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中药处方限定最低比例,是前进还是后退?

发布时间:2018-01-23 14:51:02  阅读量:2619

作者:彭立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限定中药处方的最低比例,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山东省日前发布《关于促进全省中医医院进一步保持和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中医院和中医药发展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指导要求。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对门诊中药处方比例和西医学中医提出了要求。此《通知》一出,立即引发了业内人士的热烈讨论,限定中药处方的最低比例,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60%和30%的界线

中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医更是前人流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作为有着深厚中华底蕴的山东省更是要积极保护宣扬中医文化。近日,山东省卫生计生委、山东省中医药管理局发布《关于促进全省中医医院进一步保持和发挥中医药特色优势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聚焦各级中医医院存在的西化倾向,针对中医药人员偏少、中医药技术手段应用推广不充分、中医药处方比例偏低等问题,提出工作要求。《通知》要求各级中医医院门诊中药处方(饮片、中成药、院内制剂)处方数占门诊总处方数的比例不低于60%(中西医结合医院不低于40%),门诊中药饮片处方数占门诊总处方数的比例不低于30%(中西医结合医院不低于20%),还鼓励西医人员学习中医,经培训、考核合格后,应在临床工作中积极提供中医药服务。

看到这个《通知》之后,首先有的疑问就是中医院为何会开西药给患者?中医院不应该是以开中药为主吗?对此,北京盛世康来中药营销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申勇指出,这是由于医院的逐利性和中西药结合治疗效果导致的。他解释说,我国目前有公立医院1.2万家,其中含有各级中医医院4200多家(含中西医结合医院、民族类医院)。在我国中医医院的年收入列表中,排在第一位的是“药品收入”,其次是“检查收入”和“治疗收入”。这是由于各地中医医院获得当地财政补贴约占其年收入的10%左右,有的地区只有7%,也就是说各级中医院要想正常维持运营,90%的钱要靠自己去挣,再加上前些年国家政策允许医院对药品加价15%卖给患者挣钱,所以导致过去全国的中医医院和西医医院都采取“以药养医”生存模式,这就是逐利性的由来。此外,西药副作用大,而中药有“减毒增效”的特点,使得很多疾病(如心脏病、糖尿病、肺病、胃肠病)如果处方同时采取“西药+中成药”的方法治疗效果往往会更好,且副作用会降低很多(如冠心病处方阿司匹林+复方丹参滴丸),上述诸多原因造成了中医医院的药品处方结构中既有中药,也有西药。

但是中国医药菁英沙龙理事长、和而咨询创始人刘纯一另有见解,他认为中医医院开西药不是问题,中药开得少才是问题!“其实不仅仅是药品使用的问题,目前我国中医院尤其是规模较大的省市级中医院,基本就是个挂中医特色招牌的综合性医院,诊疗过程中的中医特色并不显著。中医院的诊疗过程普遍依靠现代医学诊疗手段,从检查到诊断到治疗,传统中医诊疗手段占比较低。目前即使是中医院西药的处方数量和金额也超过中药,我随机调研了几家山东省内的中医院,二级三级都有,西药的处方金额基本是中药(含中成药和饮片)的1.5倍,有的甚至2倍多,而通常大型三甲综合医院也不过4倍而已。自去年12月开始有比例要求后,有些医院已经开始趋近要求比例。此前差距巨大,尤其是饮片占比远远达不到要求。”

从以上两位专家的点评中可以看出,中医院的处方中包含西药虽然是有益于治疗效果,但是从医院运营上来看,却又是透着万般无奈。哪个中医院愿意自砸招牌,不好好开中药却冲着西药开呢?刘纯一表示,此次用行政手段来规定中医院的中药处方数量未必合理有效,但可能是目前不得已采取的唯一办法。行政干预强力治标,配套政策徐徐治本。

事实上,中医院本身也面临生存发展问题,只有通过配套政策使中医特色有利于中医医疗机构的发展,政策要求才能真正落地。有着多年中药营销策划经验的申勇对此持积极态度。“中医院是中医药文化的执行者和传承者,在中华民族5000年的历史发展中,中医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适当提高中医院中药处方数量有利于提高对中医药文化的深度挖掘和传承。而且中药的作用不比西药差,有时候需要有个宽容的展示平台。”他还补充道,中药相比西药药费较低,可以降低患者药费,且副作用相对少、安全性提高;同时还可以减少国人西药服用量,减少抗菌素耐药性。

确实,目前中药在一些重大疾病领域的治疗效果着实比西医显著。现在的医学领域虽是西医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作为中国的医学领域来说,中医不可忘。就如同申勇所说,中医作为几千年的宝贵财富缺少一个展现其实力的舞台。“其实我有注意到,《通知》里面提出的,中药处方在所有处方里比例划分问题。”申勇说道。他表示,生活当中的很多疾病是可以用通过中药解决的,再加上现在是老龄化社会,国家提出的“治慢病,治未病”也可以用中药或者中西医结合疗法解决。至于山东省为什么规定这样的比例数,肯定自有其考虑,或者是根据全省中医院调查的结果。

而刘纯一对于山东省的比例划分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认为,目前中医院中医治疗方案占比较低,无法突出中医特色,如此一来设立中医医院的意义就消失了。再者,一方面中医院中药使用尤其是饮片使用偏低,药店中药柜也偏少;另一方面是慢病管理背景下民众对中医药在保健、理疗、康复治疗等领域的需求越来越旺盛,满街的中医馆就是明证。政府对中医药高度重视,中医药不仅仅承担国民健康的使命,还将作为文化输出的重要载体。在此背景下,通过行政干预的方式,由政府设立的中医医院承担部分政治任务式的推广责任不足为奇。“目前的要求仅仅是要求处方数量,并未要求处方金额占比,其实还是相对比较宽松的。”刘纯一如是道。

问题与机会并存

正如刘纯一所说,近年来我国政府对中医药的发展高度重视,一直在鼓励中医和中医药事业发展,在法律法规健全和行业规范方面下了不少功夫,但是山东省出台此《通知》是不是也说明中医发展过程中还是存在某些问题的呢?“我国是一直在鼓励中医和中医药事业发展,单独设立中医药管理局也说明一定问题。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医药的弱势地位,因为只有弱者才会被保护。总的来说,大政策保护中医药的生存,小政策抑制中医药的发展。”刘纯一还说道,目前的医学教育是以现代医学为主的西方医学教育体系,医疗机构也是以综合性医院为主流,每省、市、县一个的中医院在众多的综合性医院中显得势单力薄,而综合性医院的中医科多数是边缘科室。中药师在综合性医院药剂科中处于从属地位,医院品规管理中中成药占比较低,中成药在临床使用中基本处于锦上添花的地位,即在西医治疗方案基础上加用。临床各专业的指南基本不会提及中药,少数有提及的也是一笔带过。中成药普遍成为医生心目中的辅助用药。在辅助用药和重点监控用药的限制中,中成药成为受限重灾区,所谓安全无效的中成药所受冲击远远早于和大于某些不安全无效的西药。

“目前来讲,问题肯定是有,要不然也不会出台这个《通知》。市场经济不等于无序发展,市场和政府这两只手都存在,才有利于市场有序发展。我国法律有规定,省级政府机构可以根据自己本省的实际情况,出台行业相关法律法规。山东省这个做法也符合当前提倡的‘打击懒政、惰政现状’的事实,积极响应国家2017年《中医药法》出台配套政策,而老百姓的需要其实是政府工作的主要动力。”申勇道。

除此之外,我国在2017年7月就曾发文要求建立完善西医学习中医制度,鼓励西医离职学习中医。山东省的《通知》中也明确表示鼓励西医人员学习中医,经培训、考核合格后,应在临床工作中积极提供中医药服务。对此,申勇认为作为一个医生,只要是提高治愈率,减轻患者痛苦的治疗方法,不管是中医、营养学,还是心理学,都是需要学习的。中医、西医、化学药、生物药、基因药,乃至将来智能用药,这些治病手段千变万化,最终的目的还是治病。

山东省此举可谓是给众多省市作了榜样,此后是否还会有其他省市出台类似政策我们尚且不知,但是《通知》落实之后势必会对山东省的中医院造成影响。申勇表示,此后山东省的中医院中药类产品处方肯定会增加,同时患者的费用降低,认可度也会随之提高,以此激励中药创新发展。

“客观地讲,只能说是一种有益的努力,短时间内不会有实质性的改观,尤其是只在一省范围内的一纸文件。要真正发挥出中医药的优势和特色是一项系统工程,从医学教育、医学继续教育、医学指南和临床路径、国民医学人文教育、医疗支付政策等多方面去创造中医药的发展环境。比如说支付政策,中医的验、效、廉本来是中医的优势,结果在现行的支付制度下,收费低的无论如何也干不过收费高的。如果能从支付制度改革上加以扶持,首先可以极大促进部分中医优势学科的发展。”刘纯一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