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价格”威胁论之多元化招标采购-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三明价格”威胁论之多元化招标采购

发布时间:2017-09-04 13:48:55  阅读量:7989

作者:王晓晓、杨言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三明又掀起惊涛骇浪,众说纷纭,“低价平原”上,药企该往何处驰骋?

一线观察

多平台碎片化采购势不可挡,招投标价格一降再降,对药企“打一巴掌赏一甜枣”?情何以堪!

眼花缭乱!多元化招标采购

众所周知,三明医改历来具备有明星效应,稍有细微的小动作就足以引起各地相关人士的密切关注。近日,福建省福州市正式下发了《福州市医疗保障管理局关于采购三明联合限价挂网药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通知》中明确指出各医保定点医疗机构不仅可通过福建省级平台采购药品,还可通过三明平台采购。此举一出,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抛开三明抄底价是否会在全国蔓延不谈,单就当前的招标采购现状而言,随着“三明价格”的介入,招标采购形势将更加复杂。

事实上,目前跨区域联合采购、GPO等招标采购方式风头正盛,医药行业采购碎片化、地区化、多平台的趋势也已经十分明显,多个不同地区都分别参与了形式不同的采购,而多达两百多个的医改试点城市的参与更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中国医药兄弟联总会长、沈阳华卫集团执行总裁王振林就指出,国务院及卫计委发布的7号文及70号文奠定了新一轮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基调,药品招标采购逐步趋于多元化,除了原有的双信封招标采购之外,谈判采购、带量采购、集中挂网、GPO等新型模式不断试点并被各省逐步采用。

丰原药业新药公司总经理、研究员丁汉锦表示,各省级招标平台的挂网价,实际上只是各省采购的最高限价,而各地市区域带量采购价、跨区域联合采购价、CPO形成的采购价格,包括目前“三明价格”,这些才是真正的中标价,是药品交易真正执行的价格。但是,如果企业在区域招标议价中,没有把握好报价,该价格与省级挂网价有明显差异,就会被做调平处理,反过来又会降低省级平台挂网价。而各省级平台间再进行定期联动,可能会造成全国价格体系的崩盘。因此,省级招标采购平台做最高限价,各地方区域联合体议价形成实际交易价,这种多平台、碎片化的采购将是我国未来药品采购发展中必然的趋势。

针对这样一种多平台碎片化的采购趋势,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辽宁上药好护士药业集团招商总监刘俊峰认为,哲学家黑格尔有句名言“存在即为合理”,用它来解释和判断当前药品采购趋势比较恰当。在他看来,随着医改进入深水区,各地卫生主管部门的压力也在与日俱增。若想在保证方向正确的前提下做出更多管理创新,展示更多改革魄力,从吸引眼球的“药改”上做文章,下力气,见效最快。因而随着各省从招标采购主体,采购规则,采购执行、采购监督运行等诸多制度方面积极探索,必将呈现出多种甚至显得凌乱的招标管理和组织形式,这是中国医药行业管理从无序到有序的一个必经历程。因此在今后两三年时间内,招标的多平台化、碎片化等趋势必将持续一段时间。

王振林则认为,药品招标模式逐步趋于灵活,利好企业根据自身产品定位及战略积极应对。虽然招标从地域上逐步趋于碎片化,但由于上下联动和左右联动的存在以及全国性的药管平台逐步建立,采购价格从总体上看全国逐步一体化,极大考验企业的价格维护能力。而在本报特约观察家、深圳星银医药副总经理杨泽看来,之所以出现多平台采购,其实是因为政府想通过不同的方法来寻求最低价。当初GPO招标采购方式出现之后,北京有医改专家就表示,像这种通过医院二次议价来打压药厂的手段不值得提倡。但其实有种“打你之后赏颗糖安抚你”的意思,一方面跟药企说,形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峻,这次降价之后,以后肯定就不会再降了。另一方面,一旦价格下降,下次还会继续创新低。这就是在“画大饼”。这是因为当前药品问题是民生问题,是国家战略问题,国家实行全民医保,降低医保支付价格,减轻国家负担是必需,同时还要治理商业贿赂,因此不断打压。如今百花齐放,改革过程中总会有新模式新方法,谁的效果好就用谁的,多平台碎片化恰恰反映了政府的一种尝试。

勿忘初心!药企有舍方有得

尽管多平台碎片化的采购是大势所趋,但这种缤纷复杂的采购模式势必会带来一些问题,再加上近几年来医改比较混乱,药品采购备受业界诟病。本报特约观察家、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局副局长徐毓才指出,如果任由多平台、碎片化采购泛滥,实际上是新医改药品采购政策的失败,因为转了一大圈又回到老路上,那么多的财政投资都打了水漂,竟然连一个“经验教训”都没有得到。对于药品采购市场,也许会变得更加混乱,千奇百怪的腐败有可能“变种”,到时损害的不单纯是医疗体系、医改,甚至还有药企、政府等。对此,他认为应该放弃的是由政府主导的集中招标采购配送,应建立起更加符合市场化运作的统一平台阳光采购,让医疗机构自己做主。政府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医疗保险支付价”改革上,放在药品产供销流通使用秩序上,放在药品质量和价格依法监管上。

不过,杨泽却持有不同观点,他认为这种多平台采购还是有好处的,根本目的还是为了降价,和平地进行变革,让大家抱怨少一点,回顾五年前的招标平台,如果没有这五年中的逐步过渡,直接到今天的招标模式,估计全国的药企要造反。本报特约观察家、资深医药人胡晓春也认为这种缤纷复杂的采购模式并不会带来多大问题,反而是简单的全国“一盘棋”会有问题。他补充道,“三明价格”将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整个药品招采体系,但它毕竟只是一种模式,甚至现阶段还是一种国家鼓励但业界有争议的不确定的模式。我们更应该清醒意识到国家大的医改治下如火如荼实施的药占比、医保控费等举措。事实上,这些举措一旦全面推行,药品价格不断打压的意义将大打折扣。同时,面对我们这样一个幅员辽阔、地区之间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的国家,在这方面搞一刀切绝对是一个错误选项,我们更应该在一个大原则之下多平台碎片化,因地制宜的实施招标采购。

总而言之,碎片化的格局正逐步显现,今后也许将会出现更多样化的采购模式。刘俊峰指出这将会带来三方面影响:一是药品招标模式趋于灵活,有利于投标企业根据各地市场规律重新进行产品定位及制定应对战略;二是虽然招标模式趋向多样化,但是最终采购价格会趋向一体化,这必将对企业的价格维护能力提出新的挑战;三是招采合一正形成一种趋势,医疗采购终端正逐渐成为采购议价、定价的主力。

所谓东鸣西应,面对采购形势愈加多样复杂,药企也该作出相应的调整和布局。本报特约观察家、内蒙古康恩贝药业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刘新忠就提出,对不同药企而言,会有不同程度的影响,不过降价是总体趋势,药企首当其冲就是维护好价格,有效应对各省二次议价,不能为了区域中标而丢了整个市场。同时,药品企业的核心是药品的研发、质量的控制,准入的把握,应该逐步回归自己的本质。他还强调,医改的最终方向肯定对品牌企业和高品质质量控制企业有利,企业一定不要被当前挂网所导致的价格相对杂乱的体系所迷惑,应致力于自己的核心。对于刘新忠提到的降价是主流,王振林表示赞同,同时他补充,产品治疗刚性强、竞争格局好的品种仍然具备很强的抗降价能力,而大众化、普及化、同质化的品种被动接受降价命运则不可避免。

既然降价已成总体趋势,那投标企业在报价选择方面就该三思而后行,刘俊峰就建议,企业一方面要因地制宜,一地一策,充分分析投标产品(品类)在当地市场的历史数据,做出新标期的发展趋势预判,提早做好目标终端的学术预教育及公关维护;另一方面要根据中标历史数据制定“产品投标价格带”,确保最终采购价格在计划范围内。药企除了在报价、产品研发等方面做出相应的对策,自然也不能忽略营销和政策实施层面。在营销方面,杨泽指出,当前零售市场的增量在不断放大,许多药企已经开始重视处方药零售市场,而今后分级诊疗的药房跟零售药店直接合作将会成为一种趋势。而在国家政策方面,胡晓春就提醒企业务须高度关注国家政策在全国各地的实施,再结合自身市场网络布局情况和战略考量,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有舍有得来适应碎片化、多平台化的采购形势。

其实无论政策如何改变,市场风向如何,作为药企,肩负着的不仅是职业道德,更有社会责任,如徐毓才所说,想真正做一家百年药企,应该遵循企业精神,不忘初心,坚持做良心药,报良心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