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首批上市化药目录集循序渐进入正轨

发布时间:2017-12-14 16:49:06  阅读量:8835

作者:杨言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建立上市药品目录集是一个需要逐步完善的过程。

近日,CDE发布了《关于公开征求〈中国上市化学药品目录集〉第一批收录品种意见的通知》。首批目录集拟收录120个品种,189个品规,令人瞩目的同时也引发各界对于品种的选择、所收入药品具体信息缺失等方面的议论。不管怎么说,建立上市药品目录集是一个需要逐步完善的过程,其将对促进仿制药和创新药的发展、规范具有重大的指导作用,也利于行业和公众及时、准确、全面了解上市药品的相关信息。

特邀嘉宾

中国医药兄弟联总会长、沈阳华卫集团执行总裁 王振林

深圳市康哲药业有限公司注册部总监 史哲

广州深达生物制品技术有限公司销售总监 谭瑞政

武汉哈瑞医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卢传勇

待完善的上市药品“指南针”

医药观察家:近日,CDE发布了《关于公开征求〈中国上市化学药品目录集〉第一批收录品种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据了解,建立上市药品目录集在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在过去并没有这样的制度,请问制定这份目录的意义何在?其具备哪些作用?

谭瑞政:目录基本确立了上市药品的收集范围和使用指南,同时也向社会传达CDE正式开始《中国上市化学药品目录集》编制的讯息,其主要作用是提高药品的可及性、促进药物研发创新、明确仿制药标准,同时方便行业和公众及时、准确、全面了解上市药品的相关信息。

卢传勇:这是按照国际通行的准则管理好药品事务的又一重大举措。建立上市药品目录集源于《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意见》的文件精神,其中提出要建立上市药品目录集,载入新批准上市和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药品的要求。建立此目录有三方面意义:一是将明确我国仿制药发展的客观标准,实际上就是一个标杆,这样可以方便药品研究机构、药品生产企业和公众公开查询药品的属性和相关信息;二是上市药品目录集将对促进仿制药发展有巨大的指导作用,对仿制药有了方向性的研究引导作用;三是鼓励创新,竖起目前药品研发、生产的产业结构升级的旗帜。

史哲:这确实是一个新制度。前期中国上市药品管理方面存在问题,比如哪个药品是参比制剂,部分药品是并不明确的。而有了目录集之后就一目了然,相关信息非常清楚,不再鱼龙混杂。

王振林:建立上市药品目录集具有重大意义,将对促进仿制药和创新药的规范和发展具有重大的指导作用。

医药观察家:事实上,不少国家已经建立起上市药品目录集,也已有一套基本的国际通行做法,与其他国家相比,结合我国具体国情和医药行业环境的现状,请问您认为我国此次制定的目录集是否存在不足之处?另外,我国制定目录集需注意哪些方面?

王振林:所谓不足之处:一是公布的上市品种规模比较小,面比较窄;二是没有生物制剂和中成药;三是参比制剂、标准制剂遴选标准等都有必要进行说明。除上述内容外,我国制定目录集应该注重临床实际需要和急需创新药、国产药,以及儿科、妇科、老年常用药等。

史哲:不认为有特别不足之处。我国是仿制药居多,原研药少,而借鉴欧美做法,建立目录集,之后循序渐进地完成这项工作。这是个系统性工程,需要大量的数据收集论证。首要的应该是先纳入没有争议的药品,比如原研药及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而具备争议性的再仔细地斟酌、评价。总体上,整体框架没有问题,但需要逐步磨合、推进。

谭瑞政:目录集有一个亮点是增加了解剖学治疗学及化学分类系统代码(ATC代码),部分品种未写出具体ATC代码,部分有多个ATC代码。另外,CFDA发布的参比制剂目录中的原研进口药品规中外企居多,其中辉瑞(18个)、阿斯利康(13个)、礼来(12个)占据前三甲,TOP20只有江苏恒瑞(4个)一家入围。《中国上市药品目录集》尚属首次发布,目录的全面性、可及性、适用性将逐步得到完善。

卢传勇:此次上市药品目录集列出的信息主要包括:药品批准基本信息、仿制药等效信息、专利及独占期信息三部分。上市药品目录集还是有待细化,比如某些数据保护信息的列入也需细化政策。为更好地列入专利和数据保护信息,建议先期调研拟列入的药品专利质量和类型,以便划定列入标准。上市药品目录集应该是动态信息汇总,有关药品撤市、停止上市的信息也应纳入。目前,意见稿应该还仅仅是上市药品目录集的一个框架,日后还可以采用网上检索目录集的形式,供业内查阅参考。

品种数据存疑,暂停生产销售仍上榜?

医药观察家:其实早在九月份,CDE就曾发布过《关于公开征求〈中国上市化学药品目录集〉框架意见通知》(以下简称《框架意见》),不过只收录了19个药品,而最新发布的《通知》中,拟收录120个品种,189个品规。结合九月份发布的《框架意见》,请您谈谈这次《通知》拟收录的品种有哪些特点?此外,这是第一批目录,接下来第二批目录有可能会增加哪些类型的品种?

谭瑞政:目录拟收录进口原研药品174个,占92.06%,创新药11个,占5.82%,按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批准的仿制药2个,占1.06%,其它药品2个,占1.06%;另外,心血管药占20%,抗肿瘤和免疫机能调节药占18%,消化道及代谢药占14%,抗感染药占12%。因此,未来的第二、三批药品中需要在品种、品规、剂型等方面增加,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物和更多仿制药也应在增加的范围里面,逐步实现目录的全面性和完整性。

卢传勇:本次制定的目录集主要源于:基于完整规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数据获得批准的创新药、改良型新药及进口原研药品,按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批准的仿制药,通过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药品等3个方面的目录药品。制定目录集应收录具有完整规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数据,并获得批准的创新药和改良型新药,以及具有药学等效和生物等效的仿制药品,并确定参比制剂和标准制剂。在医药供应链上,符合上述基本原则的都可以纳入第二批目录,本次也是药品目录集的一次探索性的试点,目录范围不宜太大。

王振林:一是从类别上观察:已发布仿制药参比制剂目录中的原研进口药品(98个品种,156个品规);按照新注册分类批准的药品(11个品种,20个品规);按照原注册分类批准的1.1类新药(9个品种,11个品规);其他品种(2个品种,2个品规)。二是从批准上市时间观察:最早的是1991年至2017年,其中2017年最多。三是从剂型上观察:口服制剂占186个,而注射剂只有3个品规。四是从治疗领域观察:心脑血管疾病、神经类疾病和肿瘤类疾病占比接近60%份额。而第二批目录如果还仅仅局限于化药目录,那么需要新增加的主体应该是国产创新药和仿制药,进口原研药品可能会大幅缩水。如果不局限于化药,那么生物制药和中成药也应该进入目录集,或者分类单独公布中药目录集。

史哲:这次公布的目录,以口服制剂居多,也涉及个别其他剂型的创新药,如注射用的无菌制剂。后面第二批清单,应该是一些临床研究数据翔实、疗效佳的药品。

医药观察家:虽然制定目录集是一项大工程,并非一蹴而就之事,但是从《通知》中的具体名单可以看到,药品的许多相关参数并没有具体标明,相关人士也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参比制剂、标准制剂遴选标准、治疗等效性评价代码等都有必要进行说明。对此,您是如何看待的?为何没有具体信息?这些信息是否会后期进行补充?

史哲:相信这个是“抓大放小”的,基本信息应该都已经非常清楚,毕竟是建立在安全有效性原则的基础上收入目录,因此初步主要信息还是在于收录的药品种类方向。一些细微具体的信息,后续也应该会逐步补充,毕竟数据是在不断完善发展过程中。

谭瑞政:据悉,药品目录具体列出了药品的活性成分、药品名称、规格、剂型、参比制剂、生产厂商等基本信息,附录还包含专利和数据保护等信息;CFDA应将目录集实行动态管理,及时将新批准上市的药品纳入目录集,将存在安全风险和撤市的药品从目录集中调出;CFDA在其官网以网络版(数据库)形式发布并实时更新,并在每年末发布电子版以便公众下载查询。

王振林:万事开头难,尽管发达国家早已经实施药品上市目录集制度,但是,我们国家毕竟刚刚展开这项工作,尽管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先迈出这一步很重要。没有具体信息很可能是正在收集、论证和评估过程中,与此同时第一批目录集先发布。待总局整理、收集、论证形成系统性之后,很可能陆续再公布参比制剂、标准制剂遴选标准、治疗等效性评价代码等详细信息。

卢传勇:本次制定目录集有不完善的地方很正常。随着基础数据的更新迭代,这些信息后期应该都会不断补充完善,比如目录集中的药品专利链接制度,如果仅仅链接基本专利,如化学药的基本专利,即其化合物专利有可能到期了,而制剂专利没有到期,暗藏陷阱。如果有关该药物的纵向延伸和横向扩大保护范围的专利仍然没有到期的话,这个时候研发该药仿制上市,就有可能造成专利侵权。因此,建议药品专利链接不仅包括基本专利,还包括与该药品相关的其他专利会更好。这样一来,药企就能更快地仿制专利到期的药物,又不会侵犯该药品的其他相关专利,具有更强的可操作性。

医药观察家:除了对药品具体信息存疑之外,有数据统计分析,发现在拟收录的189个品规中,正在上市销售中的共计147个,占比77.78%,而暂停生产销售的达42个,占比22.22%。可以看出,暂停生产销售的药品占比不少,请问为什么这些药品依然登上了目录名单,有意义吗?

卢传勇:首先必须弄清暂停生产销售的原因,如果是基于此药品原属于国外原研药品,而国内总代理迫于市场、进口办理手续、药品生产厂等一些客观因素原因,也是可以上目录的。2016年3月发布的相关鼓励政策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明确提到“通过一致性评价药品生产企业的技术改造,在符合有关条件的情况下,可以申请中央基建投资、产业基金等资金支持;对于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品种,在医保支付方面予以适当支持,医疗机构应优先采购并在临床中优先选用”。只要不是临床有效性、安全性、实用性的问题,我觉得还是可以列入名单,进一步刺激国内企业进行研发与仿制,通过仿制药一次性评价,满足临床用药的合理性需求。

王振林:既然国家在第一批药品上市目录集中就公布了已经暂停生产销售的药品,就说明临床上是需要的,疗效上也是有保障的,在不良反应或安全性上有些许缺陷或瑕疵,但是很有可能通过一次性评价、创新工艺等修正过来,获得重新上市的机会,意义重大。

史哲:我认为是有意义的,因为暂停销售只是一个短期内的状态,并不意味着以后就完全停止销售,毕竟药品销售涉及市场、商业等各方面原因。

谭瑞政:目录中大多数药品是按照新注册分类的,最早的可以追溯到1991年,其中品规数量排在前三位是2017年(21个)、1994年(14个)、2000年(13个),故而部分药品生产历史较长,横跨了26年时间宽度,且部分药品因为市场容量小、竞争激烈、利润过低、替代性强等原因暂停生产,但是国家考虑药品的可及性和普及性的公众用药问题,对部分安全有效、价格便宜的药品可能实行政策鼓励的方式促进药企重新生产。

医药观察家:据您分析,已经暂停生产销售的药品登上名单,是否会促使企业重新生产销售该药品?

谭瑞政:不一定。企业营销战略定位有至关重要作用,是走院线处方或OTC销售,还是院线和OTC双管齐下的经营模式?但是不管选择何种营销模式,内、外资药企重新生产该药品的首要因素是足够利润的产生,并且要“有优势、有卖点、有利润、有销量”的产品方能激发其重新生产的潜能。

卢传勇:如果属于客观原因,解除相关因素后,已经暂停生产的企业,会合理地利用政策重新生产,恢复供应。

王振林:结论毋庸置疑:一定会促使企业重新生产销售。

史哲: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进入了目录可能会让企业觉得这个药品还是有一定的商业价值,从而重新生产销售。另外,或许以后也能够作为一个数据对照。

中药目录任重道远,药企入驻夺先机

医药观察家:在我国,化学药品和中药都有上市的品种,不过《通知》明确是“上市化学药品”,请问为什么没有“中药类”的上市目录集?今后是否有可能会出“中国上市中药药品目录集”?

王振林:由于我国药品上市目录集制度才刚刚起步,上市化学药品可以先借鉴国外的成熟经验,结合我国医药行业的实际情况,先试验性出台化药目录集相对便于操作。而中药类上市目录集,很可能根据化药目录集推出较成熟后,再根据中药的特点和属性,制定符合国情、行情的中药目录集。

卢传勇:中药的评价标准与体系建设尚不完善,也不能严格地按照化学药品的仿制药一次性评价等原则与方法来评价,从国家医药产业政策和民族医药复兴的高度上讲,必须设立中药上市目录集,但是不能用化学药品的标准来遴选、评估,必须建立一套适用于中医药文化、中药评价的体系是关键问题。

谭瑞政:鉴于收集尚处于制定的起步阶段,当前收录内容与品种较少,后续将随着新品种的收录而逐步增加和扩充相应内容,但是中药短时间内确定参比制剂的标准有一定的困难,并且中药制剂成分也相对复杂,收录的时限必定延后。

史哲:化药当前正在开展一致性评价,而对于中药,业界尚未达成共识,相信未来会有中药上市药品目录集,但疗效、一致性、是否有仿药概念等,这些目前来看都还不清晰。

医药观察家:在您看来,对于企业而言,进入第一批目录集意味着什么,率先收录是否占得了市场先机?

史哲:因为这个目录集收录的是安全有效,经过批准上市的创新药、改良性新药、进口原研药,以及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因此相当于企业今后在招投标、市场销售等方面有了一个“官方认证”,具备公信力。

王振林:根据《中国药品上市目录集》收录范围规定,必须满足下列四个条件之一才可以进入目录集:一是基于完整规范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数据获得批准的创新、改良型新药,以及进口原研药品;二是按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批准的仿制药;三是通过质量和疗效一次性评价的药品;四是国家食药监总局确定的其他药品。根据上述条件,进入第一批目录集的品种都属于国家食药监总局首肯的药品,临床需求程度、疗效确切性和用药占有率都是得到认可的品种,因此,率先进入第一批目录集占得市场先机是必然的结果。但是,前提是企业具备研发能力、创新能力、资金实力,以及地方政府支持和扶持才能相得益彰。

卢传勇:无疑,对于企业而言,进入目录的药品一般在疗效、质量等方面有保障,在临床使用过程中会享受政策支持和鼓励。国内企业品种要被收录进目录集不外乎两条路:一是创新;二是按照按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要求进行研发与申报注册。针对目前国内企业来说,药品研发创新环境虽有所改善,但是绝大多数药企来说还是一个难题,但是按照新的注册分类要求进行申报注册或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从所处用药领域来看,集中在我国用药量居市场前列的肿瘤和抗感染用药领域,可见这些品种具有广阔的市场成长空间;率先收录于目录集内品种占得市场先机,提前占位一致性评价。

谭瑞政:能够进入第一批目录的企业,不仅仅是幸运儿,更是行业翘楚,但是国内制药(不包括外资药企)行业的前三强居然没有一家上目录,不知道这些行业大佬是否会后发制人,在后续的目录中冲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