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监系统"内部打架"暴露了什么?-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药监系统"内部打架"暴露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01-25 10:36:44  阅读量:2478

作者:中钟  来源:金融界

核心提示:作为国家药监局直属单位,国家药典委一点都不给“同门兄弟”面子,以公函的形式怂了药审中心一把。公函薄薄一纸,事情却没那么简单。

1月17日,对于制药业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

这一天发生了几件重要的事。政策面上,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作出部署。地方药品采购上,在4+7集中采购招标之后,仿制药降价在延续,更多的是大企业的主动行为,预示着制药业大洗牌已经开始。

药监局内部“打架”暴露出的深层次问题

前段时间,国家药典委员会网站业务动态栏目的头条有一条“关于阿莫西林胶囊质量标准有关事宜的函”。质量标准是大事,有制药业人士打开一看,发现这是一个有点火药味的公函。

在这个发给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的公函中,国家药典委是这样说的:

近期我委收到华北制药(600812,诊股)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阿莫西林胶囊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质量标准溶出度有关问题的请示,来函反映你中心在针对该公司阿莫西林胶囊注册申请(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发补通知中,鉴于其溶出度项目限度符合美国药典,但不符合中国药典,要求该公司接洽我委商讨修订该品种国家标准的可能性。经我委认真研究,现说明如下:药品国家标准制修订系基于已批准上市产品。华北制药的阿莫西林胶囊为在审品种,是否批准生产尚未可知,申请人应在该品种获批后向我委提出修订国家标准的申请。针对此类情形,建议你中心在相关批件中予以提醒。此说明亦适用于其他类似情形,包括但不限于溶出度项目。

公函一出,华北制药就尴尬了,药典中心的说法似乎很有理,中国药典不能按美国标准来修改,如果标准真修改了,现在市面上销售的阿莫西林胶囊就是伪药了;但标准不修改,药审中心可能就不批准一致性评价申请,投入的几百上千万可能就打了水漂,更重要的是,国人可能就用不上质量好的阿莫西林胶囊。

国家药典委的这个公函暴露了中国制药业粗制滥造的过往历史。阿莫西林胶囊被中国药企胡乱做成了比原研药溶出快的仿制制剂,并全部被国家药监局批准了。而《中国药典》收录品种时是“不考虑原研药溶出情形、仅基于CDE已批准上市的国产仿制药溶出情况”,所以,当华北制药按照原研药标准申请一致性评价时,反而是不符合《中国药典》的质量要求了。

从国家药典委公函可以看出,阿莫西林胶囊碰到的标准问题绝对不是个案。既然一致性评价的目的就是仿制药要达到原研药的质量标准,药审中心按照原研药标准来审评就可以了,但药审中心为何要国家药典委先行修改药品标准呢?

笔者就来猜测下药审中心的心理。

第一,就像前文说的,标准修订意味着直接宣判目前市面上销售的药品是伪药,影响面大,难免引起既得利益者的责难,甚至引起患者的过度反应。

第二,现在讲究责任追究制,不以中国标准而以美国标准审批药品,简单地看有一定的审批风险,如果因此被秋后算账就不值得了。说到底,是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药审中心缺乏实事求是的责任心,和推翻自己的勇气;二是过分讲究审批终身负责制带来了一定的负面效应。

2018年,美国FDA创纪录地批准了59个新药上市,在此前召开的第37届JPM健康投资会议上,FDA及其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备受称赞,制药业普遍认为斯科特·戈特利勇于担当和锐意进取。基因泰克研究与早期开发负责人说,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美国FDA角色的转变。他们改变了与药物研发公司接触和互动的方式,积极帮助公司跨越在监管过程中遇到的障碍。在这个会议上,斯科特·戈特利局长在回答JPM分析师的提问中,反复强调其领导的机构正在进行改革和推动药物评审的规程更科学合理、更讲究效率,客观评价药物风险与临床收益,如何使临床试验更有效,如何让新药开发者能降低开发和生产成本。显然,已经做得非常好的FDA还在不断进取。

事实已经说明,我国的药审中心同样是进取的,但要让他们做得更好,还要让他们轻装上阵。实际上,严厉的责任追究制度已对整个药监系统的活力有所影响。如现场检查大塞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药检员不愿意去做现场检查。所以,要提高药品审批的效率,应建立更科学的责任追究体系,起码要分清主观过错和客观过错的责任,对受贿等主观过错要严厉惩处,对认识不足等客观过错要有一定的容忍度。同时,要通过构建科学的审批、监管体系来降低过错发生率,而不是简单地事后算账。

全力推动一致性评价的影响

在日前召开的药监系统会议上,国家药监局局长焦红部署了2019年重点工作,其中一项是:加快新药上市,全力推进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深入推进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改革,完善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从中可以看出,一致性评价是药监局今年最为核心的工作。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一致性评价没有完成工作目标,今年的全面提速是要补课。审批资源是有限的,工作重心向一致性评价转移后,新药审批效率将受到影响。

据央视报道,在央视最近的独家采访中,国家药监局人士表示,国家药监局加快境外已上市临床急需新药在境内上市,去年底公布临床急需的48个境外新药名单,其中抗肿瘤药12个,经申请人研究认为不存在人种差异的,可提交境外取得的全部研究资料等直接申报上市目前,已经有8个新药在国内上市,2019年还将有大量境外新药上市。所以,新药审批中的重点是境外新药。

在央视采访中,国家药监局人士也说了,针对创新的治疗性肿瘤疫苗、细胞治疗、双特异性抗体等产品,企业可在产品研发初期与中心进行沟通交流,以避免新药研究开发进展缓慢、降低开发风险、提高研发及后续审评的效率。也即非这三个领域的新药审批时间可能会拉长。1月9日,国家药监局披露,2018年中国批准48个全新药品上市,以抗癌药、抗病毒药居多,其中,38个来自进口,10个来自国产。中钟查询药审中心网站获取的信息,目前,国内企业有12个申请上市的治疗性生物制剂,其中,6个是单抗;国内企业申报的创新化学新药上市也至少有11个,理论上,今年获批的新药数量会高于2018年。现在的问题是新药审批全部堵塞在现在检查环节。

据了解,药品审验中心在全力以赴解决一致性评价的现场检查堵塞问题,即使是国家重大专项和优先审评新药的现场检查也很难排上队,所以,如果现场检查堵塞问题不解决,新药审批效率将受到很大的影响,今年能上市的国内新药恐怕会少于去年。

大企业已决定要通过主动大幅降价洗牌了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确定了仿制药降价的趋势。2018年12月6日,在4+7集中采购招标结果出来后,人们惊讶于降价幅度之大,并对集中采购的做法有所看法。回过头来看,集中采购的本意是降价,但降价幅度较大的几个品种是企业的主动行为。大企业利用集中采购或认清降价趋势后,通过大幅降价来洗牌。

几家大企业的行为已说明这个问题。

1月17日,辽宁省公布32个抗癌药品价格调整的通知,称近日收到包括齐鲁制药、正大天晴、武汉人福、江苏恒瑞等在内的8家企业的28个国产抗癌药主动降价的申请,以及4个国产抗癌药降价并恢复挂网的申请。基于企业申请,将对这32个抗癌药进行价格调整。从价格调整幅度来看,齐鲁制药的注射用培美曲塞二钠(0.1g、0.2g)降幅最大,达30%;其次,南京正大天晴制药有限公司的注射用盐酸吉西他滨(1.0g)降价幅度为15%。

1月14日,陕西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根据企业申请,正大天晴将其生产的甲磺酸伊马替尼胶囊挂网限价由872.19元/盒调整为586.39元/盒,降价幅度达到33%。经过调整,正大天晴的价格比豪森4+7带量采购中标价格623.82元还低6%。

1月16日,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再发公告,在正大天睛大幅降价后,石药欧意也坐不住了,主动将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在这个省的中标价下调,降价幅度达到26%。

不管是主动挑战,还是为保住市场被动迎战,大企业主导的价格战已开始,相信随着集中采购的推进,价格战将越演越烈。神仙打架,受伤的是虾兵蟹将,单一品种或产品线短的制药企业面临淘汰出局的困境。在1月19日的“2019中国医药(600056,诊股)产业新年展望会上”,先声药业总裁冯洪刚说,在美国,前20家最大的仿制药提供者,供应了美国95%的市场份额,集中度很高。做仿制药品种一定要多,没有上百个品种你是很难玩的。有上百个品种,就意味着未来国家招标我根本不怕,不信一百个品种一个也中不了。嘉林药业总裁刘伟说,中国目前有4700家制药企业,按照中国的人口和医药产业、医疗市场需求来看,未来可能在1000家以内是比较合理的。

那么,行业洗牌中哪些企业可能胜出呢?上海医药总裁左敏说,以后的仿制药比拼的是成本、速度以及挑选产品的眼光。 “我们为这一天的到来做了大量的工作,例如原料药,如果政策配套跟上来了,我们就会在原料合成上下功夫,这样几个最热门的化学药成本大概能降低百分之六七十。这样的话,我们还怕什么降价呢?”

按照三位总裁的说法,笔者以为,恒瑞医药、中国生物制药、石药集团、复星医药、上海医药等龙头,以及科伦药业、东阳光药等后起之秀胜出的概率较高。

站在目前时点来看,由政策推动的,大企业主动应战的制药业大洗牌已经开始,2019年或是制药业大洗牌的元年。上海医药总裁左敏说,在这样大变革的时代,70%-80%的制药企业是活不下去的。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