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电商发展,道阻且长-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专题

医药电商发展,道阻且长

发布时间:2018-02-23 10:00:10  阅读量:408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2017年国家政策持续发力,多项政策为医药电商保驾护航,让业内人士又看到了医药电商的发展潜力。

2017年国家政策持续发力,多项政策为医药电商保驾护航,让业内人士又看到了医药电商的发展潜力。最让人兴奋的,莫过于A、B、C三证相继取消。医药电商解绑虽是兴奋,但是紧接而来的严监管,却又让医药电商从业者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这也意味着医药电商行业进入“宽进严管”的时代。2017年“双十一”期间各大电商平台的药品销售业绩喜人,但是之后国家发布的《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再次收紧对网售药品的监管。面对新的发展局势,新的发展亮点,医药电商还有漫漫长路要走。

政策:先松后紧,监管趋严

从2005年开始执行“暂行规定”,医药电商持证经营在我国已经走过12年,从获得医药电商获证的数量来看,近两年来处于一个爆发期,2017年三证获批的数量比2015年底的517张多了近一倍。同时进入2017年,医药电商政策也迎来了多轮“解禁”的变革,先是1月份国务院印发的《关于第三批取消39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在第28项中提出,“取消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第三方平台除外)审批”;紧接着,国家食药监总局就发布了《关于落实〈国务院第三批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许可事项的决定〉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关于互联网药品交易,药品生产企业、药品批发企业可以通过自身网站与其他企业进行互联网药品交易,而药品零售连锁企业也可以向个人消费者提供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再是各地试点电子处方和处方外流,为互联网+医药提供了机会;最后在9月连“含金量”最高的A证亦予以取消,至此,医药电商全面“解禁”。

当然,在松绑的同时,对医药电商的监管并未放开。有关部门要求强化GMP、GSP认证,对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企业严格把关,落实主体责任,并建立网上信息发布系统,方便公众查询,同时建立“黑名单”制度;对网上非法售药的行为打击将更为严厉,处方药网售红线不能逾越。在这一轮“解禁”之后,医药电商行业进入“宽进严管”的时代,对于医药电商企业的监管将更加科学而常态化,一次拿证终身有效的粗放管理模式成为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动态化的、监管效果更强的常态监管(见下图)。

QQ图片20180223100133.jpg

另外,应该把握的政策核心逻辑是“鼓励”。如《“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中提到,要推动流通企业向智慧型医药服务商转型,推广应用现代物流管理与技术;“13号文”也提到,要支持药品流通企业与互联网加强合作,推进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培育新业态。

当下,我国医药流通及医药零售行业依然存在“小、散、乱”和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未能全面满足药物供给和居民的卫生健康需求,需要进一步提升行业的集中度和服务水平,培育有规模优势、技术优势、服务优势的大型骨干企业,“互联网+”是很好的渠道和方式。所以,政策对“互联网+医药”颇多鼓励,期望行业充分利用互联网等新技术工具,提升服务能力和水平,实现行业整合和产业升级。

从政策壁垒看,“处方药+电子处方+医保在线支付”仍是制约医药电商尤其是网上药店发展的天花板。2017年11月14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的《网络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网络药品销售范围不得超出企业药品经营许可范围。经营者为药品生产、批发企业的,不得向个人消费者销售药品;经营者为药品零售连锁企业的,不得通过网络销售处方药、国家有专门管理要求的药品等。向个人消费者销售药品的网站不得通过网络发布处方药信息。

该规定或对当下医药电商尤其是网上药店业务产生重要影响,处方药网售,仍是悬在医药电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出于对安全性的考虑,处方药网售一直未能放开,国家对于网售处方药的行为监管和处罚力度亦在加强。

但应该看到的是,网售处方药一方面契合消费者的实际需求,能够给消费者带来便利;另一方面也能催生巨大的市场,带来市场发展的机会,所以监管部门在保证规范的前提下,也进行了一些破冰式的试点,电子处方即为非常重要的方向。如成都、西安均已出台了电子处方试点政策。成都试点的电子处方已累计开方超过50万例,惠及成都市内3000多家药店和数万人次患者;乌镇互联网医院、腾讯、阿里健康等企业也在积极布局电子处方院外流转,合作方包括零售药店和医药电商。

在取消“以药养医”的大背景下,未来院外处方流转将成为趋势,也会给医药电商带来机会。医保在线购药与电子处方的情况类似,虽然无明确准入规定,但鼓励政策亦已先行。如《“互联网+人社”2020行动计划》提到,人社将与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建设统一、开放的医保结算数据交换接口,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支持相关机构开展网上购药等应用。有理由相信,在规范试点的情况下,医药在线购药将逐步推开。

可以说,主管部门对医药电商的管理主要两条主线,一条是促进“互联网+医药”的融合,引导行业转型升级;一条是切实保护消费者的利益,确保药物流通和用药安全。在此两条主线下,政策或有反复,但大方向确定,“互联网+”是医药流通行业发展的机会所在。

产业:新业态显现,业务边界消失

当前,医药电商企业不仅仅局限于药品的网上批发和零售业务,而是积极探索互联网医疗、O2O、新零售、供应链服务、智慧医疗等新模式。医药电商与医疗服务及医药供应链服务的融合趋势明显,对产业链的渗透更深。先是医药电商的“医+药”。2017年,阿里健康、健客、七乐康等医药电商都在医疗服务业务上做出了尝试。

阿里健康在医疗方面的布局包括:3月,入股万里云,构建医学影像大平台;4月,与武汉市中心医院共建湖北省首家省级互联网医院,推动医院向智慧医院转型;7月,正式发布医疗AI产品“Doctor You”,用科技赋能医疗;8月,发布常州区块链医联体,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医联体底层技术架构体系等。

作为阿里集团在医疗健康领域的旗舰平台,阿里健康核心业务包括医药电商、智慧医疗、产品追溯、健康管理等,其目的是打造大平台和基础设施,其一举一动,对于行业有样本性意义。

健客,国内起家最早的医药电商之一,在2017年大范围布局线下:3月,完成收购广州景泰医院,探索互联网医院模式,承接处方外流;6月,宣布收购武汉雄楚中西结合医院,西南中心正式落户重庆,并拟筹建互联网+慢病管理医院,与海南省琼海市政府签约,在博鳌乐城落地国际云医院项目;9月,收购杭州长安医院,医疗布局触达华东。

不仅是医疗机构,健客还通过药店、DTP药房等来强化线下实体。健客强化线下的逻辑是,线上线下一体才能全面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和医药供给,构建“智慧医疗服务”闭环。

七乐康,亦在积极布局医疗业务。2017年6月,七乐康宣布推出“10亿医生创业基金”,为在七乐康互联网医院上执业的医生提供资金、场地、人力等一系列支持,帮助其获得更丰富的创业资源,以更轻松的方式走上自由执业道路,最大化实现医生价值。该做法也是移动领域对医生群体最大的创业辅助计划,对七乐康持续扩大连接的医生资源或有帮助。

医药电商抢滩布局医疗,背后既有业务发展诉求,亦有利益诉求。医和药之间天然的相关性,使得互联网医疗和医药电商的边界正在消失,以满足消费者需求为目的的业务模式正在构建。O2O、新零售、DTP、处方共享等新模式亦有部分公司试水。O2O方向,快方送药于6月发布了智能药店系统,拟为零售药店提供信息化解决方案和配送服务,赋能零售药店,并开启全国扩张计划;叮当快药则于8月推出了AI机器人、智能售药机、智慧药店3.0系统,并揭牌“智慧药房”。

新零售亦是医药电商重点发力的方向,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挖掘消费者的需求和消费倾向,通过商品组合、商品推荐等模式,既能有效挖掘消费者的需求,亦对提升平台流量、用户黏性等有非常好的效果。综合而言,医药电商应用新技术,广泛布局线上和线下,医药电商业务的边界正在消失,各业态融合趋势明显。

市场:超千亿规模下,分化严重

一系列利好的政策,都在为医药电商的发展保驾护航,不过,对于医药电商行业来说,政策上持续释放的利好,虽然有利于行业发展,但业界期待的实质利好却迟迟未兑现,医药电商发展面临着挑战。其中网售处方药迟迟未放开对企业开展医药电商业务影响重大。同时,面对成本高、转化难、消费低的目标消费者,其实医药电商企业早已不堪重负,很多从业者并没有找到一种可以快速复制的商业模式,仍在成本与利润的漩涡中挣扎医药电商始终处于缓慢爬坡阶段。

尽管业界期待的处方药网售最终未能实现,但医药电商的发展速度依然很快。在成长性上,B2B医药电商近五年年均复合增速为40%,预计2017年完成交易额760亿元;B2C医药电商近五年年均复合增速超过100%,预计2017年交易额超过500亿元。总体看,2017年医药电商规模将超1000亿元。

这其中,大平台的优势确实很明显。从市场占比看,尽管医药电商门槛已开,进入者增多,但头部流量已被成熟平台把持,市场集中化趋势明显,强者将恒强。如阿里和京东两家平台,都已开始自营。阿里将天猫医药馆业务收入囊中,并组建阿里健康大药房;京东则有自营药房、医药批发、医药O2O等业务,又爆出招募医生,建设互联网医院的消息,全面进军医药业务。

除了阿里、京东以外,其他医药电商则多有上市公司背景,包括九州通-好药师、太安堂-康爱多、仁和药房网-仁和药业,这些大公司所建的医药电商平台有资源优势,起步较早,已占据一定市场地位,未来将持续“统治”市场。

即使是非上市公司,在融资方面,起步早、已经过市场验证的公司也更容易得到资本青睐。据统计,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医药电商领域发生融资13起,总融资金额约为1.27亿美元,仅为2016年的一半(2016年医药健康领域发生融资10起,总融资金额2.67亿美元)。

从2017年获得融资的公司看,融资轮次集中在A轮及以后,包括健客、七乐康、国药在线、药师帮等,金额大,占到总融资额的98%以上;新近创立的公司非常少,滴度科技、医链科技、桃奢生活三家新公司拿到的总融资额仅为400万美元。这些数据表明,医药电商领域的创业进入了后半程,资本更倾向于培育一家独角兽而不是做天使投资。

专业化程度增强方面,主要体现在医疗服务上,前面提到有不少医药电商公司开始涉足医疗,其实反向来看,亦有不少互联网医疗公司开始涉足药品服务,包括微医收购医药电商金象网,为多家医药电商提供医疗服务接口等;另外还包括各家医药电商均在加强建设的专业药师队伍,提供专业的药学服务。整体看,医药电商在医疗服务和药学服务上通过自建、合作等方式强化能力,为消费者提供了更专业而深入的服务。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慢病、新特药电商的崛起,尤其是DTP模式。DTP模式本来是为新药,尤其是尚未进入医保的新药开辟的直接触达患者的一个渠道,多开在院边,由医药流通企业运营。随着医药电商的成熟,DTP+医药电商模式开始兴起,医药电商没有地域限制,能够服务更多患者,而医药流通企业的新特药供应链渠道亦能为平台加分不少。预计电商DTP模式将成医药电商重要的细分市场。

与此同时,在新政下,与线下药店合作推进O2O模式已经成为医药电商前行的亮点。而这种线上线下结合,多业态协同的方式,从政策及产业实践方面都可看出端倪。国家鼓励发展“智慧医药物流”,在两票制、药品流通“十三五”规划等政策中,也提出了要进一步提升医药物流企业对互联网技术的运用。

智慧医药物流,其核心逻辑就是供应链及服务的竞争,流通企业的竞争将从单一的价格、配送能力迁移至供应链整合能力上,而智慧医药物流则代表在供应链整合上的最优模式,B2B医药电商及衍生的供应链服务,无疑具有较强的竞争力,符合政策导向和产业发展逻辑。

B2C及O2O方面,有网上药店积极布局线上,也有线下药店加入O2O联盟、各O2O平台(如京东到家、美团、饿了么)等来拓展服务半径,线上线下的边界正在打破,网上药店和零售药店将很快迎来正面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