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药品集采进入 “全生命周期”管理新时代-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专题

2018年,药品集采进入 “全生命周期”管理新时代

发布时间:2018-02-23 10:25:05  阅读量:4671

作者:卢传勇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在制度与机制模式的变革中也迎来了新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笔者认为,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在制度与机制模式的变革中也迎来了新时代——药品集采“全生命周期”管理时代。

盘点2017:历史性谢幕

据数据统计,自国办7号文发文以来,除安徽、浙江、湖南、重庆四省(市)没有开展省级招标外,其他27个省份均发布了新一轮药品集中采购实施方案。截止到2016年底,仅不到30%的项目进入采购阶段;而在2017年高密度的招标动态推动下,各类项目进展迅速。

一、基药/非基药二分天下的局面正式谢幕。

国办7号文、卫计委70号文发布后,药品集中采购实行“两标合一”(不再区分基药、非基药),原基药集采的国办14号文、56号文和非基药的64号文名存实亡,退出历史舞台。7号文、70号文将药品分为5类进行采购,并指出对通过招标、谈判、定点生产等方式形成的采购价格,医院不得另行组织议价。此举降低了药企的招标成本,减轻了药招人员的工作强度,实应大赞。

二、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非基药下沉基层医疗机构。

2017年6月28日,国家卫计委等9部门发布《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要求完善短缺药品监测预警和清单管理制度,建立短缺药品供应保障分级联动应对机制,实行短缺药品供应保障分类精准施策,落实短缺药品直接挂网采购制度,加强医疗卫生机构短缺药品优先配备、统筹调剂和使用监管,确保采购规范、配送及时、合理使用、保障供应。

随着分级诊疗制度不断推进和医联体建设范围持续扩大,基层用药限制进一步放宽,部分省份基层采购非基药的金额、品规等比例逐渐提高。为实现联合体内用药统一,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采购权限将逐渐扩大,市场也逐渐向基层转移。

三、2017年“模式年”,采购方式趋于多元化。

医改不断深入,降低药占比、取消药品加成等政策激励医院主动降低价格,加上在国家鼓励探索创新,允许医改试点城市自行采购,鼓励跨区域联合采购和专科医院联合采购等政策环境下,各地不断尝试新型集采模式。例如广东药交所修订交易新规则,由原来的“月月舒”改为“季季斗”;三明联盟范围逐步扩大,左右“联姻”,跨省、跨区“攀亲结对”,药品“价格洼地”将变“低价平原”;集团采购GPO(上海、深圳);跨区域联合采购(京津冀、三明联、四省一市、粤鄂);药交所模式(广东、重庆、华中药交所),省级准入,市级联合采购[陕西、江苏、湖北(采购准入新机制),浙江(二次议价)等。

四、从幕后到台前,医疗机构采购主体地位举足轻重。

“进一步提高医院在药品采购中的参与度,落实医疗机构药品、耗材采购主体地位,促进医疗机构主动控制药品、耗材价格。”这一政策在2017年落地表现尤为突出,在“三医联动”改革之下,多项举措都在推动医院进行议价,全面贯彻“放管服”改革思路,药品采购中的“中标”逐渐演变为“入围”,挂网采购目录进一步扩大。省级平台挂网后,医院或医联体等主体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二次议价进行得如火如荼,权力正在不断下放,医疗机构采购主体地位不断凸显。

2017年一路走来,基药与非基药分设而治正式谢幕,各地省采、市采、院采纷至沓来,联合采购、地市议价常态化,跨地区联合采购不断标新立异,时刻把药招人的“神经”调节在“一直在路上”。

挺进2018:药品集采走入新时代

随着2017年国家新版医保目录、两票制等多项政策逐步落地,药品采购模式也进一步创新,福建医保与招标相结合,湖北实行“采购准入”新机制等各项举措均牵动人心。而分级诊疗的推进,医联体的不断发展,将成为集中采购的重要角色,医保在集中采购中的地位也将持续凸显。2018年,药品集中采购继续向碎片化、多样化、持续化方向发展,特别是两票制的全面落地执行,集采管理进入药品“全生命周期”管理,新一轮药品集采也将走入新时代。

一、两票制开启新时代,倒逼药品出厂价格“显山露水”。

2018年将是两票制全面落实推进的第一年,两票制的票据管理,以及各省区市逐渐上线的两票制票据系统,特别包含后期可能涉及的和税务票据系统互联互通,均预示着医疗机构、政府机构都能收集到“出厂价”。同时,这也将要求药招人士必须完善药品集采在平台上的“全生命周期”管理:采购订单、供货确认、发票上传、两票确认、退货、货款结算等一系列的网上采购活动都要监控与管理。

国家食药监总局牵头的“建立药品出厂价格追溯机制”目前还“杳无音信”,而在实际药采活动中,安徽就提出议价参考两票制“第一票”价格,湖北实行成本价公开制度。这些都显示出2018年将全面推开两票制,倒逼“出厂价”追溯机制的形成,药品的真实交易价格终将显山露水。

二、控药占比新时代,药品降价依然是集采的主基调。

在关于医院全面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政治要求下,各地的措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某些省份问责、绩效考核、奖罚联动,某些地方措辞严厉,山雨欲来风满楼。药价依然是目前推动各项改革立竿见影的救命稻草。

在大数据互联互通的时代,药品交易价格面临“裸奔”的局面终将面对:互联互通,价格联动。规范采购平台建设,实现采购平台互联互通,是深化医改、健全药械供应保障体系的重要支撑,也是集中采购指导性文件7号文提出的明确要求。国家药管平台与全国31个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已实现互联互通一年有余,这也为价格联动大数据分析提供了基础数据条件。

三、分级诊疗新时代,医联体将成为药采重要角色。

目前已有29个省份出台医联体方案,其中多数省份表明探索建立医联体内统一的药品招标采购。内蒙古、海南等地直接将“医联体+价格谈判”写入采购文件,此举将改变与重塑目前的药品市场销售的分布格局。企业需要重点关注基层市场的布局,不能小觑各县市医疗体用药目录的统一与议价能力,配合国家层面的分级诊疗体制建设。2018年,医联体采购的趋势或将更加明显。

四、医保支付改革新时代,医保在药采中的地位持续凸显。

人社部印发的《关于积极推动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发挥医保作用,积极参与医药和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推动卫计委推行的按病种付费机制、综合付费机制等一系列的医疗服务付费机制落地。医保作为药品价格的最大支付方,主导或参与药品集中采购已势不可当,在集中采购中的地位将持续凸显。“指导开展设立医保基金管理中心试点”已被多份国家文件提及,目前,福建、辽宁、安徽、广东等省份在相关医改文件中也提及设立专门的省级医保办,总揽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大权,围绕医疗机构经济运行的一系列管理监督职能进行高度整合统一,此举也将促使医保支付成为“三医联动”中的“牛鼻子”,成为医改的主抓手!

五、价格联动新时代,联盟之下价格更趋统一。

目前药品集采的持续碎片化,随着国家药管平台的建立和完善,省间、省内,甚至全国的价格联动的要求被不断强化,在2018年各地实际交易价格进入采购阶段的过程中,交易价格联动将成为常态。虽说各地联动要求并不统一,但在采购联盟范围不断扩大,信息共享、数据对接的情况下,联盟区域内价格统一的可操作性持续增强,而环环相扣之下,联盟价外延的情况不可避免,如“三明联盟”的价格已有外延之势,当然,这一趋势也给某些新入市的药品提供了“农村包围城市”的价格路线图的机遇。

随着2018年药招新时代的开篇,对于大多数药招人士和企业来说,虽然分类采购中的直接挂网采购降低了入围门槛,减少了政府干预,还原了市场自由竞争机制,但省级挂网之后的议价谈判至关重要,其是抢市场、保市场的关键一环。在新年来临之际,笔者给全国医药界的药招人士说一声:“2017年,全国的药招人士,你们辛苦了!2018年,我们任重而道远,走进药招的新时代,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