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医院套『枷锁』,步履不重反轻?-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民营医院套『枷锁』,步履不重反轻?

发布时间:2017-11-09 17:42:29  阅读量:8649

作者:杨言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监控能否取得成效还有待观察,但相信未来政府部门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将逐步趋严。

民营医院,可以说是医疗市场上让人“爱恨交织”的存在,人们爱它有着公立医院所没有的在服务体验、私密性等方面的优势,却也诟病于它的诸多经营乱象,尤其是在“莆田系”事件之后。而近日,江苏南京出台《关于开展非公立医疗机构医药价格监测试点的通知》,就明确表示要对民营医院的医药价格实行监控。监控能否取得成效还有待观察,但相信,未来政府部门对民营医疗机构的监管将逐步趋严。

乱象频生,监管助其回“正道”

自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进入新阶段以来,国家出台了不少措施来促进社会办医发展,十九大报告中更是明确指出“支持社会办医”,而不仅仅是停留在过去的“鼓励社会办医”,整体而言,其发展前景光明。本报特约观察家、陕西山阳县卫生局副局长徐毓才认为,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社会办医政策的不断优化,自主定经营性质,医疗服务价格放开,医保定点与公立医院同等待遇,民营医院发展在顶层政策设计方面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即便是在最难的人才瓶颈制约方面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

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国家对社会办医的关注和政策推动,以及部分药企踊跃投资,民营医院确实发展火热。然而,民营医疗机构也存在许多令人诟病的问题,尤其是在“莆田系”等事件之后,民营医院的口碑更是跌入谷底。徐毓才就进一步指出,“法无禁止皆可为”,从落实情况看,民营医院发展还是存在如运营不规范、服务质量及能力差参不齐、社会可信度低等问题。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最关键的原因还在于民营医院自身,包括起步迟、管理和经营不够专业、发展思路与方向不明确、急功近利等。

对于民营医院发展存在的局限性问题,珍宝岛集团战略规划高级经理顾威则持有不同的观点,在她看来,民营医院存在的种种问题,更多的来自于医疗体制,本身经营问题并非主要原因。顾威表示,民营医院一直在以公立医院为主体的中国医疗体制中夹缝生存,早期发展由于经营压力,导致多数经营者走的是“野路子”,通过“打广告”和“解决一些公立医院无法治愈的病种”来招揽患者,从而容易发生一些医疗事故,也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而民营医院生存发展所面临的瓶颈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医保等各类资质问题,另一方面是人才短缺。

针对民营医院经营存在的诸多乱象,近期,江苏省南京市物价局就此发布了《关于开展非公立医疗机构医药价格监测试点的通知》(下称《通知》),明确表示要选择五家民营医院进行试点,对其实施药价监控。在当前民营医院问题频发和投资火热的背景下,南京市此举具有重要意义,价格监控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民营医院逐渐从监管空白走向规范化,或许今后的监管会更严。

据徐毓才分析,此次《通知》的出台基于四个原因。其一,医保基金压力越来越大;其二,公立医院药价已经套上了“枷锁”,但民营医院药价还在“信马由缰”;其三,在2015年5月颁发的《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中,已对“强化价格行为监管”做出了安排,今年5月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更是进一步指出,要加强对营利性医疗机构盈利率的管控;其四,随着国家对社会办医利好政策的不断增加,必然将同时加强规范民营医院管理。从上述这四个原因可以看出,加强对民营医院的监控具备必要性。顾威则进一步表示,《通知》的出台其实从侧面反映民营医院已经开始崛起,并在医疗体系内具备一定话语权。同时也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民营医院将获得医保资质和享受政策倾斜,公立和民营的界限越来越模糊。这就决定了民营医院在获得了与公立医院同等权利的情况下,也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并在整个国家医疗监管网的辐射下,开展合法合规的医疗活动。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通知》在明确价格监控实行半年报的同时,也明确了监控内容,包括用药量排名前100种的药品供应和价格情况,医院制剂、中药饮片供应和价格,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医药费用控制情况等。针对南京市物价部门所选取的监控方向,顾威认为,这些监控对象正是民营医院的主要收益来源。至于监控对象选取得是否合理,关键还在于民营医院的性质。对于非营利性质的民营医院,定位在满足公立医院无法覆盖的区域,在政策倾斜的情况下,进入医疗价格监管范围是必然的;而营利性质的民营医院则主要是依靠提供高端医疗设备、尖端的治疗方案,以及高水平的就医环境,面向的是高端小众人群,对其进行服务限制,并没有实质意义,反而会降低国内患者享受到高端医疗的机会,进而弱化市场调控的能力。

“监控有必要,但必须注意‘依法’”,徐毓才特别强调,“实际上对于价格监控这一方面,或许并非政府的强项,但如今对医药价格的监控很有必要,再加上国家已经明确对非公医疗机构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因此相关部门还应当费些心思,加强监管。”

据了解,江苏省南京市这一次出台的《通知》并非首创,杭州、马鞍山等地也有过类似的规定。但是,徐毓才指出,其他地区大多只是在落实《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的文件要求,主要是实行医药价格公示。不过,南京市此举极有可能“费力不讨好”,因为不太符合价格改革的大方向,政府管理价格行为应该有更好的手段和办法。至于未来是否会有其他城市效仿,还有待观察。

“新战场”中,投资谨慎为上

众所周知,当前民营医院正处于投资风口上,不过目前企业对其的投资多集中于专科医院或高端医院,有观点认为,在政府对民营医院逐渐加强监管之下,企业对民营医院的投资方向会有所改变。对此,顾威认为监管趋严对企业整体投资方向影响不大,而徐毓才表示,政府部门对民营医院监管不是“该不该”的问题,而是“会不会”,若监管方法得当,将会减少民营医院经营过程中所走的弯路,甚至还会在监管过程中摸索出让民营医院发展得更好的路径。若监管不当,则会扼杀社会资本的投资热情,进而改变企业对民营医院的投资方向。关于投资,徐毓才也特别指出,社会办医有很多更好的方向,相关企业不要把社会办医简单地理解为办医院。要知道,大健康产业市场非常广阔,大有可为。

事实上,近年来民营医院的发展问题,除了制度和自身因素之外,监管也是原因之一。曾有人大代表指出:“公立医院过度医疗是人民看病贵的重要原因,在过度医疗和诱导医疗的问题上,一些公立医院甚至做得并不比民营医院好多少。”随着医疗改革和医疗市场需求增加,相信日后政府对民营医院将会加强监管,民营医院很有可能会从野蛮生长逐步走向合规,这也有利于破除民营医院发展的“玻璃门”。但正如徐毓才所强调的,监管的介入,对民营医院发展带来的影响也许会有利弊两面,关键还得看监管水平,决定了是促进其规范发展或是走更多弯路。

纵观全局,民营医院并非含着“金汤匙”出生,其发展进程更是步履艰辛,虽然国家逐渐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办医,但民营医院的经营的确仍旧存在阻碍。不过,由于政策的支持,市场日益放开,大环境还是普遍利好民营医院发展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党组书记、主任李斌就在十九大的记者招待会上提到:“如今民营医院的数量占比超过了57%。”通过观察过去五年的相关数据也可以发现,民营医院的数量一直在增长,在2015年,民营医院的数量甚至第一次超过了公立医院。

此外,民营医院尤其是民营专科医院仍然获得了不少企业的投资青睐。其实早年间,由于相关鼓励政策的出台,民营医院曾迎来一个投资小高峰,可惜的是,当时市场不够放开。有业内人士指出,公立医院太强势,民营医院生存空间有限,部分民营医院不是被转手就是为减少税收而由营利性医院转为非营利性医院。而如今,不少企业都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民营医院或将成为药企“新战场”。对此,徐毓才建议,药企进军医疗市场还是以谨慎为上,不熟悉的行业少进入。即使决定要进入,也不一定非要投资民营医院,国家批准的十类新型医疗机构都是值得考虑的好项目。

顾威表示,根据行业内很多企业反馈的信息来看,确实有药企已经将民营医院作为新的战场来布局。药企如何参战,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以目前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市场份额来看,显然营销的战略制高点不在民营,而制药企业的市场布局是追随医疗资源布局的。因此,顾威建议,企业可以将民营医院作为营销的渠道补充,规划好产品线,与公立医院形成差异化优势,满足民营医院的治疗诉求和品牌诉求,进一步设计本公司相关产品的价格策略和促销策略。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