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药品零售服务新模式释放新红利

发布时间:2017-12-14 16:43:27  阅读量:7257

作者:攀登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药品有其特殊性,这就决定了其“新零售”模式,必然有自身的特点。

日前,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推动药品流通企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明确创新药品零售服务新模式;并鼓励有条件的零售连锁企业承接医院、社区等医疗机构药房服务;支持发展专业药房,探索“药店+诊所”、中医(国医)馆等新型零售经营方式,培育新兴业态。业内人士认为,药品零售服务新模式如果能得到大范围的推广,必将极大地促进医药行业进入新一轮红利释放期,药品生产企业和零售企业都将从中获益。

从字面上理解,医药零售属于零售的一部分,那么,它就应该具有大众零售行业的特征,现在的连锁药店和医药电商等业态,就是与大众零售相一致的。2016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提出了“新零售”概念(今年雷军说他比马云早半天提出这一概念)。“新零售”的本质,是更高效更优质地服务消费者,以用户体验为中心,借助互联网技术最大化提升交易效率和生产效率。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传统药品零售模式离“新零售”距离还比较远。但是,药品有其特殊性,这就决定了其“新零售”模式,必然有自身的特点。

传统模式遇三大发展瓶颈

在2008-2017年药品零售行业的黄金十年间,我国药品零售规模从1430亿元增长至3377亿元,连锁率从35.3%提升至49.4%,连锁药店在国民医药健康体系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发展至今,这种传统模式逐渐步入弱增长态势,企业利润甚至开始出现下滑,发展瓶颈凸显。

作为业内专家,广东海王龙康医疗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董靖对于当前连锁药店遇到的瓶颈有深刻认识。他说,药店发展瓶颈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销售瓶颈。当前药店的密度太大,一些地方一家药店平均服务2000多人。这样的药店一年销售额只有30余万元。如此狭窄的市场空间,零售药店的生存环境可见一斑。二是利润瓶颈。销售量减少对利润的影响还只是一个方面,基层医疗机构药品实行零差率、药品的行政性强制降价和门店经营成本的不断攀升,其实对药店利润的影响更大,因为在这样的背景下,零售药店完全丧失了与基层医疗机构竞争的优势。三是发展瓶颈。没有一定的利润支撑,药店的发展就是一句空话。不发展无非两条路:要么被兼并;要么转行。

事实上,传统药店之所以遇到发展瓶颈,其根源在于没有很好地主动服务消费者,没有很好地实现防病于前的国家政策指向要求。河南新乡佐今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亮说,药品零售企业必须从根源上找出问题,进而有针对性地解决发展瓶颈。总之,目前旧的服务模式已不能适应新的市场需求,唯有创新零售模式才能走得更远。

新模式推动药房和医院分离

在创新方向上,安徽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关于推动药品流通企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鼓励有条件的零售连锁企业承接医院、社区等医疗机构药房服务。这是否具有可行性?

对此,董靖认为是肯定的。因为当前国家的医改把公立医院改革置于首要位置,在财政增速下滑、医保基金紧张甚至亏损的形势下,医院大力推进医保控费,压缩药占比是非常普遍的做法;加之当前国家的政策允许处方外流,鼓励破除“以药补医”,推动医药分开。在改革的时间窗口下,在保证药品质量的前提下,有条件的零售连锁企业承接医院、社区等医疗机构药房服务,必将成为医药分开的助推器。董靖强调,医院和药店合作可以促进医院处方外流,加快医院门诊药房社会化的进程,最终实现药房从医院剥离的目标。王亮也认同董靖的观点,并特别指出,之前北京、广东、广西等地关于“院外处方流转”的尝试,以及此次安徽的《指导意见》,说明政府对于推动药房和医院分离的决心很大,进度也在逐步加快。

其实,为了推动医院药事服务改革,破除“以药养医”,国务院层面也出台过文件。如《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改革完善药品生产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见》(国办发[2017]13号文)就指出:门诊患者可以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零售药店购药,医疗机构具备条件的可探索将门诊药房从医疗机构剥离。但在实际工作中,这项工作推进一直很慢。对此,董靖认为主要有两大原因。第一,原先医院可以通过药品加成实现盈利,而且药品的收益占据医院总体收益比例很大,医院缺乏剥离门诊药房的充足动力。第二,公立医院承担了国家在医疗服务方面的民生责任,对药品质量的管控非常严格,由于考虑到很多药房没有足够的专业度和能力去承接医院庞大的用药需求,所以导致门诊药房剥离的设想进展缓慢。

不过,董靖也表示,随着药品零加成政策的实施,医院药剂部门从利润中心变成了成本中心,给医院带来沉重负担。这种情况倒逼医院有意愿把门诊药房剥离出去。此外,有条件的零售连锁药店承接医院、社区等医疗机构药房服务,既可以减轻医院财政支出的负担,又有足够的能力满足医院对药品质量和疗效的监控。王亮也非常肯定这份《指导意见》的积极作用,并表示,作为医改风向标的安徽省,没有以某个地区或部分医院去试点,而是直接以政府文件的明文指示来推进医院门诊药房剥离工作的进行,必定会使这项工作取得巨大的进展。

中医(国医)馆等新零售方式

或将大行其道

除了鼓励承接医院、社区等医疗机构药房服务,安徽《指导意见》还支持探索“药店+诊所”、中医(国医)馆等新型零售经营方式。应该说,市场上已经有人在探索这两种模式了,并收获了红利。如2011年,河北沧州迎宾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开办中医诊所,当年单店销售额同比增长50%;江苏徐州恩华连锁旗舰店第八药店的“中医坐堂医”模式,使其年销售规模增长到近3000万元;四川天寿药房于2015年建立了国医馆,通过国医馆的名医资源带动药店发展。

“药店+诊所”、中医(国医)馆等新型零售经营方式虽然还没有在行业大面积铺开,但已经释放出了极大的红利。王亮就表示,这些新模式既迎合了国家政策,又从根本上满足了患者的专业需求和特殊要求,必定会得到广大消费的认可而持续成长。

董靖则特别推崇中医(国医)馆新零售模式。他说,首先,中医自古就是医药不分,恢复中医馆,有利于中医药文化的发扬光大;其次,药品是特殊商品,是用来治病的,这就存在对症问题,也就理所当然需要中医师先诊病后卖药;再者,这顺应了国家的分级诊疗政策,能够缓解大医院的部分就医压力;还有,可以开展慢病管理、健康教育等;最后,这是国家政策大力扶持的,如最近国家卫计委就发布了《中医诊所基本标准》和《中医(综合)诊所基本标准》,也在推动中医馆遍地开花。董靖认为,未来,中医(国医)馆等新型零售经营方式将会大行其道。

总之,在政策和市场的推动下,在企业自身转型发展要求的驱动下,未来,传统零售药店一定不会墨守成规,一定会主动积极创新发展模式。董靖认为以下几种模式值得传统零售药店去探索:一是基于医院渠道先发优势的医院合作药房,为医院外流处方做好承接,打通医院(医生)—患者—药店链条;二是打造基于工业企业产品先发优势的DTP药房,为企业和产品做好服务,打通药企—医生—患者—药店链条;三是基于患者健康管理服务积累优势的慢病管理药房,为病程管理患者做好服务,打通药店—患者—医生链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