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全面狙击自费药,或将刮起仿效风-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上海全面狙击自费药,或将刮起仿效风

发布时间:2017-08-17 15:12:15  阅读量:13065

作者:杨言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如何全面遏制自费药“横行霸道”,此次上海市的举动就可作为蓝本。

在我国,自费药品常凭借“天价”,让患者“无福消受”,而往往医疗机构却“坐享其成”。如何全面遏制自费药“横行霸道”,此次上海市《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自费药品采购和使用管理的通知》就可作为蓝本:通过行政手段管控自费药,将医院膨胀的贪婪之心关进笼子,倒逼药企主动让步,降低虚高药价,让患者受益,让医院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也有利于企业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双丰收。

特邀嘉宾

武汉哈瑞医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卢传勇

沈阳奥吉娜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魏国平

卫柏兴(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CEO、降药价网创始人  卫柏兴

信合援生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招标工程师  吴高卓

自费药“管”“控”势在必行

医药观察家:有人称,所谓自费药,是中国医疗保险中特有的现象。一直以来,自费药饱受争议,众说纷纭,请问您认为我国自费药在采购和使用过程中存在什么问题?

吴高卓:简而言之,自费药是指医保目录以外的、不能报销的药品。根据卫生部公布的临床用药195130种,社保2675种,占比1.4%,剩余的98.6%都是自费药品。在我国,自费药常以离谱的“天价”让患者难以承受,而医疗机构却坐享其成。在我看来,遏制自费药横行还需政府多措并举,加大监管力度。

卫柏兴:自费药通常都是一些高价药,如外资合资的专利药、原研药、国产独家中成药、首仿药等,这些药在医保基金支付上有压力,但因为高回扣和用药信息不对称,所以这些药在医院里也是医生常开常用的药,过去在这方面上,我国相关部门对其的监管可以说是相当不给力,腐败的链条深而坚固。

卢传勇:我国临床用药市场在自费药品采购和使用上没有特别的规定,也不可能制定出特别的规定,医疗机构诊疗疾病,是以临床有效、安全、经济的评价指标,实现患者利益的最大化,至于其诊疗行为和使用的药品是否属于医保报销范围,不应作为临床诊疗的标准与准入条件。

另外,没有谁能保证医疗保险报销的药品就一定是完全能满足和符合临床、经济有效的药品,也没有证据证明不在医疗保险药品目录(自费药品)的药物经济学和性价比劣于医保报销目录药品;而在新医改的形势下,提出医保、医疗、医药三医联动,在医保资金捉襟见肘的情形下,拿自费药品说事也是一种智慧。

医药观察家:关于自费药管控问题,近日,上海市卫计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本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自费药品采购和使用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中尤其对价格方面作出明确规定。结合我国医改等相关政策,您认为对自费药进行控费的原因有哪些,有何必要性?

卫柏兴:对自费药的管控是必须的,上海这次通过对自费药的管控,做到用药透明,增加百姓对用药的知情权。用还是不用,不再是像过去那样医生一支笔说了算,这对百姓来说是非常利好的政策。同时通过对自费药的管控,让企业主动降价,配合国家谈判,为未来这些药品能顺利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做铺垫。

魏国平:在医院和医生面前,患者绝对是弱势群体。这种弱势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医学常识上,双方处于绝对不对称;二是当一个人患病尤其是患上重病时,求健康求生存的欲望是人性的本能,这时不论医生推荐什么药,只要能支付得起,患者基本都会接受,如果患上绝症(如癌症),绝大多数患者即便是倾家荡产也毫不吝惜。因此,严格把控医院和处方医生使用自费药非常必要。当下流行的许多进口自费特效或靶向药,价格是否合理,有效性如何,或用业界术语“药物经济学”、用市场通俗术语“性价比”评价,其比值是否在合理范围内,这些的确值得推敲和商榷。

吴高卓:《通知》的出台可谓切中时弊、适逢其时、势在必行,是一个很有现实意义的政策,值得兄弟省市学习和借鉴。国家医改政策的目的之一就是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在正常治疗的同时,尽可能缩减医疗费用,按照病情用药,若同等效果的,用价格低的药品,若同等价格的,用疗效好的药品。除此之外,还应严格管控自费药品“虚高”价格,严查价格违法和价格垄断行为,严查医药代表对医院的商业贿赂。

卢传勇:上海发布的《通知》从药品集中采购方面来看,也是正常的药品价格联动机制,不存在特别的信号和趋势释放,因为上海原来的自费药品采购方式,其公示的挂网价格一般都为企业自主申报,然后由生产企业和医疗机构议价成交。但本次《通知》要求进一步申报15省药品价格联动,这样能够达到进一步控制企业自费药品价格申报的随意性的作用,为医疗机构的议价提供更加科学、准确、真实的市场交易参考价格。

价格联动基础上变相再次“议价”?

医药观察家:《通知》宣布对自费药实行集中采购,规定全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采购的自费药品均须通过“上海市医药采购服务与监管信息系统”(简称“阳光平台”)采购,实行“品种直接挂网,价格议定成交”,并强调成交价不得高于同企业同品种在北京、天津、浙江、江苏、广东等省级药品采购平台上的采购价。对于上海选择了这些省份,而不仅限于周边各省,请问您怎么看?

魏国平:针对这个问题,我认为,实现阳光下的直接挂网议价,符合公平、公正、公开的行政管理基本原则,有利于杜绝暗箱操作、减少和遏制腐败。至于采用北京、天津、浙江、江苏、广东等经济发达省市的价格作为依据,这符合上海自身情况,设计思路比较合理。

吴高卓:北京、天津、浙江、江苏、广东当属国内经济发达地区,而发达地区的药品价格一般高于普通省份。上海经济位居国内前列,选择上述省份进行参照自然在情理之中。

卫柏兴:在我看来,是否选择上海周边省份亦或是不仅限于周边省份,目前看来,这对于自费药在成交价上参考意义不大。要说意义,也就是上海这次通过行政手段表达对自费药管控的决心和力度,对企业主动降价还是有震慑性的推动意义。

卢传勇:采购自费类药品,以各医疗机构单体为议价主体,没有采取上海的GPO或其他省份的医联体或联合采购等方式进行,我认为主要是考虑各自医疗机构的医疗发展自身特点和药品销售使用情况。

上海市自费药品价格联动参照之前联动15省市的价格,这个参考省份是参照招标药品(医保目录药品)的规则制定的,而实行自费药品“品种直接挂网,价格议定成交”符合国办7号文里新一轮药品分类采购的基本要求。值得关注的是,北京、天津、浙江、广东等省的药品价格联动都是取全国最低价格,上海此举其实是间接性地借他人之手实现自我药品数据的“价格联动”——全国最低价格。

医药观察家:除此之外,在采购价方面,《通知》中还规定,对阳光平台上已挂网的自费药品,有采购量的将取消原企业自主申报价,医疗机构按《通知》规定与生产企业议定成交价后方可继续采购。这意味着有再次议价的机会,请问您认为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议价”?另外,自费药品大多数价格较高,议价是否会迎来较大的议价空间和降幅?

卫柏兴:其实就是再次议价,主要目的还是让这些企业降价。

卢传勇:上海此举不应认定为是一种变相的“议价”,因为按原自费药品(市场调节价药品)的挂网规则,也是企业自主申报价格,然后医疗机构根据需要与生产企业议价成交。而此举进一步强化要求和细化了价格联动(参考价格)的范围和取值,则是更多地为医疗机构提供了议价参考的数据和议价的科学性。当然也不排除原本在企业自主申报价格的基础上,让一些虚高的药品价格通过此种价格联动,从而带来较大的降幅。

吴高卓:《通知》中的议定成交就是供需双方在北京、天津、浙江、江苏、广东采购平台上的采购价基础上达成一个共同认同的价格,直接议价也好,变相议价也罢,其目的是遏制“虚高”的价格,还患者一个无水分的“干货”价格。不可否认的是,自费药大多价格较高,议定成交,能够把价格降下来。至于降幅,虽然不是一次就能够到位的,但带来较大议价空间,降低价格不是问题,目前国内药招标平台普遍采用的“价格联动”、“动态调整”方式,随时就能把其他地区的最低价格“复制”过来。

遏“贪”保“知”,勿忘初衷

医药观察家:此次《通知》还对医疗机构使用自费药提出要求,严禁诱导患者,如确有需要,应严格履行书面告知制度,并经患者或其委托人签字同意。在您看来,此举是不是通过对患者知情权的保障来实现对自费药的监控?为什么?

吴高卓:是的,这样做既顾及到患者或其委托人的用药愿望,同时又兼顾了患者实际的经济承受能力,通过对患者知情权的保障实现了对自费药的监控。因为诱导或强迫患者使用自费药,都是对其合法权益的粗暴侵害,书面告知制度则有效地保障了患者的知情权。

卢传勇:此举是从文件和制度上再次强调了自费药品的使用及注意事项问题,按原来的医保药品和使用规定,也是按照“如确有需要,应严格履行书面告知制度,并经患者或其委托人签字同意”这种要求进行。患者拥有自费药品使用的知情权是合理的,也是防止自费药品滥用,医生随意处方的一种监督手段。

魏国平:此举在医患医疗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基本背景下,真能有效实施吗?我对此持怀疑态度。曾亲眼见证过,临床医生是如何告知患者“自行选择”医保的国产药和自费的进口药,基本上,患者最终都会选择自费进口药,这样患者的“知情权”恐怕用“被知情”更合适,而且还“自愿”签署“告知书”,事与愿违!

卫柏兴:增加百姓的用药知情权和选择权,通过告知百姓可以选择一些功能相同或相近的便宜药品来替代,必定会减少自费药的使用量,从而倒逼医生在开药上要慎重考虑,并且药企也会因此对药品降价做出让步,如果方法得当,这算得上是一个利国惠民之举。

医药观察家:事实上,自费药在医院内的使用相对自由,然而现在《通知》对自费药的使用作出了规定,同时联系医院面临的控费、取消药品加成等背景,您认为医院方面是否会消极应对此规定?如何才能调动医院的积极性?

卫柏兴:消极应对是避免不了的,但在目前大环境下,这个举措还是值得推广的,至于医院积极性如何调动,这还需要看上海市的整体策略和执行力。

吴高卓:危及医院利益,医院消极应对当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医院想要获得更高的收入,天经地义也是人之常情。我认为调动医院的积极性可以从提高诊疗技术水平,提升服务患者的能力等方面来实现。

卢传勇:上海市结合自身的经济发展条件和医保资金水平,对自费药品做出上述使用和采购规定,是结合当前国家政策的全面医保控费、取消药品加成的政策影响,进一步强化要求,对于医院自费药品的用药采购和使用,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医院原在采购和使用的自费药品只要符合药品价格联动要求的,将继续采购使用。

魏国平:医院适度追求盈利无可厚非,这有利于医院设备的改善,有利于提高医生的待遇和社会地位,有利于患者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但是,如果医院一味追求利润,乃至以盈利为唯一目的的话,那就是违背初衷,走上歧途乃至罪恶之路了,所有患者不再是被医生服务的对象,而变成了盈利甚至是牟求暴利的工具。因此,必须对医院膨胀的“贪婪之心”加以限制,把它关进笼子,为此,我认为上海全面狙击自费药是在全国开了个好头。

药企主动降价方能“双丰收”

医药观察家:此番上海市针对自费药联合多部门下通知,可看出其惩戒管理的决心,您认为这会对自费药品在医院内的销售带来哪些影响?相关药企又该如何应对自费药品严格管控的局面?

卢传勇:生产企业需要注意:首先,我们必须明确自己申报的药品直接挂网的参考价格不再是最终的医药采购成交价格,必须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双方确认才可以成交;其次,医院可以按同一通用名、剂型、规格下选择多个厂家同时议价报备,进行诱导性的比价、杀价,此时就在考验不同生产企业之间价格谈判的能力与定力;再次,生产企业需要平衡各个不同医院的之间价格体系平衡问题。从《通知》上看,各医疗机构的价格自行议价确认,仅适用于自己的医疗机构,其他医疗机构可以不同或不执行,也就是“谁采购,谁议价,谁确认,适用谁”原则;最后,企业的药招人员或相关操作人员面临着系统操作的随时性、断续性、分散性等问题,需要企业高度关注,及时回应确认医疗机构报备的自费类药品的议价信息。

吴高卓:自费药品价格“居高不下”是一种顽疾,相关利益群对于此举抵触、阻扰在所难免,但迫于政策威慑,还是会执行的。相信只要监管力度不减,始终如一,定会取得预期效果。

监管自费药品,不会在医院销售上带来较大影响,患者该用还要用,用药不会减少,暂时减少的只是医院的部分灰色收入。对于药企而言,面对自费药品严管,理应主动降低虚高的价格空间,切实降低生产成本,提高药品质量,真正让患者受益,进而实现自身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卫柏兴:一句话:一定要认清当下医改形势,要知道,药品暴利的时代快结束了。

医药观察家:在您看来,您认为其他地区是否会仿效上海市,《通知》是否会成为全国蓝本?

吴高卓:在全国医改的大背景下,其他地区效仿上海市的可能性很大,《通知》很有可能成为全国蓝本,因为它顺应了当前的医改大潮,把维护人民健康权益放在了第一位。

魏国平:上海《通知》是否真的能落实到位,这个还有待观察,但我预估,一旦上海《通知》实施成功,其他部分省市效仿的可能性较大。

卢传勇:上海市的自费药品对应到全国新一轮药品集中分类采购中的药品就基本属于各省的暂不招标药品、采购量小药品、临床直接挂网药品等一系列的属性产品,原本现在的采购机制就是全国药品价格联动机制,当然是否会出台专门的文件去监督和控制这类药品,我认为可能性不大。

就《通知》对自费药的监管而言,据我看来,只要是符合临床诊疗需要的安全、有效、经济的药品,无论是使用属于医保目录报销药品还是自费药品,对于患者来说,都是幸事,而对于不符合临床要求的滥开药、大处方、不以患者健康为中心的诊疗,无论是使用属于医保目录报销药品还是自费药品,对于患者来说,都是灾难,各地皆是如此。

卫柏兴:希望《通知》能成为全国的蓝本,应该对其有信心。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