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加盟!“三明联盟”大扩建!-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湘西加盟!“三明联盟”大扩建!

发布时间:2017-09-13 16:47:59  阅读量:8097

作者:为仲  来源: 健识局

核心提示:“三明联盟”的困境与出路。

近日,湘西自治州与三明市签订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协议,成为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的新成员。

2016年3月3日,以三明市医保基金管理中心《药品联合采购谈判议价工作通知》形式,高调浮出水面的“三明联盟”,至今已在福建以外,拥有50个联盟成员。其中,包括19个城市,不乏宁波、珠海、太原、贵阳、湘西自治州这样人口众多,临床药械市场极为诱人的大城市;河北省28个县,江苏启东市、青海省互助县和江西省于都县。

再比对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计委、财政部、国家中医药局日前联合印发的公立医院综合改革首批国家级别示范城市名单,你会惊讶的看到:15个示范城市中,6个都是“三明联盟”成员,占比近一半!

用三明医保基金管理中心自己的话说,“三明联盟”的实质,就是“联合限价、联盟联动、动态调整、降低药品耗材价格”。

“挤干”药品、耗材的价格水分,最终目的是惠及公众。健识局统计,仅上述6个国家公立医院改革示范城市,就覆盖人口2619万,而整个三明联盟51个成员地区(自治州)、市、县,辐射祖国东西南北,覆盖人口已超过1个亿。

在药品、高值医用耗材国家谈判相继启动、各省药品、耗材集中采购“价格”联动的大背景、大趋势下,覆盖区域辽阔、人口众多的“三明联盟”,能否与国家政策形成“上下合围”之势,以量换价,倒逼药械生产企业把药价、医用耗材价格降到合理区间?

耐人寻味的示范城市名单

在确定了百个公立医院改革国家联系试点城市后,国务院医改办把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在全国公立医院铺开的日程,定在了今年9月底前。

据健识局统计,已经有超过2/3的省份,全部或部分开展了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综合改革主要涉及药品(耗材)零加成(医药分开)、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医保支付改革、药品集中采购几个方面。同时推开,必然遇到种种问题。曝出最多的问题,一是公立医院药品(耗材)零加成后,大型公立医院“亏损”(利润骤减);二是药品集中招标改集中采购+两票制后,药企在与卫生/医保部门做代表的采购主体(医疗机构)谈判时,不断压价与弃标/废标,甚至退出市场的博奕。

距离全国公立医院医药分开改革“大限”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国家卫生计生委确定了15个“公立医院综合改革首批国家级示范城市” ,其中,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显然是在第一个问题——医药分开后,如何给予公立医院合理补偿,保障医务人员积极性上,值得学习的榜样。

而以福建三明、浙江宁波为代表的6家“三明联盟”成员纳入首批国家示范城市名单,则彰显国家卫计委在药品集中采购问题上,对联合限价“强硬派”——三明模式的肯定。

在示范城市公布之前一个月内,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求是》杂志撰文,再批“药价虚高及不合理用药摊薄了医保的成效,影响医保基金可持续,加重了患者负担。”紧接着,刘延东带队考察福建医改,继续强调各地要借鉴福建、三明改革的新路子,扩大试点成功经验覆盖面。

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在确定首批示范城市的《通知》中这样说,开展示范工作,是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重要方法,是引领改革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突破的有效手段……“努力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改革经验,为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立标杆、树典型。”

最后一句话,耐人寻味,“三明联盟”真要推广至全国吗?

不断扩大的“三明联盟”

成立不到一年半, “三明联盟”从最初的三明、宁波、珠海、乌海、玉溪五个成员单位,发展到51个成员单位,最北至青海、内蒙,覆盖人口超过1个亿。

降低药价的坚决态度和凌厉作风,是“三明联盟”不断吸引其他城市加盟的关键动能。

三明市医保基金管理中心主任徐志銮介绍,三明市通过三板斧坚决挤压药价虚高水分。哪三板斧呢?一是建立跨地区药品采购“三明联盟”,通过区域联合采购优势以量换价;二是严格执行“两票制”、一品两规(一种药品两种规格),遏制流通领域灰色交易;三是建立严格药品监管机制,规范诊疗行为,减少大处方、大检查。从实际数据看效果很明显,2011年全市县级以上22家公立医院的药品耗材费用10.15亿元,2016年下降到8.6亿元。

今年6月底,三明市政府在2017年度医改重点工作中提出,要继续扩大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还将在适当时机,召开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城市联席会议,实现采购信息互联互通。

为确保采购信息互联互通,“三明联盟”的方法是,在联盟的集中采购中,对药品按照一品两规、三通用(按通用名、通用剂型、通用规格)的原则进行谈判议价,防止药企以改包装、换剂型、变规格等方式规避降价。

然而,不少企业担心的是,如果药品在福建的省标挂网价,通过“三明联盟”信息互通至其他多个省市,那么药价和企业利润,面临的将是一场“细思极恐”的灾难。

“三明联盟”的困境与出路

省际跨区域联合采购,实现“以量换价,量价挂钩”,是国办(2015)7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鼓励的药品集采方式之一。

2016年以来,“三明联盟”和京津冀药品、医用耗材采购联盟,是影响比较大的两家。但京津冀占据共同的区位(用药习惯一致、药品配送网络可覆盖)优势,又是三个省级卫生计生委在京津冀协同的国家战略下联手搭建而成,河北、天津从各种角度来看,追随北京的谈判价格体系,将同享更加丰富的优质优价药品/耗材,在未来的实施上,并无太多悬念。

相比之下,“三明联盟”,以一个地级市之力,撬动散落在大江南北的市、州、县,尽管有国务院医改办力挺,仍非议不断。一些药品生产企业,不参与三明采购报价,或在某些品种频频“弃标”,并声称考虑退出三明市场。

据媒体报道,6月上旬,福建省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心连续约谈几十家药企。这些药企不愿参与三明报价,其原因,就是担心“三明联盟”对全国价格体系的影响。

有企业代表指出,“三明联盟”的核心是,联盟内成员地方,可以采用三明的药品谈判采购价格,但是,联盟成员情况复杂,有些区域回款周期长,配送费用高;而福建大部分60天以内可以回款,配送费都在5个点以内。如果“三明联盟”其他成员只参照价格,却不履行同等条件的回款、配送义务,客观上将大大增加企业成本。

对此,福建省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中心副主任林崧提出的解决方案是

1)福建省标的范围也包含三明地区,因此各企业在三明的报价不应高于福建省标。

2)如果约谈企业同意按照福建省标挂网价给三明供货,承诺该价格不对“三明联盟”内公开。

也就是说,企业必须把价格降到至少与福建省标挂网价一致,同时三明医管局不把此价格对三明联盟其他成员公开。如若不从,有被拉黑的可能;如果同意,一周之内联系当地配送企业履约。

6月中旬至今,频频接待各级领导调研的三明,也许已经渡过了上述风波。

但不可否认的是,“三明联盟”目前仍比较松散,涉及太多地区政府、主管部门,利益主体众多,没有办法去做统一的采购预算管理。同时,不同省(地区)、市(自治州)、县的医保基金管理方式差别大,医保支付标准与药款结算方式各不相同;各地的群众疾病谱也不尽相同,用药目录差别较大……分散在各地的采购需求和采购量如何汇聚并梳理明晰,实现真正的跨区域联合带量采购,仍有一些难以逾越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