目录品类调整有增有抑又是基于何种原因呢?

每一次医保目录品类的调整都有所差异,品种有进有出,而此次新版医保目录品类调整有增有抑又是基于何种原因呢?对此,我们专程采访了烟台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荔强。

落实政策,中成药比重增加

前段时间,人社部印发《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以下简称“新版医保目录”),至此,继2009版医保目录之后,时隔八年之久的新版医保目录正式出台。

据悉,新版医保目录的西药、中成药部分共收载药品2535个,西药与中成药分别为1297个和1238个。总体上,新版医保目录增补药品数量较2009年版目录新增339个,增幅15%。在烟台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荔强看来,15%的调整幅度,并不算高,因为国家原定是五年调整一次,这次是时隔8年才调整。但与此同时,他也表示,这15%的调整幅度也是比较好的满足了百姓的用药需求,对中国健康事业的发展也起到一定积极的推动作用。

“医保药品增补是全民都比较关注的大事,作为老百姓当然希望更多的常用药、特效药纳入医保的范围,像我们制药企业也更是希望在医保范畴里为大家提供更多优质的药品。从医保药品调整总体来看,各方面的需求已经引起了国家的重视,国家也做出了积极的回应。”王荔强补充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版医保目录新增的339个药品中,中成药占了高达285个,数量超过总新增药品一半。毫无疑问,中成药是此次新版医保目录增补的大头。王荔强认为,新版医保目录调入大量中成药与近年来国家政策导向不无关系。

“从《‘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出台、《‘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发布到去年年底《中医药法》的通过,这一系列文件从国家层面释放出了大力发展中医药事业的信号,而这次医保目录用药的调整也正是这一战略规划实质性的体现。”王荔强解释道。

除此之外,他还认为,新版医保目录调入大量中成药还与中医中药在某些疾病治疗中表现出独特的疗效和安全性有关。他表示,尤其中医中药在治未病和预防保健中具有先天性优势,而这与我国大健康理念是相吻合的。

对于业界声称的“中成药是此次医保目录调整的最大赢家”这一说法,王荔强也有自己的观点。他认为,这种说法是片面和盲目乐观的。

王荔强分析指出,目前我国药品和医疗器械消耗集中在疾病治疗的中后期和治疗后的复健中,在此过程中,药品的使用主要是以西药为主,中医药只是起到辅助作用,这种用药结构现状,暂时不会有很大的改变。而这次医保目录的调整使得中成药比重增加,只是说明以后消费者用药有了更多可选择的空间,但是,并不能仅仅因此说中成药是此次医保目录调整的最大赢家。

儿童药匮乏,目录来弥补

在新版医保目录中,除了大量中成药被调入受业内关注外,儿童药的增补也是让业内“大吃一惊”。据了解,在新版医保目录中,儿童药新增了91个品种,这使得儿童药再一次受到关注。

事实上,近年来,有关儿童用药的话题一直广受关注,尤其是儿童安全用药方面。据了解,目前我国3500多种化学药品制剂中,供儿童专用的不足60种,九成药品没有儿童剂型。儿童用药往往以成人的药品来代替,即儿童减量用药。而这种做法,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隐患。据悉,我国儿童不合理用药高达12%-32%,儿童用药不良反应发生率约12.9%,约是成人的两倍。

而在原版医保目录中,儿童药是明显的匮乏,在王荔强看来,只要匮乏就会出现药物的滥用、错用以及剂量不准和超范围用药的现象,这样就严重影响儿童的身心健康。他表示,此次新版医保目录为治疗儿童疾病提供了更多安全高效的药品,弥补了这种匮乏,其积极增加质量过硬,疗效确切的儿童药剂型,也体现了国家对儿童用药领域的重视和管理规范。与此同时,他还认为,这也体现了国家全民医疗福利政策的倾向性。

“当然了,对于制药企业来讲,政策也是有一定导向性的。”王荔强认为这种政策的导向性也将倒逼药企推出更多儿童药精品。他举例指出,其公司生产的小儿定喘口服液作为治疗儿童哮喘的唯一中成药入选了,这是对企业产品的肯定,也坚定了他们推陈出新,打造精品的战略发展方向。

基于现实需要,倾斜创新药

据人社部医疗保险司司长陈金甫介绍,本次新版医保目录调整提出了“补缺、选优、支持创新、鼓励竞争”的指导思想,其核心是“支持创新、鼓励竞争”,即支持医药技术创新,通过扩大临床用药选择促进医药产品竞争。落实到新版医保目录中,其将2009年后上市的新药作为重点评审对象,并进一步倾斜于创新药,加大了对创新药的支持力度。

据悉,2008年至2016年上半年,我国批准的创新化药和生物制品中,绝大部分都被纳入了新版医保目录范围或谈判药品范围,仅很少的品种因不属于医保支付范围(疫苗)或临床认可度较低等原因未被纳入。

“新版医保目录的这种倾向性是基于现实需要的迫切要求,给予积极的政策导向。”王荔强表示,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曾提出加快生物制药的技术研发和转化。从国家重大科研项目规划来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国还需要在高精尖领域不断提高研发水平,具体到医药领域里,就是要不断研发和培育国际领先水平的创新化药、生物药、特效药和高仿药。

除此之外,王荔强还表示,有了医保目录这样的倾向性和导向性,才能引导推动医药企业走创新之路,走研发之路。最终,中国的医药企业才能在医疗、医药领域不断掌握核心技术和尖端技术,在国际医药领域的研发工作和健康领域的合作项目中掌握话语权。

“限制”品类,规范使用是意图

细究新版医保目录可以看出,尤其抗生素、中药注射剂这两类品种在新版医保目录中似乎“不受待见”。据悉,在新版医保目录中,数量庞大的抗感染药领域,新增的品种仅占到6%,且有的则加上了适用范围的限制。如中药注射剂共有49个,其中将近40个受到不同程度限制,占比高达80%,在受限品种里,有26个限二级以上医疗机构使用,除此之外,有的还限重症、限病种使用。

其实这种“不受待见”,实则是国家在对这两类品种进行规范。据了解,近年来,抗生素滥用问题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而我国是抗生素严重滥用的国家之一,直接后果就是导致了全民体质的下滑。并且,由于抗生素滥用容易产生耐药性,面对普通的感冒,人们进行输液治疗,这样严重的后果就是无药可用。在王荔强看来,尤其是我们要共同面对突发性的公共卫生事件和全球性的超级病毒的威胁时,这就不仅是个人健康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国家安全的重大课题。

而关于中药注射剂,其历来备受争议。据了解,近几年,中药注射剂不良反应的问题比较突出。一方面是个别产品制备工艺不合格造成;另一方面是不恰当使用、超范围使用造成。王荔强进一步表示,对于中药注射剂,国民如果能严格按照产品说明书使用:剂量使用正确,单独使用而不混用,严格掌握适应症,选择合理的用药途径等,也许能大大提高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

总之,新版医保目录对一些品类的调整无论对其是大增,还是抑制,都已成定局。而分析此次新版医保目录对品类调整基于何种原因,或对药企来说,是一种新的开始,而非结束。君子适时而动,英雄应运而生,也许只有看清楚了医保目录背后调整的缘由,药企才能在下次医保目录调整之时,抓住机会,顺势而为,应运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