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技股相继“破发” 信达生物打破“魔咒”-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专题

生物科技股相继“破发” 信达生物打破“魔咒”

发布时间:2018-11-13 08:20:21  阅读量:321

作者:医药观察家报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信达生物于10月31日登陆港交所,从而成为在港股上市的第四家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不过,与前三家不同,信达生物打破了上市首日就遭遇“破发”的魔咒,10月31日收盘时,信达生物股价为16.58港元/股,较13.98港元/股的发行价上涨18.6%,盘中一度涨幅超过20.46%。

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遭遇“破发”潮

今年4月港交所出台的新政,被称为“25年来最大变革”,其中对尚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的上市条件进行了具体规定,主要包括:上市前估值需达到15亿港元,从事核心产品研发至少12个月,至少有1项核心产品已经通过概念阶段进入第二期或第三期临床试验。这给尚未盈利,甚至主业尚未有任何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提供了在二级市场融资的渠道。

截至本文截稿时,除去已经上市的歌礼制药、华领医药、百济神州和信达生物,还有近10家生物科技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正在排队上市。这些生物科技公司有着不少共同特征:公司早期大部分是采用“海归”创始人+VC模式,一旦达成上市条件再进入到二级市场进行融资;这类公司普遍具有“高收益”和“高风险”的特征,由于大多数生物科技公司在上市时没有盈利,甚至没有主营业务收入,无疑增加了投资人选择标的的难度。

正因如此,上述四家生物科技公司中,歌礼制药、华领医药、百济神州三家,一上市就遭遇“破发”。

时间拨回到7月31日,歌礼制药配售结束,配售招股价区间为12—16港元/股,最终定价14港元/股,首日开盘,股价一度涨到14.9港元/股,但此后振荡下行,截至10月30日,股价几乎“腰斩”。

另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百济神州上市首日报收107港元/股,当日即跌破发行价108港元/股,截至10月30日,股价已经跌去了近40%。

第三家上市的华领医药股价跌幅虽然较小,但上市首日也一度破发,截至10月30日,较发行价8.28港元/股跌去了将近两成。

资深医药分析师叶聪认为,频繁破发与生物科技公司本身的特质密切相关,生物医药公司上市之前的估值,取决于市场对他们的预期,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因为几乎都没有业绩支撑,完全取决于风险偏好的预期,股价出现一定的波动比较正常。

“破发”频现,对于意图登陆港交所的生物科技企业来说,选择有利的上市时间点显得尤为重要。据此前《时代周报》报道,半年前传出登陆港交所的上海复宏汉霖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拟推迟上市时间,意在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点。

另外,新三板拟登陆港股资本市场的生物科技企业也似乎并没有实质性进展。今年4月21日,全国股转系统与港交所签署“新三板+H股合作备忘录”,为新三板公司奔赴港交所上市开了“绿灯”。该政策颁布以来,新三板生物科技板块中就有包括成大生物、君实生物等多家公司公开表示要登陆港交所,泽生科技不久前也经董事会审议通过首次公开发行H股并在港交所上市议案,但截至目前,只有君实生物一家公司递交了招股书。

一位资深的新三板分析师对此表示,前几家登陆港股的创新药企业股价表现不好,“破发”甚至一度遭“腰斩”,导致现在部分创新药公司对于港股上市持观望态度。

信达生物打破“破发”魔咒

正是在上述背景之下,信达生物于10月31日登陆港交所,从而成为在港股上市的第四家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不过,与前三家不同,信达生物打破了上市首日就遭遇“破发”的魔咒,10月31日收盘时,信达生物股价为16.58港元/股,较13.98港元/股的发行价上涨18.6%,盘中一度涨幅超过20.46%。

就此,一位长期跟踪生物医药公司的业内人士分析称,信达生物首日股价大涨或是因为其背后多个明星资本、“明星”创始人、多个研发药物加持所致。

据了解,此次信达生物IPO发行2.36亿股,预计募资4.21亿美元,其中65%将用于核心产品的临床试验、注册备案及计划的商业化推广,25%用于其他管线候选药物,10%则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信达生物最受关注的是其PD-1单克隆抗体,即信迪利单抗。招股书显示,信迪利单抗是中国首批接受申请的PD-1单抗之一,并被纳入优先评审程序,目前信达生物最快能上市的产品为信迪单利抗注射液。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7年PD-1/PD-L1抗体的全球销售额超过101亿美元。PD-1单克隆抗体虽然具有庞大的市场,但中国目前仅有2个PD-1单抗获批,均为进口药品。信达有望成为国内第一批获批上市的国产PD-1单抗。

“公司创始人俞德超博士拥有丰富的药物研发经验,先后成功研发了两个1类生物新药:全球首个溶瘤免疫治疗类抗肿瘤新药‘安柯瑞’,以及中国第一个拥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单克隆抗体新药产品‘康柏西普’(郎沐)。同时,俞德超还拥有国内外药企综合管理经验,公司其他核心管理层均来自于世界500强药企。”信达生物的投资者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洪坦说道。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信达生物创立公司仅仅两个月就完成了A轮融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这可能是基于创始人俞德超的个人能量。

据了解,信达生物过去7年建立了一个由17种候选抗体药物组成的产品研发管线,其中4种核心产品在中国已进入后期临床开发阶段,其中新型PD-1抗体信迪利单抗(IBI-308)是国内企业最早一批报产的PD-1单抗,贝伐珠单抗(阿瓦斯汀)的生物类似药IBI-305、利妥昔单抗(美罗华)的生物类似药IBI-301和阿达木单抗(修美乐)的生物类似药IBI-303此3个生物类似药已经进入临床后期,即将报产,上市顺序均为国内企业前5名。

此外,在产品管线中,还有7种候选药物在中国正处于临床开发阶段,包括3种指定1类候选药物(信迪利单抗、IBI-306及IBI-302),以及4种指定2类候选指定药物(IBI-310、IBI-301、IBI-303及IBI-305)。

招股书还显示,截至2016年和2017年,信达生物研发支出分别为3.85亿元和6.112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分别是3.63亿元和4.92亿元。

信达生物IPO背后“金主”君联资本

信达生物制药在港交所成功上市,与其背后的“金主”君联资本的支持密不可分。10月31日,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参加了信达生物上市仪式。

据了解,自2011年开始,君联资本在创新药领域大胆布局,先后投资了凯因科技、信达生物、盛诺基、苏州瑞博、派格生物、和铂医药等一系列优质创新药企业。这些企业在单抗药、小核酸药物、天然植物药和小分子药物领域都有着很高的市场地位和核心技术优势。同时也投资了药明康德、康龙化成、六合宁远、诺思格等新药研发CRO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君联资本在医疗健康投资领域的布局,在所投的70多家企业中有85%为领投,80%为首轮进入,除了信达生物,还有一心堂、金域医学、药明生物、药明康德、明德生物、贝瑞基因、Bionano等企业在海内外不同的资本市场上市,而滇虹药业、美中宜和等项目通过并购退出。

早在2014年,在经过系统性行业研究之后,君联资本认为中国本土生物制药企业,尤其是拥有丰富单抗产品线的企业将迎来巨大发展机会,信达生物正是君联资本团队这时期发现的最具龙头潜力的企业。

君联资本于2015年、2016年、2018年多次投资信达生物,投资后信达产品管线已由2015年10个管线产品变为目前拥有将近20个生物药研发管线,重点锁定肿瘤领域,同时覆盖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血管病和眼底病变等大病种。

谈到最初接触信达生物的印象,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洪坦介绍,除了公司创始人俞德超博士拥有丰富的药物研发经验,学术专业背景令人敬佩外,君联资本最初结识信达生物时,他们已拥有10个管线产品,包含生物创新药和生物类似药。在2015年,中国对于生物类似药的注册管理法规还相对模糊,信达是国内率先尝试这个赛道的选手之一。公司产品开发能力和生产能力突出之外,研发项目执行效率也非常高。此外,信达生物还拥有强大的资源整合能力,尤其是与世界500强药企礼来达成产品研发战略合作,为信达的药品工艺水平和产品质量提供了强大背书。

对于创新药领域的选项投资,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王俊峰归纳为三点:一、系统梳理重大疾病谱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深挖细分赛道投资机会,尤其关注各个赛道前三的龙头标的。重点关注能带来显著临床获益的剂型创新、高门槛生物类似药、创新型抗体药物领域。二,紧跟国内外生命科学技术前沿,包括基因治疗、小核酸技术、肿瘤免疫/细胞治疗等前沿技术,进展先人半步,突现早期布局。三、重点关注“团队”和“商业”的完美匹配:一方面判断创始人是否有将企业做大做强的意愿和能力,尤其关注团队是否有研发新药的成功经验;另一方面判断核心创始团队是否能力互补,形成高效作战。

生物科技板块成熟尚需时日

虽然信达生物打破了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即遭遇“破发”的魔咒,但对于港交所的生物科技板块来说,从“幼稚”走向“成熟”需要时间,投资者也是在这一过程中逐渐熟悉生物科技板块的运作和盈利模式。由于采用的是新的上市标准,拟上市的生物科技公司甚至没有主营业务收入,很多投资者对此保持谨慎的投资态度。

华南某投资机构的一位分析师表示,最新的一批生物科技公司都是尚未盈利的上市企业,不能按照常规方式来估值。“这些企业主要偏向创业阶段的投资,如果后期产品不能突围而出,就很难成功,属于风险偏高投资类型。”该分析师表示。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今年5月曾表示,生物科技不同于一般的行业,由于新产品的研发成败与否等决定着生物科技公司的生死,任何有关产品研发与监管审批进程的信息都容易给股价带来剧烈波动。今年9月,李小加在第三届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上又强调,新的政策对生物科技公司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但投资人对此要提高警惕。对于生物科技板块成熟的时间,李小加预计至少需要3-5年,或者5-8年时间。

发展需要时间,发展的过程也需要不断向成熟市场借鉴经验。作为一个技术密集型的产业,生物科技板块的产业结构像金字塔一样,需要有非常多的研发团队与资金支持,特别是需要给研发人员试错的空间。

北京鼎臣管理有限公司高级合伙人范绍军也表示,生物技术行业要求研发人员具有高水平的生物技术、要求长期大量的资金投入。而一旦研发成功,也会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研发方向和产品的选择,基本决定了项目的难度和风险,也预示了未来的回报。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美国的产学研融联合体系非常完整,无论是学术领域,还是风险资本的金融资源,以及大企业与大学等机构的配合,都对生物科技这个新兴产业提供了最好的支撑,可以给我们提供借鉴。”

前述资深医药分析师叶聪表示,目前美国生物科技市场形成了“小药企研发,大药企收购”的模式,创新药通过大药企的商业化能力迅速向全球市场进行推广,这或许是以后我国生物科技领域的一个发展方向。

对于如何进一步规范生物科技板块的市场发展,叶聪认为还是要依靠市场,市场才是最有效的方式。“医药研发是高风险的行业,生物科技企业经营失败是正常的,但从监管的角度来讲,数据造假要有严肃的处罚机制,监管也要跟上行业的发展。”

作为“舶来品”,近年来生物科技公司在我国得以迅速发展,不过任何新兴事物的发展都要经历一个由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阵痛或许在所难免。未来,港股生物科技板块将会面临怎样的发展轨迹,还需要市场和时间来检验。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