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电商A证取消, “春天”还是空欢喜?-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医药电商A证取消, “春天”还是空欢喜?

发布时间:2017-10-26 09:23:52  阅读量:6693

作者:杨言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所谓春天或大爆发,其决定性因素不在政策,而医药电商企业在该领域所选的路径。

“所谓的‘春天’、‘大爆发’,决定性因素不在政策,而在做医药电商的企业对于发展这个领域是不是找到了一条通路,这才是最重要的。”

“爆发”不在政策,取消后未必如鱼得水

继今年初取消互联网药品交易B、C证之后,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取消一批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决定》中提到要取消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第三方)审批,即A证审批,此消息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

其实此次取消A证,大部分业内人士均表示毫不意外,康宁益生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曾东文就表示,在B证和C证取消之时已有预感,A证的取消只是时间问题。行业专家邵清则进一步指出,其实取消ABC证都是国务院的统一要求,取消A证只是放缓了一些。当时国家是想把三证同时取消,只不过征询行业意见之后,取消A证尚存争议,主要在于A证企业不多,且交易规模较大,因此认为A证还是有存在价值,建议保留。相比于A证来说,B证取消是很容易的,因为它本身是企业间的交易,是否拥有B证并不会妨碍业务进展。而之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取消A证,一方面是本身行业壁垒高,不够资质的企业也做不起来;另一方面这是国家政策要求,是大势所趋。

A证取消之后,必定对已经拿到A证审批的企业有所影响,在曾东文看来,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得看今后的监管属性。A证企业目前有49家左右拿到执照,而这其中良莠不齐,有合规运营的企业,也有一些是非合规的。北京恒通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OO关永涛则认为取消A证审批还需要磨合两年左右,毕竟目前还是需以实物证书作为必要文件,大部分使用A证的相关合作企业并不会因为国家取消审批就降低合作门槛,因此他认为在短期内,对于已经获证的企业并没有多大影响。

“正如合作门槛并不会因为取消审批就降低一样,如今三证皆被取消,并不意味着国家大幅度放低了医药电商的准入门槛。”关永涛表示,从表面上看来,准入门槛放低了,但实则不然。因为监管更严了,这实际上是提高了医药电商的整体要求。除了监管因素,大量企业的进入也会加剧市场竞争,邵清就表示,三证取消肯定利好行业,但取消后并不意味着企业就能“如鱼得水”,因为取消后必定会有更多企业和资本涌入,竞争压力也会随之增大,大平台大投资方可能会占据主要地位。如此一来,其他小企业就难以在竞争中夺得一席之地。

显而易见,ABC证均被取消的政策也许会推动先前对医药电商持观望态度的企业迅速进入电商市场,并作为企业今后重点发展的领域,医药电商或许会成为“热馍馍”。不过,政策并不是决定因素。邵清指出,政策放开与否和行业是否能发展起来并没有必然联系,重视医药电商领域的企业必然会大力发展,而不重视的也不会因为政策的放开就重点发展。换句话说,政策虽然是一个重要因素,但并非决定性因素,政策放开利于行业,但不等于同行业就能发展得好。关永涛对此表示赞同,并进一步表明,是否重点发展与企业负责人自身的战略高度相关而非政策。

不可否认的是,取消审批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企业进入医药电商的效率,也会给医药电商带来一定的机遇。邵清就表示,这会促使更多的实力企业参与医药电商。他认为,自从2016年下半年政策趋紧并取消A证试点,对行业还是有一定打击。这次彻底取消A证审批,行业政策也趋稳,有利于营造稳定的行业环境。但对于中小医药电商来说不一定是机遇,它们很有可能会在新一波发展浪潮中被“扫荡”掉。而对于所谓的“机遇”,更有观点说:“医药电商将迎来大爆发。”对此观点,邵清表示并不认同,在他看来,所谓的“春天”、“大爆发”,决定性因素在于做医药电商的企业对于发展这个领域是不是找到了一条通路。关永涛也不认同“大爆发”的观点,他表示,医药行业是个传统模式占据主导的行业,发展速度和效率受到太多因素的影响,行业有自己的发展特点,怎么会“爆发”?作为在医药行业从事二十年,并有十一年电商经验的他强调:“并没见过所谓的‘爆发’,相信国家也不会允许出现这样的事情,医药电商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它只是个渠道、工具,并不是‘神丹妙药’。”

而曾东文则表示,是否意味“春天”到来,还得看取消审批之后,监管过程是否存在猫腻,最担心的就是医药大企业之中代理人出现,从而绕过监管,直接重创已经在严格审核下通过的原有A证企业。

勇迎监管重拳,畅游电商蓝海

目前看来,食药监总局暂时收回了“重审批”的拳头,然而收回一拳又出一拳,食药监总局提出取消审批后将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对医药电商由“重审批”转为“重监管”。对此,邵清指出,加强监管对于行业来说是件好事,这也符合近几年来由“重审批”转为“重监管”的整体政策思路。在此之前,没有明确的淘汰机制,医药电商共发了近五百张牌照,但迄今为止没有取消一张,这不利于行业发展,必须做到优胜劣汰。以前很多企业鉴于政策、手续、审批繁琐而没有进入电商领域,如今ABC证均被取消,很多企业都可以参与进来,但国家给予严格监管,其实这种政策是体现了国家鼓励能做好的企业发展,违规者则会被淘汰,如此一来,有利于行业持久稳定健康发展。

曾东文则从“审批”和“监管”两个角度分析,他认为,审批的好处在于能对企业股份持有人进行人员资质审核,看他们或其近亲属是不是在医药行业持有股份。因为在审批过程中有很多申报上去的资料都是医药行业相关人士,这些在审核过程中就被挡在外面,从而保证A证行业的纯洁性及第三方平台的公正。而在重监管下,是合规与非合规企业间的存留与淘汰,能够将运营不良的企业逐出,让合规运营的企业在更公平的环境下发展,同时这也对已经持有或将来要加入医药电商的企业提出了一个严格的要求。

众所周知,审批和监管都是有关部门整顿行业环境,促进竞争公平的举措。不过,在关永涛看来,审批其实是准入,监管是出口。所谓“严进严出”和“宽进严出”的区别,就是后者可以让更多的市场竞争者公平地参与,但是所有犯规者都会得到严格惩戒,而前者是有一定的门槛和不公平进入的因素的,所以由审批到监管,这也是政府职能的转变和进步。

我们可以看到,在食药监总局提出的加强监管的措施中,要求食药监部门必须按照“网上网下一致”原则进行监管,除了提出网售药品者具备药品生产、经营许可资质之外,还提出要建立网上售药监测机制、黑名单制度等。曾东文表示,这能看出国家监管的决心,这些举措有利于对电商经营活动进行严格监管。比如建立黑名单制度,一个黑名单不光是电商平台担责问题,这无疑是给企业“判死刑”,对于网上售药和采购方来说是一种保护,也有利于疏清假药和劣药的销售。邵清也认为,食药监总局提出的措施比较得当,相对来说也是一些比较容易标准化的措施。同时他表示,这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希望未来药监部门能够多和企业沟通。

关永涛则进一步指出,措施还远远不够,想要达到真正的监管目的,还可以从三方面入手。第一,要善用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政府监管部门,可参考重庆药交所模式。第二,未来可以以城市为单位建立医药电商的交易平台,所有医院、药店、第三终端的采购、招标、议价、交易流水,甚至物流信息必须从平台走。同时,平台给予监管部门入口,最多两位监管人员,就能够监测一座城市所有的药品流通数据。而因为有数据的积累,平台会不断优化品类,从而提升相关企业的运转效率,节约社会成本。再加上这些都在网上完成交易,确保公开透明,避免了商业贿赂的产生。第三,甚至可以链接医保支付体系,由医保或商保部门参与议价,降低用药和保险支付成本。

不难看出,三证取消之后,随着严格的监管制度接踵而来,对于已经有发展医药电商领域的企业和想要进入此领域的企业而言,也是一种挑战。企业想要在医药电商领域中崭露头角,占据一席之地,就要勇于迎接挑战,不断创新模式。关永涛指出,想要让医药电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一方面,政府要改变监管的方式,用更多信息化电子化的手段代替传统手段,节约时间,提升效率,便于监管;另一方面,找到医药流通的真正痛点,给予优质的服务和工具,做到提效降费。

“医药电商发展是大势所趋,政策给予的指引也越来越明确,如今的医药电商已不仅仅是一个补充或行业亮点,而是一个可以改变企业经营格局的重要渠道,在未来甚至会成为企业转型升级的方向,不参与的企业可能会在未来发展中陷入困境。因此,对于想进入医药电商领域的企业,应该停止观望,尽快地投入更多资源。不过,企业也不能盲从,还是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作出正确的战略规划。”邵清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