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动刀”民营医院,去旧疾or添新伤?-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医改“动刀”民营医院,去旧疾or添新伤?

发布时间:2018-01-23 14:55:42  阅读量:3771

作者:杨言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在公立医院改革路茫茫,民营医院又乱象丛生之下,号召民营医院参与医改是否操之过急?

近日,河北省率先发文,号召民营医院以“自愿申请”为原则参照公立医疗机构改革模式开展相应改革,这个开全国先河的举动引发众议。当前医改可谓轰轰烈烈,然而成效并不显著,令人觉得雷声大雨点小。在公立医院改革路尚且茫茫,民营医院又乱象丛生之下,号召民营医院参与医改是否操之过急?

河北“热邀”民营医院加入医改大军

长期以来,民营医院的发展可谓是痛并快乐着,一方面是管理不规范、制度不完善,以及背负着“莆田系”的罪名;另一方面是近年来,国家逐渐放开社会资本办医,政策利好。众所周知,我国当前医改主要集中在公立医院改革,近年来随着民营医院数量不断增加,国家也开始“动刀”民营医院。而要想更好地解决民营医院发展问题,就必须抓住当下其有哪些痛点。

对于我国民营医院的现状,山西太行医药集团(山西太行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经理虞国庆就指出,民营医院一直游离于全国的医改管理范畴之外,造成了国家各项医改大政方针在民营医院的真空地带,使得民营医院或畸形发展,或潜伏于民间,以致于滋生了大量的医患矛盾。尤其是“莆田系”医院的出现,加上各种虚假广告的蔓延,使得老百姓把民营医院称为“下三科医院”(男科女科、肛肠科、泌尿科),这也是国家医改政策未能管控的盲区。

虞国庆进一步分析,反观经济发达国家的私立医院、民营医院,集中了大量的高精端医务专家和各类人才,与各级公立医院一样,同样是国家医疗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构成了一个国家宏观调控的整体医疗卫生体系。对照我国现有的民营医院,虽然说有些从国外回来的医学专家所创办的民营医院,还能吸引一些在某些医科领域有所建树的高质量医生,以及大多数民营医院也上了二级以上医院的等级,但是主治医生的医疗水平还是参差不齐,还有不少是滥竽充数者,只能通过虚假广告、免费诊断,或借助人们对个人隐私的恐惧,而招引患者前去就诊,其诊疗结果往往是无病成小病,小病成大病,更有甚者因误诊耽误了患者的就诊时间而造成生命的丧失。

纵观全局,在当前轰轰烈烈的改革大环境下,民营医院的整治及改革也被提上日程。近日,河北省医改办、卫计委等就联合发布了一则《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参与医改工作有关政策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重点在于号召非公立医疗机构自愿申请参照公立医疗机构改革模式开展相应改革。不过,当前公立医院改革成效不明显,尚且存在诸多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河北省如此“热切”地“邀请”民营医院参加医改,难免有操之过急的嫌疑。

对于河北省此次发文号召民营医院参与医改,卫柏兴(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CEO、降药价网创始人卫柏兴则认为,归根结底,医改之所以这么多年没有显著成效,主要还是因为公立医院垄断造成的,而河北省此次举动,其实是医改中一个好的现象。虞国庆也对河北省的《通知》表示认同,他强调:“把民营医院纳入全国医改的序列,这是牵涉到全国广大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大事。

尽管《通知》号召非公立医疗机构参与医改,但同时指出是河北省辖区内的二级及以上民营医院,包括综合医院、中医院(含中西医结合医院)和专科医院等,并没有包括遍地开花的民营诊所。对此,卫柏兴表示,河北省主要还是考虑到民营诊所在软硬件上与二级及以上医院差别大,并且多而散,初始时不易管理。他指出,河北省还是比较谨慎的,毕竟目前还属探索阶段。

除此之外,河北省此次发布的《通知》并非“死”规定,而是强调“自愿原则”,对于民营医院来说,是否愿意还是一个问题。若想让民营医院心甘情愿地参与医改,那就必须给予其与公立医院同等的优惠政策,这样一来,想必没有民营医院会拒绝这些“诱惑”。

不是“要不要”而是刻不容缓

业界称,河北省此举开全国先河。但在当前公立医院改革尚且水深火热之下,如果民营医院真正参与到医改中,是否真的有利于其自身发展?还是说公立、民营皆“失”,两边都不讨好?在卫柏兴看来,对整体医改来说,民营医院的参与本身对公立医院就有竞争性,市场有了充分的竞争,打破公立医院的垄断地位,整个医改的推进才能进入真正意义上的良性循环。同时他指出,药价虚高除了公立医院与大药企之间垄断的利益链,另外一点就是招标招出来的高价药。民营医院参与进来,其他的优势不一一说,最明显的优势就是大部分采购价和销售价肯定会低于招标价和公立医院售价。如果河北省这次不再当民营医院的“后妈”,并且河北省这个举措运营得当的话,对民营医院及医改的积极效应将会很快得到验证。

虞国庆更是明确了此举对民营医院具备重大意义。他表示,河北省率先推出民营医院医改,是对党的十九大文件精神关于民生问题的一种探索,因为医疗卫生事业牵涉到千千万万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和生命安全。民营医院能否健康发展,也是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和道德水准,将民营医院纳入医改范畴之内,这是从国家层面对民营医院实行扶持、管控、引导的最具体措施,可以从政策上、制度上、人才上、资金上给予民营医院全方位的支持。使民营医院通过自身挖潜,提高整体医疗水平,全心全意地为广大患者服务,从而彻底改变民营医院原有“小、乱、差、骗”的境况,使民营医院也成为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管怎么说,如虞国庆所言,民营医院是我国医疗卫生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党的十九大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就指出“支持社会办医,发展健康产业”。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郝德明也曾指出,非公立医疗行业正成为全社会最为关注的医疗改革的热点行业,非公立医疗正在成为人民群众选择差异化、多样化的优质服务品牌,今后一定会成为“健康中国”建设中一颗闪亮明珠。

相信这样一颗明珠,如果参与医改,找准自己的定位,将会散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虞国庆就提到,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新时代社会主义国家里,民营医院应该成为公立医院的补充,尤其是在专科方面。比如说在高精端的心脑血管,或是传统的中医学和祖传的骨科疗法,都可以成为具有特色而深受老百姓信赖的新型民营医院,这是我国民营医院今后发展的方向。

“推行民营医院医改,不是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刻不容缓,必须提到国家医改的议事日程上。让民营医院在国家医改政策的指导下,进行脱胎换骨的变革,从原有那种“下三科”的窘困中解脱出来,以高超、精准的医疗水平服务于广大的患者,真正树立起治病救人的良好形象,让所有的民营医院在新时代社会主义的大环境中都能健健康康地发展、壮大。”虞国庆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