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致性评价冲刺 拦路虎只是“纸老虎”?-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一致性评价冲刺 拦路虎只是“纸老虎”?

发布时间:2018-06-12 14:23:47  阅读量:10224

作者:攀登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从前4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和企业来看,只要遵循标准工艺研发生产,投入专项资金保障一致性评价,一切“拦路虎”,也都只是“纸老虎”。

特邀嘉宾

本报特约观察家、力托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医药企业管理顾问 杨涛

本报特约观察家、深圳星银医药副总经理 杨泽

河南灵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宋建峰

江苏康缘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招商代理事业部总经理 洪军

迄今为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以及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经先后4批公布了41个(其中第一批包括硫酸氢氯吡格雷片等17个,第二批包括瑞舒伐他汀钙片等5个,第三批包括阿莫西林胶囊等7个,第四批包括阿托伐他汀钙片12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按品规计),对应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化学仿制药药品注册文号41个,其中,属于“289基药目录”的仅有12个(第一批4个,第二批1个,第三批5个,第四批2个)。这几组数字在需要进行一致性评价的数万个药品注册文号面前可以说少得惊人。而在“289基药目录”对应的17740个多文号中,数量更是极其不乐观。另有数据显示,截至目前,CDE受理的一致性评价品种也才只有163个(包括已通过的41个)。按照这个速度,如期完成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工作将面临巨大挑战。业内人士表示,当前,技术与资金成为很多中小药企参与一致性评价面前的两只“拦路虎”,且目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在招标和临床应用中的优势也未完全显示出来,因此,很多中小药企宁可放弃市场,也不愿进行一致性评价。不过,从前4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和企业来看,只要遵循标准工艺研发生产,投入专项资金保障一致性评价,一切“拦路虎”,也都只是“纸老虎”。

大药企、大品种先行

中小药企观望放弃

医药观察家:请您根据迄今为止的四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和品种名单,分析一下,为什么是这些企业和这几类品规率先通过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

洪军:首先分析一下这些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第一批,深圳信立泰、浙江华海、国药致君、齐鲁制药,都是大型的国有药企,品种也都是大品种。比如信立泰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属于国家基药,心脑血管用药,销量很大,又是首仿药,所以无论是资金实力还是重视程度,都是其他企业无可比拟的。国家一宣布进行一致性评价,信立泰就开始启动,而且速度很快。再如浙江华海的盐酸帕罗西汀片,属于抗抑郁药,也是强科室用药,未来,抑郁症在中国的发病率会越来越高,所以企业会力保通过一致性评价。另外,华海作为中国较早,也是领先的原料药企业,产品出口美国欧盟,早就符合国外的标准,它的技术水平在国内也是遥遥领先的,通过一致性评价也是非常正常的。齐鲁制药的吉非替尼片本身是一个靶向药,在国内做靶向药的企业不多,所以齐鲁制药非常重视,第一批就通过了。第二批里面,京新药业的瑞舒伐他汀钙片是2017年新进医保的品种,销量非常大,所以企业力保通过一致性评价。事实上,第一批和第二批有一个共同点,心脑血管药居多。从第三批开始,就出现了抗生素。尤其是石药集团,抗生素起家,在这方面的实力强大,阿奇霉素虽然是普药,但为了抢占招投标市场的优势地位,也力保抢先通过一致性评价。第四批则增加了抗病毒药,如浙江华海的奈韦拉平片、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分散片。从这一批来看,还是大型药企具有领先优势。这四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总体特点是:大企业,大品种、强科室、治疗性药物,这也符合行业之前的分析。

杨涛:从这四批公布的品类来看,明显集中在抗高血压、降血脂、抗病毒特别是乙肝病毒、抗抑郁及抗生素等品种。集中在这些品类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这些品类现有市场容量大,国产品规的竞争机会大;二是这些产品仿制时间比较近,产品比较新,未来还有成长空间,进行一致性评价参比原研企业的制剂容易获得。总体一句话:对于企业来讲,这些品类现有市场大,未来成长性好,自然率先完成。

宋建峰:目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都是市场容量大、市场占有率较高,或拥有批准文号的厂家较少的品种;产品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无论是销量,还是经济效益和研发实力,都位于国内前列。

杨泽:这些品种原有市场份额就比较大,而且品牌比较知名,企业有实力、有精力去进行一致性评价。

医药观察家:截至目前,包括上述通过一致性评价的41个品规,CDE受理的一致性评价品种才只有163个(《咸达数据库》数据)。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工作进展缓慢,其主要原因有哪些?

宋建峰:一是时间因素,自2016年3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起,时间才刚刚过去两年,有很多企业都在准备阶段,还没有进行申报;二是有不少企业处于观望之中,特别是过度重复品种,因市场利润率偏低,如果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数较多的话,会导致各企业的市场规模有限;三是有些品种的参比制剂尚未确定,企业贸然开展评价风险较大。

杨泽:我了解到的信息是: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很多企业不主动申报一致性评价,其原因有:1.他们知道有个原则:在药品集中采购时,同品种药品一般只采购前三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2.现在进行一致性评价的费用达到1000万元以上了,如果企业的某个品种本身销量不是太理想,通过一致性评价后能否收回成本还得打个问号。此外,经过药审中心批准的能够进行一致性评价的机构非常少。

杨涛:一致性评价工作进展慢的原因主要有:1.一开始企业重视程度不够,观望拖延;2.持续走高的药学与临床费用使企业犹豫不决;3.药学研究时间长、BE平台少、时间排不过来等因素,延缓了进度;4.“289”里面的好多品种太老,很多原研厂家的参比制剂都难以获得,或者是现在的设备与工艺已经发生了很大进步,很难达到与古老设备做出来的产品疗效一致。

洪军:个人认为速度并不慢。因为化学仿制药的一致性评价,核心在原料药。大的企业技术比较强,比如浙江华海,本身原料药就出口美国欧盟,达到了国外水平,国家一公布参比制剂,他们就能够迅速跟进。而小的药企,原料药技术跟不上,很多技术壁垒无法跨越,再加上缺乏资金,所以就干脆放弃。

技术与资金成拦路虎

扶持政策只是锦上添花

医药观察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意见》(国办发〔2016〕8号)要求,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2年版)中2007年10月1日前批准上市的化学药品仿制药口服固体制剂,应在2018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评价,其中需开展临床有效性试验和存在特殊情形的品种,应在2021年底前完成一致性评价;逾期未完成的,不予再注册。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实施前批准上市的其他仿制药,自首家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后,其他药品生产企业的相同品种原则上应在3年内完成一致性评价;逾期未完成的,不予再注册。按照当前的进度,这个任务能否完成?如果不能完成,真的就不予再注册吗?

杨泽:现在由于药审中心认可的进行一致性评价的机构数量太少(这也是导致价格上涨的原因),这么多品种如果全部要做,是根本不可能的。国家也预测到了,很多企业根本是不会做的,因为他即使做了也不会通过,这些企业产品的疗效和原研药相比是存在巨大差距的,他们只能放弃。但是,如果那些要做的,是因为一致性评价机构数量太少导致无法按时完成,国家就应该延期。如果该做的都做了,就没有必要延期。也许时间节点到了,没有人再来申报了,那些不该做的主动放弃了,国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那些未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就不会再注册了,批文也就自然没有了。

宋建峰:按照目前的进度,这个任务很难完成。此外,在“289目录”中,很多都是过度重复品种,因此会有一些品种无企业申报。今后未完成一致性评价的品种能不能继续注册,个人觉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会根据实际情况而定,毕竟满足患者基本临床用药需求是第一保证。

洪军:按照国家要求的时间节点肯定是完不成的。到时候就看国家的决心,是把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全部“砍掉”,还是延长时间。当然,也要倾听药企的呼声。个人认为,如果卡得太死,也许会造成行业动荡。这个动荡,市场是否承受得起?如果承受不起,那就要给予更多的时间。

杨涛:按时完成的可能性极小,特别是2018年底的强制的“289”产品,延期是必然的。药品文号5年一次再注册,对于再注册到期前未按时完成一致性评价的不允许再注册是有可能的。

医药观察家:上述《意见》明确,要落实企业主体责任。药品生产企业是一致性评价工作的主体,应主动选购参比制剂开展相关研究,确保药品质量和疗效与参比制剂一致。按照政策要求,仿制药企开展一致性评价工作是必须的,但为何现在药企参与一致性评价的积极性不高呢?他们面临的困难有哪些?

宋建峰:一是预期收益不确定,不知道能有多大市场规模;二是技术力量薄弱,大多数企业还是要委托第三方来完成要求的试验(包括药学研究和BE试验),选择合适的研究机构尤为重要,况且目前各个机构都接了不少一致性评价品种,时间紧、任务重;三是资金问题,尽管各地区出台了鼓励参与一致性评价的扶持政策,但是整体费用对企业来说还是不小的负担。

洪军:因为想通过一致性评价,一靠技术,二靠资金。现在有传闻,一个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价格已经高达2000万元。很多企业技术不过关,他们担心的是,即使花了这个钱,最终能不能通过还存疑。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如果花了钱还不能通过评价,那又何必呢?所以,这就导致现在很多中小药企的积极性不高。

杨泽:现在很多企业面临的困境是,如果投入这笔钱,最终通不过,就相当于打了水漂了,那还不如不做。这是一部分企业主观放弃一致性评价最大的一个原因。

杨涛:主要是持续走高的费用,现在做一个一致性评价至少1000万元,这个投资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收回,对于非主力品种,企业就不愿意投资做一致性评价了。此外,专业人员缺乏也是一个原因。

医药观察家:到目前为止,国家针对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工作出台了诸多扶持政策,各地方政府也针对通过一致性评价品种,在招标采购和临床应用方面给予扶持。为何这些政策没有起到加速器的作用?企业真正需要的是怎样的扶持?

洪军:国家现有的一些扶持政策,如在招标采购方面的优惠政策,对成熟的能够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意义不大,因为这些品种一般都能够或者已经进入采购目录,除非国家允许药企提价。但现在正是医保控费的关键时期,药企提价是非常敏感的事情,国家一般不会允许药企这样做。不过,未来药价一定会上涨的。从企业层面来讲,参与一致性评价最缺的是资金,所以迫切需要地方政府给予一定的资金补贴。例如浙江、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都会对参与一致性评价药企给予补贴,但经济落后地区不太现实。此外,这种政府补贴必须是药企通过一致性评价后才给予补贴,也就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如果药企投入了,但最终通不过,则得不偿失。总的来说,不管政府给予怎样的优惠政策,能否通过一致性评价,最终还是看企业的实力,包括技术实力、资金实力和信息资源整合实力。如果缺乏实力,即使政府给予支持政策,也是无济于事。所以,当前,很多中小企业只能选择放弃,期盼国家给予一定的缓冲期。

宋建峰:鉴于一致性评价品种的预期收益是不确定的,目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最早的是2017年12月公布的,在招标过程中的优势也未完全显示出来。为了更好地帮助企业找准方向,有必要再及时公开/公示一些信息,例如参比制剂的确定。已经有企业自主选择参比制剂开展研究,结果和后期国家局公布的参比制剂不一致,造成走了不少弯路。

杨泽:现在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可以使用“通过一致性评价”标识,这对于药企来说是具有很大吸引力的。因为只要贴上这个标识的,到零售药店去卖,肯定是高价的。现在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贴上“通过一致性评价”标识的品种,在市场上火爆得“一塌糊涂”,谁能拿到这种产品的代理权,那利润是看得见的。因为物以稀为贵嘛!如果各地方政府认定企业是当地的龙头企业、纳税大户,肯定会有专项资金去扶持企业做一致性评价的。

杨涛:现在各地的政策是:你完成了一致性评价才会拨付奖励资金,而且这些奖励资金与企业实际的投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所以很多药企没有太大的积极性。其实,政府给予企业一致性评价扶持政策,本来就是扯淡、不符合逻辑的事,这项工作是企业参与市场竞争的基本底线,他不做退出竞争是他自己的事。政府当妈当惯了!

多方挑战致“卡脖子”

政策与药企合力才能达成目标

医药观察家:当前,一致性评价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主要的“卡脖子”因素有哪些?

杨涛:最大的挑战就是“一致性”。原研药它漂亮的地方你要跟它一样漂亮,它丑的地方你必须跟它一样丑,它残疾的地方你必须跟它有一样的残疾。这是对的,要不用量用法都要重新研究才行,那是另外一个新药研发法规体系了。

洪军:挑战包括两方面,从政府层面来说,既定的时间较紧,到期后不能完成,到底“关不关门”?如果“关门”,就有多少企业要倒闭,有多少人要失业,这将严重影响到社会稳定。企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到底参不参与一致性评价,很为难。因为企业一旦投资做一致性评价,最终不能通过,将加速倒闭进程,而不做的话,或许还能苟延残喘。

杨泽:对企业来说主要的挑战是成本增加,如果一家药企一年的利润本来只有1000万元,只够生存,现在一个品种就要投入一两千万元去做一致性评价,那还不如不做。此外,有些药企负责人会想:“我的品牌本来在市场上不如别人,别人有销售团队,我是靠代理的,我即使通过一致性评价,产品价格也会上涨,代理商可能就会不乐意。如果代理商不代理,那我怎么办?”所以,这也是现在只有较少的品种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原因,很多企业综合各种因素后,干脆放弃了。

宋建峰:主要的“卡脖子”因素有两方面:一是政策上,参比制剂的确定和获得,可降低企业的风险及难度;二是药物研发机构的任务量,因一致性评价比较集中,研发机构的资源、人员有限,在短时间内不能承接更多的工作,造成现在报价也比较高。

医药观察家:那些已经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和相关企业,有哪些经验值得推广?能否对其他企业产生示范效应?

宋建峰:如果由国家药品审评中心针对已经通过一致性评价品种的经验进行介绍,对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进行解疑,会更好地帮助企业少走弯路。

杨泽:只要按照标准工艺去做,舍得投入,就能通过一致性评价。

杨涛:充分认识一致性评价的重要性及对企业的积极影响,建立专门团队负责一致性评价的工作组织与推进,有专项资金保障。

洪军:这四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企业和品种,对其他企业基本没有什么示范效应。前面说过,这些通过的都是大企业和大品种,中小药企是学不了的。因为一致性评价是一个有严格标准的东西,很多中小药企不具备条件,不像搞销售,有经验可循。

医药观察家:怎样才能加快推进仿制药质量与疗效一致性评价这项工作?

宋建峰:建议一是尽早公布参比制剂,便于企业确定研究方向;二是调配更多临床资源,让试验费用趋于合理,试验时间也能缩短;三是在招标采购和临床应用方面的政策落实。

杨泽:从个人角度来讲,一致性评价工作的推进,应该是由市场来调节,如果所有的仿制药品种都要求去参加一致性评价,那是不现实的。相关政府部门也清楚,一个品种里面,百分之六七十的企业是不会做的。如果真的想加快推进这项工作,必须增加进行一致性评价的机构,药审中心加快审批。从目前情况来看,药审中心的审批速度还是比较快的。

洪军:总体上来看,现在没有什么好办法来加快推进一致性评价这项工作。因为技术、资金等“硬杠杠”都摆在那儿,有些企业和品种,根本上是无法逾越的。此外,以前我国的一些药企喜欢更改剂型,现在根本无法找到参比制剂,即使再有钱,也无法进行一致性评价了。

杨涛:要想加快只有早启动,“标准动作”省不了,药学研究机构的排期、BE平台的排期,这些都不可控。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