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事件,折射中药发展的困境-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鸿茅药酒事件,折射中药发展的困境

发布时间:2018-04-20 17:19:56  阅读量:2535

作者:史立臣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如果鸿茅药酒事件不了了之,可能伤害的不仅仅是服用鸿茅药酒的患者,更会伤害中国中医药的发展。

近日,广东医生因为写了一篇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网帖,被内蒙古凉城警方跨省抓捕的事件大幅度刷屏。其实,在前几个月,鸿茅药酒因多次违法宣传就被《人民日报》等党报以《鸿茅药酒广告违法超过2600次谁是它的护身符?》为题进行了专题报道。之后,诸多媒体纷纷发文,惊叹鸿茅药酒缘何违法违规宣传,还能广告不断、屹立不倒、业绩提升。

其实,鸿茅药酒作为药品,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是国家正式批准生产的国药准字号产品,国药准字Z15020795,是中成药的批准文号。

QQ截图20180420172408.jpg

鸿茅药酒为何被大规模声讨?

鸿茅药酒被诸多媒体声讨的是其夸大宣传,其广告上并没注明哪些人群不能饮用,而是含糊其辞地说“每天两口,把病喝走”,以保健品的方式进行宣传,这就导致不能服用的人群并不清楚自身是否适合饮用。而且,其在宣传中还把鸿茅药酒作为馈赠礼品。“一瓶鸿茅酒,天下儿女情! 佳节团圆,带爱回家!”于是很多子女就为老人购买鸿茅药酒。

其实鸿茅药酒作为药品,服用是有很多禁忌的。鸿茅药酒上面写的禁忌是:1)儿童、孕妇禁用;2)阴虚阳亢者禁服;3)肝肾功能不全及酒精过敏者禁服。因为其含有1类致癌物质酒槟榔和一些有毒成分,比如何首乌、附子、槟榔、半夏、苦杏仁,所以,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严重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鸿茅药酒。

国家怎样为中医药发展定位?

中药作为我国特有的药物,有着悠久的传承和历史。但是,近些年来,中医药发展式微,民众对中医药的认可度也逐步降低,反而西药西医大行其道,现在很多三甲医院都没有中医科室,而很多的中医院经营也日益困难。同时,中药在临床路径上并没有多大的优势,很多中药品种甚至被列入重点监控限制使用目录。

《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 (2016-2030年)》规定:到2030年,中医药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显著提升,中医药服务领域实现全覆盖,中医药健康服务能力显著增强,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疗中的协同作用、在疾病康复中的核心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未病主导、重大疾病协同、疾病康复核心作用,就是国家给中医药的定位。

中药营销为什么总是走夸大的路径?

现在,因为中医药式微,而西药见效快,疗效明确,患者更倾向于使用西医和西药治疗,尤其是目前很多三甲医院的医生基本都是西医毕业,对中医的用药原理不清楚,所以基本不用中药治疗病患。

因为西医群体和中医群体数量的巨大差异,加上西药疗效明确,很多病患大多选择西医和西药。而对于中药,因为缺乏教育和引导,病患得病后基本不先做考量,这导致中药,尤其是中成药销量难以拉升。

为了提升中成药业绩,很多药企基本是通过广告模式拉动,但因为批准的中成药有明确的治疗范围,经营者认为这阻碍了销量的提升,就通过扩大治疗范围或者夸大疗效的方法做广告宣传,而且,这种模式一直延续至今。

鸿茅药酒的主要问题就是突破了治疗范围,把一个药物当成人人都可以饮用的酒类进行营销,这明显有违《广告法》。而且,鸿茅药酒做了最不应该的一件事,就是因为点击量不大的一篇毒药文章,报请警察千里跨省抓人,导致毒药文全国皆知,可见鸿茅药酒危机处理能力之脆弱。

中医药发展的尴尬困境

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曾经说“中医有可能毁在中药上”。中药药剂专业委员副主任委员田景振也说,“中医诊断的疗效,最终要通过配方中药发挥作用,但现在中药质量问题确实存在,给人留下了‘功效变差’的印象。”

现在,中医药发展面临非常尴尬的境地,中医可能诊断准确,但由于中药质量不合格,治疗结果显示无效,于是患者就不再信任中医药,很多人甚至叫中医是骗子。

中国药品审批经历过一段特殊时期,就是审批不严格,导致很多数据造假、申报材料造假的药品被批准上市,数量据说有上万个,这批随意审批通过的药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可想而知,就是可能既没效果,毒副作用还比较大。

所以,中药可持续发展的第一位是有效性,第二位就是安全性。当然,不解决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问题,永远不要提什么质量。

目前,中药临床疗效的证据级别较低,大部分中成药缺乏充分的临床试验研究,尤其是高级证据级别的临床研究。

其实,中医药经历几千年的发展,绝对有可取之处,在很多疾病治疗上,拥有西药西医无法比拟的优势,尤其在一些疑难杂症方面,优势更为明显。比如风湿骨痛,西医基本按照骨质增生等治疗,再辅以止痛药物,但效果很差,停药就复发,而且,西药对风湿引发的病因都无法搞清楚,而中医就能清晰地诊疗,而且通过使用组方中药治疗效果很好。

麦斯康莱在给药企策划中医透骨五联疗法产品项目的时候,就遇到了大量无效的中成药,专家给患者使用后没效果,所以,验证产品组疗效,就花费了项目组6个月时间。

中药也是药,需要辨证施治,并不是一款中成药就可以医治百病。现在网络发达,国民素质在提升,认识程度也在提升,不再是消息蔽塞的年代,任何宣传包治百病的中药都是骗子,而不对症用药基本就是在下毒。笔者认识一位老中医,治疗胃病非常出名,他有个特点,就是必须他看过了病人才给开药,远道的即便是高价买,患者不来,也坚决不给开药,而且,开药必须从他那里拿,因为他亲自进的中药材都是质量相对可靠的。

我们回头看看,每年大量的药品质量事故,大多数都出在中成药和中药饮片上,违法数据惊人,这样持续下去,中医药怎么发展起来。如果再加上一些企业胡乱宣传,欺骗消费者,就让中医药发展更为雪上加霜。所以,笔者很赞同临床医生对药品进行专业的批评,这种批评利于中医药发展,利于患者用药,是利国利民不利生产低质中药企业的事情。

鸿茅药酒这次事情闹大了,民众都在渴盼国家监督机构给出说法。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烧伤科副主任医师、科普作家、微博名为@烧伤超人阿宝在微博上发表《就“鸿茅药酒”非处方药资格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公开信》,对于鸿茅药酒的非处方药资格表示质疑。

如果鸿茅药酒事件不了了之,可能伤害的不仅仅是服用鸿茅药酒的患者,更会伤害中国中医药的发展。对于中医药来说,民若不信,无所谓发展。笔者更期待讨论了多年的“中成药上市后临床再评价”尽快启动,让那些无效的中药产品退出市场,给更多的安全性有效性明确的中药产品留下朗朗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