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财经评论:恶意控销是原料药价格大涨“幕后推手”-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央视财经评论:恶意控销是原料药价格大涨“幕后推手”

发布时间:2018-09-03 09:30:42  阅读量:963

作者:央视财经评论  来源:央视财经评论央视财经评论

核心提示:作为药品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用于生产各类制剂的原料药物的价格波动,直接影响到终端药品的生产和供应。今年以来,原料药的价格频频上涨,涨幅普遍达到两三倍。有的原料药品种甚至在短短一个月内,就从原本的几百块涨到数万元,涨幅达数十倍。以感冒药常用原料药扑尔敏为例,一个月间其价格就从每公斤400元左右涨到每公斤23000元,爆涨约58倍。 原料药价格暴涨为哪般?对产业链影响几何?又该如何破局?8月30日晚,原国务院医改专家委员会委员房志武和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

作为药品供应链中的重要一环,用于生产各类制剂的原料药物的价格波动,直接影响到终端药品的生产和供应。今年以来,原料药的价格频频上涨,涨幅普遍达到两三倍。有的原料药品种甚至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就从原本的几百块钱,涨到了数万元,涨幅达到数十倍。

为何原料药涨势如此凶猛?原料药涨价又给药品生产企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

原料药涨价又断供药企亏本也硬撑

周培宁是江苏一家药企的采购负责人,最近几个月来,因为不断有原料要涨价的消息传出,他不得不频繁拜访供货商,以保证生产。他说这波涨价潮是从三年前就开始了,但今年以来涨势更加凶猛。

1.常州制药厂有限公司供应部经理周培宁.webp.jpg

常州制药厂有限公司供应部经理周培宁:近期统计了大概有十多种主要的原料药都被包销了,然后基本价格就会翻两倍左右,两三倍多的呢,可能到十倍以上的涨幅。 由于原料的大幅涨价,这家企业所涉及到的十多个药品的生产成本同比提高了15%到30%不等,企业利润也就相应减少。

在四川的这家企业,负责人康健称,他们企业有12种原料药价格上调,其中涨价幅度最大的是治疗感冒的原料药扑尔敏,从一个月前的400元左右涨到如今的23000元,幅度达到58倍,另外有7种原料药供应商停止供货,干脆不报价格,这也是伴随这波涨价潮同时出现的现象。

2.四川百利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康健.webp.jpg

四川百利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康健:上面就是我们用于生产奥柏林的一个生产线,现在由于我们上端的原料药,他不供货了。所以现在我们这个设备就停止运行了,也停产了,停了大概两个月左右。大多数企业由于涨价所涉及药品属于政府招标采购项目,一旦断货面临失去招标资格的风险,因此只能勉强供货。

3.常州千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翔.webp.jpg

常州千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翔:在有些省份我们现在就完全处于亏本状态。有些省份的由于我们原料药是自产的,有一定的成本优势呢,在现在的一个招标价格向我们勉强能保一个平,但是你像现在这样的价格的话,我们要出现这样的盈利,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原料药涨幅惊人经销商囤积居奇

在江苏的一家原料药生产企业,由于正在进行环保设备的升级,企业处于停产状态。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有不少原料药企业投入大量财力进行环保整改,导致产能受限;再加上原料药上游化工、动植物提取物等原料成本提高,因此一些处于优势地位的原料药企业就陆续提价。

常州千红生化制药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周翔:因为我们上游的原料干素粗品,来自猪小肠黏膜的一个提取物,随着整体这样一个肉价的上涨的话,我们的上游原料价格一直在上涨,到现在的话已经有50%到100%的这样一个涨幅。

周翔称他们企业生产的原料药肝素钠,由于上游原料暴涨,最近刚刚提价50%。一般来说,某一种原料药生产企业越少,该品种提价的幅度就越大。比如一个月内暴涨58倍的扑尔敏,全国具有生产资质的企业只有6家,而目前处于生产状态的只有一家,生产企业借机大幅提价,并且采用极为隐蔽的“包销”方式。

常州制药厂有限公司供应部经理周培宁:经销商拿到这个经销权之后,我们在价格方面就很少有话语权了,定价权就是他的了。基本上他说多少就是多少,愿意给多少货就给多少货。

而对于一些控制原料、拒绝为下游生产商提供货源的企业,在记者调查的十几家药企中,多数负责人表示,其背后的目的是为了控制最终成品药的价格。

四川百利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康健:他最终的目的就是说他不销售原料药,他是想控制原料药来控制最终原料药生产制剂的一个销售,抬高自己的销售价格。获得高额的利润。

生产加码采买减负行业良性发展可期

由于成本上升带来的产品提价,本无可厚非,但动辄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巨幅涨价,不得不让我们疑惑,这是不是合理的市场行为?这样的涨势能不能得到控制呢?

据悉,受到原料药涨价影响最大的多数为中小型企业,由于他们所用原料量少,且品种较为大众化,因此主要依赖外购。而大型药企的原料药,更多依靠自主生产。江苏一家药企负责人表示,他们公司近八成的原料药由自己企业生产,避免了市场上原料药价格波动的影响。

4.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戴洪斌.webp.jpg

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戴洪斌:我们一方面就是要扩大原料药的供应商,第二个呢就是自己要做一些工艺的革新和改进,怎么来降低自己的成本。 由于我国原料药生产采取审批制度,一般需要2到3年时间才能审批完成开始建厂,而按照药企标准规范,因此很多中小型药企并不具备实力自主生产原料药。业内人士建议,原料药紧缺或暴涨导致的药品供应中断,会给公众健康带来巨大威胁,如果能够加快原料药厂的审批速度、建立紧缺原料药国家采购机构,或许可以缓解原料药生产资源不足的问题。下一步应当适时从产业管理层面对原料药行业加以引导。

5.成都精西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洋.webp.jpg

成都精西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洋:比如说我们的制剂的工业企业,可以委托这个机构去统一的和这个原料的供应商来谈判,从一个市场角度来供应一个合适的价格,让它来提供这个原料药。

原料药价格缘何疯涨?

原料药价格暴涨为哪般?原料药紧缺影响几何?如何破局?8月30日晚,原国务院医改专家委员会委员房志武和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做客《央视财经评论》演播室,深度解析。

6.原国务院医改专家委员会委员房志武.webp.jpg

原国务院医改专家委员会委员房志武:顾名思义,原料药就是药的原料,为什么说是芯片呢?一是含量非常低,一颗药里面只有几毫克。第二是极其重要,就像一部电脑一样,芯片能够发挥作用的重要原因。没了这几毫克,药就不起作用。

虽然可能也有一些良性的治理因素,造成了价格上涨,比如环保治理、还有城镇化、还有治理以前的一些无序生产等等,造成一些成本上升,但这样的上升通常在20%、30%的范畴内,大家还能接受,国家也愿意给补贴,使得厂家基本上能够维持生产并取得合理利润。但是,总有一些人想方设法利用市场去牟取暴利。这种异常暴涨、几十倍暴涨的,里面通常有恶意控制销售渠道这样的原因。

7.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webp.jpg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药厂也是要追求利润的,现在可以看到有些原料药下游企业就是在硬扛,为了维系企业在行业中已有的位置、维持生产等,只能自己咬牙去消化成本。但是光靠自己来维持,到扛不住的时候,药物的生产就会减弱乃至退出。到那个时候,对普通消费者来说,可能就不是药价贵不贵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吃到的问题。

原料药垄断如何打破?

原国务院医改专家委员会委员房志武:这就有点像是猫捉老鼠。药品垄断、操纵市场价格这个问题,早期是包产品,把一个药包了,市场就占住了。后来国家不断打击治理,垄断者就开始向后退,从下游往中游躲,再然后是往上游跑,开始包原料。越往上跑越难抓,里面有很多狡猾的手段。为什么说要多部门联动?比如,有一个传统手段,就是分散货源、分散注册,有很多代理商可能都是被集体操纵的,这种垄断就很难查实。

药品有一个特点,因为国家要严格监管保证药品的安全生产,所以审批注册上市流程很长。但是,长的流程,可能通常跟快速变化的价格市场不一定匹配,反映不及时。这个时候就需要整个国家既要有长效的产业机制,也要有快速反应的应急机制。但核心还是着眼增加供给。

首先国家要保住老实人,不让老实人吃亏,该给补贴、该在采购额上予以倾斜,都可以有。捉投机者就更要多部门联动。首先,卫生部门和医保部门,要对异常的市场价格保持高度敏感,市场被垄断了、价格畸形了,不管是高价还是占据了畸形市场的份额,这都是一个垄断行为,可能没涨价,但是把别人排挤出去了,但这都是垄断。垄断了以后,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该跟进就要跟进,该调查就要调查。

央广财经评论员王冠:眼下这轮暴涨,因为没有传导到最后成品药价的终端,可能普通消费者感受不明显,但如果不进行很好的机制疏通,这种价格扭曲一定是会出问题的,只是爆发或大或小,或早或晚的问题。

药品首先它确实是商品,但绝不能只是商品。利益和公益之间该如何平衡?这同样也是自由市场和有为政府之间,如何找到平衡点的问题。不光是今天说到的原料药,当下整个经济的运转和治理体系、治理能力都面临这些挑战。可能既有应对技巧和方法的问题,也有立法需要进一步完善的问题,这都需要系统地思考。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