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代又挨刀的背后,痛的不仅仅是药代!-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药代又挨刀的背后,痛的不仅仅是药代!

发布时间:2018-06-13 09:32:51  阅读量:8703

作者:杨言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华山医院全国首家上线的“医药生产经营企业来访预约登记系统”在业内掀起一场小风波,不少药代哀号自己怎么又成了“背锅”的。

令人瞩目的“扣分制”只是摆设?

近日,上海著名大三甲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启动了“医药生产经营企业来访预约登记系统”,规定来访的医药生产经营企业的人员开展相关业务活动都要预约登记。按照预约登记流程,医药企业代表来访需要经过注册、登录、来访申请、提交来访纪要四个步骤。据悉,这是全国首家上线的药代拜访系统,此消息一出,众议纷纷。

时至今日,药代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生存状况已不复当年“风光”,而国家对药代的管控也越来越严格,诸如对药代行贿的处理,出台药代备案制等举措。武汉哈瑞医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卢传勇就表示,在目前各级舆论的错误导向下,药代的生存环境呈现病态化的局面,已经逐渐从一个社会地位较高、收入较高、技术要求较高的“三高”职业变成了一个逐渐“黑化”的职业,“回扣门”、“带金销售”等丑闻让这个职业成为人人喊打的角色。药代备案制对于现在整个医药行业而言,比两票制、医药分家、分级诊疗这些改革制度带来的震动要大得多。

对于药代的现状,河南英果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善果感慨道,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哀其不幸是因为事实上对于医药生产企业而言,对作为终端客户的医院进行客情维护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一来为了提升销量,二来为了阻击竞争。怒其不争则意思是说很多习以为常的事情,被药企搞得乌烟瘴气,因为药企喜欢垄断,只有垄断才能够“舒服”地长期获利,为了实现个人目的而不择手段,从“看病难、看病贵”的角度,国家怎么样对待药代都不过分!

那么,在当前药代生存状况堪忧又备受国家政策打压的情况下,此次华山医院在地方医院层面的制约,是否又“捅”了药代一刀?卢传勇表示,地方医院层面出台的政策约束,是在国家版征求意见稿相关政策下的先行试点,严酷的备案制给行业带来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究竟是被颠覆还是被招安,如何抉择成为关系药代们生死存亡的问题。

对此,张善果却有不同的观点。在他看来,华山医院这套系统对药代的制约,看上去像是又捅了药代一刀,其实不然。如果药代已然建立了在医院内部对于采购有着绝对话语权的人员,所谓的“药企来访预约登记系统”也只是个摆设而已!一方面,医药要分家;另一方面,通过灰色收入养尊处优的某些人,他们根本不愿意药品退出医院,怎么办呢?君不见,什么精细化中药、什么医院制剂、特医食品,不占药占比的东西层出不穷,这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证据。总而言之一句话:为了延缓药品退出医院,医院人员是想尽了办法!

在华山医院启动这套系统的同时,也规定了药代的具体业务活动范围及违规处理办法,其中最令人瞩目的莫过于对药代实行的“扣分制”,一共12分,扣满则停止采购相应企业产品3-6个月,若恢复后再次被扣满12分,将被列入黑名单。业内不少人士表示,这可谓是药代圈的“最强交规”。

对此,张善果说:“如果医院真正想杜绝‘灰色交易’有的是办法,但如果只是做出个‘比上级规定的还要狠’的样子,不要说两次合计24分,就算是只有12分,依然是个聋子的耳朵——摆设。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扣分制’成为医院掌握生产企业销售生杀大权的胁迫手段,医院的要求你满不满足?你不满足,医院就扣你的分!再者就是,凡是人掌握的事情,一定有漏洞。简单地说,如果内心对病人没有敬畏之心,仅仅依靠所谓的制度翻新,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导致的结果就是‘一地鸡毛’!我不敢预言什么,但我敢肯定,这种做法的结果就是不了了之!”

卢传勇也认为,仅仅依靠所谓的“扣分制”解决不了问题。他表示,在上海华山医院设置的“扣分制”上,其合理性有待实践之后才能评估,在目前的医药购销环境之下,“扣分制”对于规范药代的不合规行为,整治行业秩序的收效,还有待时间验证,毕竟改变向来并非易事。按照扣分准则,执行是医院投入人力、物力的事,而且执法的标准,是否能允许企业申诉、是否采用交警的违法视频抓拍系统图片作为证据链还是采用人工执法,都是一些没有明确的地方。药代作为医药流通链条中的一环,对其行为的规范还需多方配合,否则很难达到预期效果。上海在备案路上作为探索者,层层关卡如何跨过仍是难题。

全国推广可能性近乎为零

针对华山医院此次实施的政策,有观点就认为,华山医院的这个政策不利于新药代到医院开展业务,无形中也给新产品的上市销售增加了一道屏障。卢传勇就指出,对于医院业务的开展肯定是比之前增加了相关的屏障,但是不会影响临床疗效安全、有效、经济、有需求的药品的采购使用。

张善果则对上述观点反驳道,这个问题简直是个伪问题!新药进入医院的难度不是因为有了12分制度才难的,没有这个制度之前进入已经很难了。为什么呢?因为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除非药代推荐的产品具有绝对的治疗效果,而且具有强大的推广优势,否则,只要有替代品,想进入医院,如果不打通关键环节,无论你的学术做得多么精彩也没有用。

那么,此次华山医院的“医药生产经营企业来访预约登记系统”对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收取药品回扣、过度医疗等行为是否有用?其又是否能真正解决医疗腐败、药品回扣等问题?对此,卢传勇就指出,这个登记系统是落实与执行上海市要求的登记备案制度与国家版征求意见稿的路径,与对医疗机构利用职务之便收取药品回扣、过度医疗行为没有直接关系,也不能真正解决医疗腐败、药品回扣等问题。登记系统解决的是医药代表与临床医生、药剂科相关人员接触的合法性、合规性问题,但是控制不了人为规避系统而采取线下的接触行为。

张善果则强调,还是那句老话:“从内心就想解决,没有解决不了的;从内心就没有想着解决,所有的制度都是摆设!”何况企业不傻,企业往往有着详尽的规避机制。另外,“药品回扣”的形成历史悠久,不是一个制度就能解决的,而是需要制度的协同。“过度医疗”本身就是因为非医保品种退出医院之后,医院增加收入的一种手段,这说明从医院自身来说,都对国家制度进行无声对抗。不过,华西医院的“12分制度”有一个可为上级使用的工具,即行政性的命令,必须要有X%的药企要被扣分,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这样也就无形中给上级主管部门提供了一个由医院自己给自己准备的屠刀。

如此看来,此次华西医院的“医药生产经营企业来访预约登记系统”,尽管号称是全国首家上线的药代拜访系统,但目前看来,具体实施起来尚存在不少问题。至于这套系统是否会被其他地区的医院模仿,甚至在全国推广开来,专家们均表示可能性不大。

卢传勇认为,这套全国首家上线的药代拜访系统,会被其他地区医院全面推广的可能性不大,而利用现代技术管控医药代表的行为,医院也需要投入巨资来获取软件技术和硬件设备的投入,比如给药代划定的禁区,可能还要增加监控抓拍的设备、扫描识别胸牌的设备、药代定位的设备等。

张善果则肯定地认为这套系统一定不会被模仿和推广。他特别指出,因为药企已经开始收购三甲医院了,如通化金马一口气收购了四家。对此,部分人士也预测,到2018年底4000家三甲医院将会被药企全部收购。如果真是这样,收购后的医院参与到市场竞争之中,民营企业或者其他性质的企业对于“药品回扣”、“过度医疗”就会有着自己独特的办法。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即“运动式”的学习,假设华山医院的这种行为得到了国家高层领导的赞许,事情就麻烦了,各地医院必然会群起而学习,但是这对于已然不堪的医院改革而言,无疑是开了历史的倒车,也将是中国医药行业的一种悲哀!

不管怎么说,药代已经历经了几十年的发展,已然成为医药行业重要的一部分,但随着医药行业的不断更新和发展,药代们也需要与时俱进,同时切记要规范自己的行为,不断适应市场的新需求,谋求新的发展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