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十九大后医药改革必啃的“硬骨头”

发布时间:2017-10-31 16:49:08  阅读量:5097

作者:攀登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十九大结束后,广大的医药人应从重点领域进行突破性的改革,进而实现医药改革目标。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全面取消以药养医,健全药品供应保障制度”,“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指明了医药行业今后一段时间的改革重点。那么,十九大结束后,行业主管部门和各地方政府,以及广大的医药人,应该尽快全面落实总书记的指示和十九大精神,从重点领域进行突破性的改革,进而带动整个医药行业走向全面健康发展之路。

公立医院都取消了以药养医?还需数据说话

全面取消以药养医,是十九大提出的改善民生举措之一,之前也一直在推进之中。如北京于2011年率先启动解决“以药养医”问题。2012年1月,时任卫生部长陈竺给取消“以药养医”列出时间表:2012年先行在300个县试点推开,力争2013年在县级医院普遍推行,2015年在所有公立医院全面推开。今年初的全国“两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务院医改办主任王贺胜就表示,全国公立医院将在今年底完成“破除以药养医”这项改革。而在10月22日举行的十九大新闻记者招待会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主任李斌介绍,截至今年9月,全国所有的公立医院都取消了以药养医,取消了药品加成,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

李斌主任的表态的确鼓舞人心,但实际情况如何,还没有具体的权威公报发布,还需用具体的数据说话。本报特约观察家、资深医药人胡晓春就说:“坦率讲,我对李斌主任的介绍存在疑惑。个人认为准确的说法是在今年9月全面启动了取消医药养医的工作,而非在9月都取消了以药养医。”但既然该项改革工作写进了十九大报告,一定会迅速得到落实的。北京盛世康来中药营销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申勇就认为:“我相信取消以药养医工作会在‘十三五’期间完成,因为我觉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再大的难题也一定会解决。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评价北京奥运会是迄今为止评价最高、满意度最好的一次奥运会,就是例证。”胡晓春则认为发展方向没问题但完成时间不确定。

取消以药养医工作推进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主要是存在着诸多障碍,例如政府财政补贴不够,医院医生收入不能与付出挂钩,在全国地区差异较大的现实下各级地方政府的政策落地性不能及时到位,等等。如何解决呢?申勇表示,还得靠国家的财政投入,发达国家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8%-12%,而我国目前医疗卫生投入占GDP的比重仅为6%左右。现在,医院约50%的收入均来自于药,不增加财政投入,没办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药品供应依然保障不足,还需对症下药

在取消以药养医的同时,习近平总书记在报告中强调要健全药品供应保障制度。

医改进行六年多以来,我国的药品保障制度不断完善。如《“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提出:推动企业提高创新和研发能力,加快推进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等;加快构建药品流通全国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格局,形成现代流通新体系;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完善国家药物政策体系。《“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也指出要深化药品、医疗器械流通体制改革;巩固完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推进特殊人群基本药物保障。在政策与制度的引导下,我国的药物可及性日渐提升,但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部分低价药、妇儿专科药依然短缺。

谈到这个话题时,申勇回忆道,这让他想起小时候上语文课时学到的一篇课文《为了61个阶级兄弟》,讲的是上世纪60年代,为了挽救61个民工,用飞机从北京将药品送到边远山区的故事。这反映了当时由于生产力落后,导致缺医少药。但现在我国还存在“确有疗效的低价药越来越少的问题”,其原因并不是生产力落后,而是药厂觉得“生产低价药不挣钱”。像一些儿科用药短缺的原因,则在于全球儿药研发普遍存在“先天不足”,并且儿科用药市场表现预期较低,我国儿药进口缺乏热情。再比如急救药品和中毒药品短缺药,则是由于使用频率低、效益不佳造成的。

针对不同的短缺原因,应该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法,并有针对性地完善制度。对于低价药,申勇表示,应该效仿国外,给这些特殊药品相应的补贴,不能让患者因为低价药缺失而造成患者病情加重甚至死亡。胡晓春则强调,这里正好借用国家食药监总局一位官员的观点:说实话,低价格就没有好药,药的质量就不可能达到那么好,因此在医改中不一味地只追求降低药品价格。

当然,国家在这方面也做了不少努力,如建立短缺药品清单,开展定点生产,推进市场撮合,设立“绿色通道”优先审评审批等。但更重要的是完善制度,从根本上解决药品短缺问题。

中医药的罪与罚,还需辩证看待与加强教育

关注医药卫生事业,中医药肯定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中医药是我国的国粹,既有治疗作用,又有预防作用,这使得其在老龄化社会受到越来越多人的欢迎。从市场上来讲,现在中药饮片、中药保健品、中药牙膏的畅销,也验证了中医药迎来发展高峰是必然的。

当然,中医药在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由于历史的原因,部分中药品种,尤其是中药注射剂,缺乏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证据,发生毒副反应后说不清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前段时间喜炎平、红花注射剂被强制停用就是例证。但不能就此全面否定中药注射剂和其他中药产品,就是在中药注射剂领域,也有一些优秀的品种,比如银杏叶注射液,在很多国家都有销售和临床应用。

针对中医药产业在发展中的问题,胡晓春认为,必须辩证地看待其中的问题,这里面有药材质量、生产工艺、不合理使用等各种因素。促进中医药产业发展,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因噎废食,要系统地探寻解决问题的方法,现在国家食药监总局提出对中药注射剂进行再评价,就是一个很好的举措。在未来5至10年的再评价过程中,那些优秀的中药企业定会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此外,促进中医药产业发展,还必须加强对人民群众的认可度教育,出台更多的扶持政策。申勇表示,国家和行业应该各施其能,开展多样化的教育活动,让人们了解其传承。例如吉林省排练了以养参人为背景的话剧《人·参》,在潜移默化中宣传中医;再如热播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对“血竭”的描述,掀起了观众对中草药的关注潮,这些都是对中医药文化无形的传播。在政策层面,国家应提高中药的报销比例、中医的诊疗使用比例,对采取GAP及道地药材的中药企业给予扶持,在医保目录制定和省级招投标等工作中向中医药倾斜等。

相信随着十九大的结束,各相关部委和各省区市一定会着力落实十九大的精神,制定具体的扶持中医药和整个医药卫生事业发展的政策,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力我国医药产业升级转型的实现。同时,全行业人士也要担负起新时代神圣的使命,坚持从临床需求出发,以市场为导向,用新思想探索出新时代医药发展之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