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四川424个药品被限价,申请撤标

发布时间:2017-06-28 13:42:16  阅读量:4962

作者:田边  来源:赛柏蓝

核心提示:产品消失的元凶:中标价底、原料涨价。

事情有点不对劲!

拜耳、白云山、神威、北京诺华、华北制药、西安利君等192药企叫了声“撤”,将旗下495个产品申请废标,不在这两个省卖了!

▍424个药品被限价,申请撤标

6月27日,四川省药械集中采购服务中心发出公告:对企业主动申请撤网的424个品规药品予以撤销挂网。本采购周期内,不再受理上述撤网药品申报挂网工作。

四川撤标的424个产品中,大部分是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头孢羟氨苄胶囊等常用药,甚至包括大输液。这样的产品都要退出市场,着实让人吃惊。原因很明了:这些产品属于常规上网限价药品。

同日,甘肃省公共资源交易网发布《关于取消部分药品中标挂网资格的通知》,同意22家药企71个产品的撤标申请。

▍产品消失的元凶——中标价底、原料涨价

四川和甘肃的撤标,都让业界瞩目。四川是量大、甘肃的是次数多。

这是甘肃第16次发布这样的通知。而每一批药企申请撤标的原因大抵相同:厂家停产、生产线改造、成本上涨。追根溯源,在这些书面理由的背后,潜藏着的还是价格、利润的考量。

如果联系到现在正处于招标季,同时还有个要命的“价格联动”虎视眈眈,就理解药企放弃价格洼地的市场,实属必要。而四川424药品的撤标更好理解,被限价、没利润,干脆不卖了!

站在企业通盘考虑维护价格的角度看,放弃一部分市场,丢车保帅的抉择倒也合理,只是有点太猛了。

▍人大委员表示:高层领导十分重视

中标价底、没利润企业不愿生产,还是原料垄断带来的成本上涨,造就了药品从市场上被“抹去”的事实。每一次,都狠狠刺痛了社会各界的神经——无药可用或者替代品昂贵,无不冲击着医改的成果。

领导高度关注这些问题。

据《新京报》报道,6月26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国务院关于药品管理工作情况报告》、《药品管理法执法检查报告》时,严以新、辜胜阻、史莲喜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都谈到药品短缺、供求失衡问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谈到,“当前一些低价药,包括若干急救用药和一些重要疾病的基本用药存在全国性短缺的现象,由此造成的药品可及性问题非常突出,危及患者的生命。短缺药品中有的是抗休克药,有的是治疗心力衰竭药,有的是治疗白血病和癌症的药,有的是结核病、艾滋病的基本用药。”

陈竺表示: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高层领导的高度重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