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迎来『命运转移』?-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互联网医疗迎来『命运转移』?

发布时间:2017-05-31 16:28:37  阅读量:5271

作者:王晓晓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互联网医疗是否会随着新规的问世从“风口”转入“封口”?

火热的互联网医疗行业离不开监管,相关标准及法规的出台也是势在必行。那么,互联网医疗是否会随着新规的问世从“风口”转入“封口”?沸腾的资本市场是否随之降温?互联网医疗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避“虚”就“实”重在医疗机构

近年来,互联网医疗火热发展的势头有目共睹。互联网医疗被业界看好与以下因素有关系:其一,前几年国家层面一直在鼓励做移动医疗;其二,互联网医疗可以优化医疗的资源配置。各路资本对互联网医疗的追逐,也是这两种因素综合的结果。然而,日前一份流传于网络的《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的函》(下称《征求意见稿》),却被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是互联网医疗从“风口”到“封口”的转折,并引发热议。

在本报特约观察家、上海和窗医院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牧樵看来,互联网医疗行业在市场的发展中,需要法律来监管。《征求意见稿》的出现是作为新生行业的互联网医疗发展中的一个必然。

“卫计委曾提出过远程医疗只允许在医疗机构之间进行,不允许在医生和患者之间进行。多数互联网医疗(远程医疗、移动医疗、智慧医疗等本质上是互联网医疗)企业忽略了该政策,甚至想当然地认为其已不再适用。” 本报特约观察家、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指出,此次卫计委发布《征求意见稿》,就是将以前的提法再次强化。

他进一步指出,互联网诊疗不能代替面对面的“望闻问切”,其诊断结果风险太高。出了问题,谁来负责?至今还未有明确的文件予以规定。鉴于中国医生不能异地执业等规定,现在很多互联网企业利用网络技术为患者看病的行为已涉嫌违法。国家这样做,也是为了保障患者诊疗的准确性、安全性。

根据《征求意见稿》,允许开展的互联网诊疗活动仅限于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机构提供的慢性病签约服务。“从患者层面来看,国家这样规定是合理的。诊疗本身是一个高技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医疗机构问诊都可能出错,更何况通过互联网?但医疗机构之间进行互联网诊疗是没问题的。因为医疗机构专业人才丰富、设备齐全,诊断准确度也较高。再者,患者身边也有医生负责。”史立臣如是道。

除了互联网诊疗的范围,《征求意见稿》也规定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由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提供,意味着互联网诊疗活动只能由合法实体医疗机构提供。对此,康美药业OTC事业部总经理李从选表示,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由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提供是对的,否则什么人都可以进行此项活动,势必造成混乱,势必有负面影响。如此一来,国家明确互联网诊疗活动只能由取得资质的医疗机构开展,且医疗机构还要审评资质。这就能把现有的、所谓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排除在外。

《征求意见稿》还要求,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机构应当使用《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名称,不得使用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名称,且“本办法发布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设置审批的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并按照本办法规定重新对其互联网诊疗活动实施管理”。

“国家对互联网医疗整治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其用意在于对互联网医疗进行整顿和规范。”史立臣分析指出,此项措施一旦实施,之前各路资本对互联网医疗的投资将全都打水漂。这对资本市场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投资方,但对现实中的医患关系并无太大影响。

针对当前十分火热的医联体,《征求意见稿》也有所规定:鼓励医联体内利用互联网诊疗活动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在李从选看来,医联体如果以政府体制内的医疗机构为主,医疗资源就不利于民营和个体经营,不利于市场化,医联体也将成为另一种形式的医疗资源垄断,除非政府允许民营资本和民营医疗机构也成立医联体。

政策收紧与资本受创下的出路

互联网医疗无论怎样发展,都是一个需要严格监管的行业。尽管《征求意见稿》并非正式文件,但已有观点指出,互联网医疗既事关国民健康,又尚无专门的行业标准,所以,国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势在必行。

刘牧樵也认为国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确实是势在必行,并表示,目前医改最核心问题是整个医疗行业缺少法律规定的行业标准。中国医疗要真正做好、做大、做强,离不开这些标准。无论实体还是互联网医疗都关乎国民健康,都需要明确、系统的行业标准,这不单单是国家的课题,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业也会倒逼法律法律规尽快出台。

“不过,谈相关法律法规的出台还为时尚早。互联网医疗本身运营模式还未成熟,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多半会在互联网医疗经反复探索,形成成熟的模式后才‘问世’。”史立臣补充道。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一旦《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必将对互联网医疗行业产生重大影响。在李从选看来,资本市场很可能会降温,而行业发展减速,企业成本增加、范围缩小、诊疗行为更加谨慎、在法规内进行新的探索等将是行业未来最显著的变化。与此同时,刘牧樵称,《征求意见稿》的实施也会使这一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者更加冷静、理性,并推动互联网医疗企业根据现实情况,重新进行战略定位,重塑造商业模式。

互联网医疗目前正处于烧钱、玩概念的阶段,盈利模式还没找到,可以说,整体发展情况不是太好。互联网的特点是“高频低价”,与互联网医疗行业“低频高价”的特性不甚兼容。根据研究,我国人均看病5次/年,如此低频的看病概率,在医生一对一的看病情景中,需要支付更高费用,才可完成一次诊疗活动。而随着医疗技术越来越趋同,县级医院也可看99%的疾病,有多少人需要到互联网平台诊疗呢?这也是现在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没有形成可盈利或运营的商业模式的一个根本的底层逻辑或原因。

尽管如此,新兴的互联网医疗仍是医疗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和方向,那么,互联网医疗企业应当如何更好地生存和发展呢?

“互联网医疗企业要形成一个独角兽公司,一定是基于商业健康保险的推动。互联网医疗企业可以联合一些保险公司,共同发展商业健康保险,这是其未来发展的一大机会。”刘牧樵建议,现在医疗机构借助互联网来规范、提升自身的诊疗、流程、服务等方面的需求非常旺盛,互联网医疗企业可以以第三方专业服务方的身份为医疗机构提供第三方服务与平台,也可以聚焦于慢性病管理、家庭医生签约与健康管理、电子档案或电子病历、信息查询等服务项目。

“总而言之,互联网医疗企业应找准定位,树立为客户创造价值的理念,从最基础的商业逻辑来思考这个行业,以找到最佳的商业模式和战略路径。而我个人是非常看好互联网医疗行业的。”他如是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