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互联网+” :小荷才露尖尖角-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中医药“互联网+” :小荷才露尖尖角

发布时间:2018-02-06 15:31:10  阅读量:15876

作者:攀登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中医药的“互联网+”,需要扶持与呵护,也需要全行业共同努力,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

在今年初召开的2018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题为《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奋力开创新时代中医药工作新局面》的工作报告中指出,今后,中医药发展要在激发发展活力上下功夫,促进中医药与互联网融合发展。要适应信息技术和人类生产生活交汇融合的趋势,大力发展“互联网+”中医药,完善信息基础设施和信息资源建设,强化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建设,推进全民健康保障信息化工程中医药项目建设,努力做到数据共享、数据融合、流程优化、模式创新、管理智能,让百姓看中医少跑腿、更方便。业内人士认为,中医药的“互联网+”,可以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需要扶持,需要呵护,也需要全行业共同努力,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

特邀嘉宾

北京盛世康来中药营销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 申勇

北京宝成普济咨询有限公司首席顾问 孙跃武

麦冬中医联合创始人 辜遥

“摸着石头过河”

医药观察家:在今年初召开的2018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提出: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奋力开创新时代中医药工作新局面。那么,新时代的中医药产业有何特点?开创中医药工作新局面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

孙跃武:新时代的中医药产业要做到信息化、专业化和科普化。信息化其实是一个普及的过程,让大家通过一种渠道去了解它,而不是“阳春白雪”;专业化就是要求中医药不能总是停留在老祖宗留下的层面,要与时俱进,要有实际的科研成果,例如要研究中药材的具体物质,有什么样的具体作用,这样对老百姓更有说服力;科普化就是从中医药的角度,让老百姓对自己的身体和身边人的健康有直观的了解。开创中医药工作新局面,可以从广度和高度两方面着手:1.广度,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医药对人们身体的帮助,提升人们的健康意识;2.高度,就是在科研方面要有突破,要有创新,不能只沉浸在“过去”,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的“经典”。

申勇:新时代中医药产业具有普及面广、受益者众、传播工具网络化等特点。普及面广主要表现在,《中医药法》颁布后,中医药由灰色地带走向合法化,并得到国家层面的扶持,各省份也都出台了新的扶持政策。另外,中国已进入老年化社会,老年人口不断增多,老年人对中医药的认可度高,所以也提升了中医药的普及面。而受益者众表现在,中国40岁以上的中年人,年龄每增加10岁,对中医药的接受度天然地提升8%。现在60岁的老年人已经超过总人口的10%,达到1.6亿。这些人群,将会受益于中医药产业的发展。传播工具网络化就容易理解了,现在,传播工具不像过去只有电视和书本,网络已经深入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这将明显提升人们对中医药的了解。个人认为,开创中医药工作新局面可以从两方面着手。1.增加中医药文化传播力度。中医药既是产业,又是文化,兼具产品特点和文化特点,要加强文化传播力度,就像郭德纲让人们接受了相声文化一样。2.增加对中医药产业的扶持。例如山东省明确要求门诊中药(饮片、中成药、院内制剂)处方数占门诊总处方数的比例不低于60%(中西医结合医院不低于40%),门诊中药饮片处方数占门诊总处方数的比例不低于30%(中西医结合医院不低于20%)。

医药观察家:王国强局长提出要大力发展互联网+中医药。现阶段,互联网与中医药产业的融合程度如何?有没有成功的案例可循?

申勇:中医药属于专业化程度比较高的行业,互联网本就和这个领域结合得比较晚。早期互联网结合的是快消品、餐饮和娱乐等与老百姓密切相关的生活消费领域,现在则从生活消费领域过渡到健康消费领域。可以说,中医药和互联网的融合才刚刚开始,正处于“摸索期”。之所以说是“摸索期”,而不是“起步期”,是因为“起步期”意味着了解怎么去操作,而“摸索期”意味着中医药+互联网还没有可操作的成熟方案,属于“摸着石头过河”。我个人也了解了一些这方面的案例。例如浙江社区医院的中医辅助开方系统——悬壶台,目前已覆盖浙江省11个地级市的超过300家社区中医馆,利用互联网技术将患者病症与名老中医辨证思想结合,从而开出新处方,目前已累计处方中成药超过160万张,成为全国应用最广的“云端中医大脑”。

辜遥:目前,互联网与中医药产业融合度比较低。首先,当前的“互联网+中医”主要定位在中医健康咨询和预约挂号,受制于远程医疗的诸多限制,在互联网诊疗方面很难有实质性突破;其次,“互联网+中药”现阶段主要是为药材产地及饮片企业服务,以提供供销信息为主,其他服务为辅,很难在终端消费者服务方面有所建树;再者,“互联网+中医药”是在“互联网+中医”基础上整合进来药企(生产、零售)和配送企业,通过中医医生给广大患者提供现代中医药服务。例如麦冬中医APP,整合了中医师及太龙药业·桐君堂中药代煎代配、传统手工制作丸剂、膏滋剂的优质资源,让广大自由执业中医师集中精力在“医”上,为广大患者提供贴心的诊疗服务,让患者省去在医疗机构及零售药店排队取药、煎药的时间,只需在家安心等待,制作好的中药会通过快递到家。

孙跃武:现阶段,互联网与中医药产业的融合处于初级阶段。虽然我们身边的生活、工作、科研等,都和互联网连为一体了,但是医药行业有它的特殊性,在新技术和互联网面前,医药行业是相对比较保守的。两者真正融合,还需要大力普及,例如医生通过互联网交流学习,医药代表通过互联网从事拜访等活动。据我了解,行业内的康美药业,将“互联网+”技术模式快速运用到医疗行业中,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着手启动了互联网+医疗及健康保险、医药电商等业务。

机遇大过挑战

医药观察家:“互联网+”可以给中医药产业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

孙跃武:机遇大过挑战。例如品牌宣传,我国的中医药行业不缺乏好的产品和品牌,但缺乏让老百姓知晓的渠道,互联网正是一个很好的宣传平台;再如健康意识的提升,大家通过互联网渠道了解中医中药,对自身健康意识的提升和身边人健康意识的提升,都是一个很好的帮助。至于挑战,企业是从事经营活动的,必须了解互联网对自己真正的帮助在哪里,是否真正能提升自己的经营业绩,如果不是,那投入了,如何获得回报是个问题。

辜遥:机遇与挑战并存。互联网+中医药必然是未来3-5年的风口,机遇在于患者的广泛需求,即对名医好药的需求和便捷服务的需求,在国家中医药政策持续向好的大背景下,会逐渐放大;挑战在于各路资本广泛布局互联网+中医药,且对于中医师资源的整合已经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未来行业制高点的抢夺正在于此。

申勇:中医药产品通过“互联网+”,可以增加信息传播,因为互联网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可以增加销售渠道,例如2017年天猫“双十一”销售排前五的一大类产品就是健康类产品,其中销售最多的是中药,阿胶和枸杞排名前列;可以增加精准覆盖,例如通过网络和视频建立会诊系统,这样,即使新疆等偏远地区的患者,也可以享受到北京等先进地区的医疗服务,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还可以达到一对一营销,例如北京的生命湖健康养生休闲度假区,通过专业的健康咨询及服务、科学的评估调理设备定制系统的健康养生方案,让客人体验到提升生命品质的健康养生服务,北京好生之德健康管理有限公司通过系统综合调理技术,帮助糖尿病、高血压、痛风等慢性病人群的身体回归健康。这些都是一对一健康营销的典型案例,也都是在互联网时代才能完成的。

医药观察家:与西医(西药)相比,中医药的“互联网+”之路有什么区别?中医药产业可以探索怎么样的“互联网+”之路?

申勇:中医药与西医(西药)的“互联网+”的区别还是在于其本质区别:1.西药多治疗;中医药可预防,例如南方人在煲汤时习惯加入当归、枸杞等中药材。2.西药覆盖面窄,只是在患病时才有针对性地使用;中医药覆盖面广,例如近段时间流感暴发,治疗可以用到中医药,即使没有患病的人群,也可以服用板蓝根,吃一些养生粥等来预防。3.中医药可将中华文化与中医药知识相结合。例如电视剧《大宅门》,就梳理了阿胶的历史脉络;话剧《人·参》,站在世界人参文化的高度来思考吉林人参的价值;湖北的李时珍医药,则每年都举行“药圣”李时珍纪念活动;广东的罗浮山,则是全国中医药文化宣传教育基地。中医药行业在探索“互联网+”之路时,可以将医院诊疗与患者看病相结合,例如让患者在社区医院通过互联网找三级医院的专家看病;将健康教育与中医9种体质理论相结合,通过互联网对不同体质的人进行精准的健康教育;将药品销售与患者大数据相结合,就像淘宝网收集用户的大数据一样,药品销售企业也可以通过互联网收集患者数据,进而有针对地给患者推荐相关产品;将食疗保健与连锁药店大数据相结合,现在的药店不只卖药品,还销售食疗保健等大健康产品,药店可以收集用户的大数据信息,进而给客户推荐相关的食疗保健产品,以丰富自己的业务类型。

辜遥:中西医之争近代以来持续未断,在“互联网+”时代,无论中医、西医均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大众健康。但必须看到:两者的理论基础或体系不同,西医诊疗及用药更加标准化,中医的诊疗及用药更加个性化。所以,中医药的“互联网+”一定是走个性化定制服务,即“一病一人一治疗方案”,体现中医传统诊疗的特色。

孙跃武:中医药与西医(西药)的“互联网+”之路肯定不同,这跟两个学科的不同有关系,西医是循证医学,中医很多是讲究经验的,但经验一直停留在过去,有些问题连医生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中医药,包括中医药的“互联网+”还需要研究,这需要一个过程。

“数据中心”让老百姓少跑腿

医药观察家:在大力发展中医药“互联网+”的举措方面,王国强局长在报告中要求强化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建设,努力做到数据共享、数据融合、流程优化、模式创新、管理智能,让百姓看中医少跑腿。为什么不是建立“国家级”或者“市县级”的数据中心?这个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将包含哪些内容?能起到什么作用?

辜遥:之所以不建立“国家级”、“市县级”中医药数据中心,我认为还是和中医药自身的特点相关,中医有不同流派,其诊断和用药各有侧重,比如两广的岭南学派,建立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可以更好地兼顾这个问题。个人认为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应该包括两个重要板块:1.以患者为中心,建立健康档案及电子病历;2.以医为中心,按照病症建立病种数据库。通过建立以医患为中心的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可以为广大患者转诊及复诊提供便捷服务,可以为广大中医在疾病预防及诊疗方面提供大量、广泛的数据支持。

孙跃武:建立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主要是省级承上启下,国家政策和措施是需要省局来落实的,同时,国家也不可能“一竿子撑到底”,行政管理力度难以触及市县级。在省级建立中医药数据中心,是一个合适的层面,既能够接收国家层面的信息,又能通过行政管理的力度往下推。这个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可能包括在疾病治疗方面中医药好的方法,常见中药的治疗规范,每个省份的中医院、中医师和专家的数量,以及中医教育机构的数量,等等,进而能够让老百姓了解到一省的关于中医药的基本信息,看中医少跑腿。

申勇:中医药数据跟房地产数据有点类似,先有省级的,再有国家的,而市县覆盖面太小,有些地区根本就缺乏中医药产业和数据。这个数据中心可能包含以下内容:1.道地药材的种类、数量、种植面积,例如东北的人参、宁夏的枸杞、四川的天麻等;2.特色中医诊所、技术、文化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例如广东岭南中医特色,特别是治疗皮肤病的中医特色;3.中医从业人员数量、相关中医药企业和医院数量;4.中医药科研数据汇总,例如湖北治疗特色疾病,如皮肤病、肛肠病的科研数据;5.一省人群的中医9种体质特点;6.疾病发病与治疗情况;7.中医药产业链发展情况;8.“一带一路”中医药融合情况。其作用有:1.拉动产业链发展;2.传播中医药文化;3.将中医药产业发展和该省的经济发展相融合。

医药观察家:传统的中医药企业,如何充分利用好这个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来实现自己的“互联网+”之路?

申勇:1.将产品销售与其相结合;2.将产品研发与其相结合;3.将企业宣传与其相结合,例如四川天麻进入数据库以后,企业在宣传相关产品时,就可以借用数据库资料说话,更具有说服力;4.将企业战略与其相结合,例如甘肃省“十三五”规划提出要重点发展中医药产业,相关企业就可以借用省级数据库资料制定自己的发展战略;再如广东省在中医药科研方面是有扶持资金的,企业就可借此中心的数据制定科研战略。

辜遥:药企应当主动拥抱“互联网+”,积极配合省级中医药数据中心的搭建,承担或者支持现代中药的研发及产业化。

医药观察家:请您用一句话点评一下2018年我国中医药产业的发展前景?

孙跃武:小荷才露尖尖角。国家的支持政策会越来越多,市场广泛,中医药产业现在才刚刚起步,未来会有更大的机遇。正是由于刚刚开始,所以不能一步登天,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互联网+”就是其中之一。中医药产业需要扶持,需要保护,需要全行业共同努力,才能更好更快地发展。

申勇:宏观利好,微观苦乐参半。在宏观上,国家出台了多项扶持政策。但在微观上,以医院市场为主要“阵地”的企业,将会很苦,因为现在医院降低药占比,监控和限制辅助用药,包括药品招标降价,都会影响到药企;而以院外销售为主的企业,以及服务于大健康的企业,将不受政策限制,“其乐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