厘清边界 医药电商监管再下“猛药”-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厘清边界 医药电商监管再下“猛药”

发布时间:2020-05-13 10:37:00  阅读量:1792

作者:范佳雯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除了提升违法成本之外,强化国家层面的独立监控,加大查处力度才是王道,还要对违法责任进行明确切割,否则,容易形成“扯皮”。

近年来,药品网络销售呈现快速发展势头,网上购药因其方便、快捷而受到越来越多公众青睐。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医药电商迎来爆发式增长。不过,政策严管之下,医药电商领域仍有许多坎儿需要迈过。在医保、处方等政策红利未兑现之前,医药电商应将倏然而至的流量红利慢慢沉淀下来,着眼于长远发展,完成自身向服务转型的跨越。

网络售药禁令形同虚设

上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监管司召开药品网络销售违法违规行为专项整治和药品流通监管工作调度视频会,全面部署药品网络销售违法违规行为专项整治和年度药品流通监管工作,明确监管任务,提出工作要求,维护药品网络销售秩序,切实保障公众用药安全。

会议表示,专项整治行动将从三方面着手实施。其中第一点是“重点打击‘海淘神药’、‘民间偏方’、非药品冒充药品等无证产品和无资质经营者,严厉查处网络非法销售疫苗、血液制品、麻精药品和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的行为,规范网售处方药行为,全力消除风险隐患,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电商流量大,如果缺失有效的处方审核和专业的用药指导,会加大药品禁忌的发生概率;电商促销宣传丰富,不合理用药(包括不合理服用补益药品和未辩证服用中成药)值得重视;电商比拼价格,所以无论平台自营还是第三方入驻,在寻求低价货源时,必然会全国性跨区域采购,有阴凉、低温特殊要求的药品,储存运输存在较大隐患,供应关系和中间流通环节复杂,有掺入假劣药风险。

河南英果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善果就指出,目前网络售药主要存在两大方面的问题。一、药有问题,主要是假药、劣药。线上卖药,虽然销售途径有所变更,但是对于药品的监管不能有盲区,而线上只是平台提供者,不可能自建权威的检测机构。二、卖的有问题,包括:不能卖的也卖,如网上禁售的药品,明明规定了六大类产品不能网上销售,却因为远程诊断和远程医疗,使得患者主动向看病者问询,于是限售成为摆设;看菜下饭地乱卖,如价格和促销问题,看上去是“周瑜打黄盖”,实际上是医患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没有既定的价格体系,当乱卖集中出现,就会扰乱正常的医疗市场。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南方都市报》曾报道“一名22岁女孩通过网络购药平台购买了18盒秋水仙碱片剂,因过量服用而亡”的案例,并发现阿里健康、京东大药房、丁香医生、寻医问药、平安好医生、健客等App均可买到处方药,甚至有App在帮消费者造病情开电子处方。不仅如此,线下协助患者开具电子处方的现象也多。究其根源,张善果认为,第一,远程诊断、远程医疗成为现实,网上售药的禁令形同虚设,线上的背后交易根本无法杜绝;第二,网上售药的监管严重滞后于其发展,根本无法控制违法违规行为发生;第三,药品背后的利益输送让平台方和药企方根本无法不动心。三个因素叠加在一起,加上违法成本太低,因而企业就会铤而走险,大有一种法不责众的仰仗和有恃无恐的心态。

因此,专项整治行动的第二点提出,“要抓好任务落实,各省级药监部门要及时制定整治方案、细化分解任务,加强政策宣贯,强化行业自律。”在会议上,阿里健康、京东集团等典型企业代表也介绍了本企业在落实平台管理责任方面的举措。

对于如何加强行业自律,重庆首善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步长制药妇科事业部重庆办事处经理杨华表示,大多消费者不清楚药品经营的服务内容和监管要求,为了促使行业自律,可加强此类信息的公开透明化,接受公众监督。过去,针对药品经营企业的监管,都在当地药监部门。未来监管模式必须做“互联网+”,把以往只监控经营主体的渠道流通,扩展到监控全网平台和用药个人。行业更要积极配合监管部门,共同落实责任举措,严格合规对电商平台的长期发展是利好的。

不过,在张善果看来,要求行业自律纯属于扯淡,相当于与虎谋皮。作为受益方之一,平台提供者只是平台而已,无论是阿里还是京东都盯着大健康产业,而且积极布局。他们怎么可能真心实意地进行相当于国家的严格监管呢?退一步说,阿里和京东作为头部企业,形成了社会责任感,他们可以做到,那怎么肯定其他的平台也可以呢?除了提升违法成本之外,强化国家层面的独立监控,加大查处力度才是王道,还要对违法责任进行明确切割,否则,容易形成“扯皮”。

线上线下监管监测仍存痛点

专项整治行动的第三点是创新监管方式,探索信息化监管手段,督促落实第三方平台管理责任,实现“以网管网”。客观地说,从线上售药的本质而言,第三方只是平台商,并没有监管的义务,主要责任在于商品的拥有者,谁放货谁负责。但第三方不仅仅是平台,还参与到药品的销售推广当中,获得的利润也远不止平台费,这又是他们私下的交易,监管者无法精准确定责任,于是问题就出现了:一旦出现医疗事故,产品提供者、平台提供者的责任该如何划分?此外,电商流量大,制定了监管流程和责任标准,能否全部落实?例如:真正做到处方审核,就需要大量药师注册和在线执业,不易实现。然而,从用药安全出发,必须严格达标。因此,第三方平台管理依然任重道远,责任切割,重罚产品提供者、平台提供者等,都需要具体制定规则。

同时,整治行动还提到要运用大数据分析技术,借助药品追溯信息和网络交易留痕信息,提升监管针对性和靶向性,实现“线上线下融合监管”。在线上销售中,药店既是销售的终端,也是销售的发起者,但要完善线上线下融合监管仍有些问题需要明晰,如卖了不该卖的药、没有按照流程和法律规定售药等,该如何追责?药品到底卖给谁该如何追溯?所以,监管药店还是要向上推一步:谁把药卖给了药店谁负责。出现问题,平台或者企业与药店一起承担责任,否则,无论怎么监管都会出问题。

“正常的线下药店都会坚守自己的传统优势,例如渠道、品牌、会员,以及区域口碑,无论积极融合互联网,还是通过电商探索发展之路,他们都因为将实体店作为生存之本而守法经营。所以,药店一定会配合网络销售的专项整治。再者,不少药店已向实体门店导入了大量的互联网元素,促进线上线下的形象统一。例如重庆的‘泉源堂连锁’等企业,对于‘融合监管’更有超前觉悟,有行业规范的诉求。”杨华就说,要完善药店监管,一需要通过信息化手段,实现流通可追溯和实时监控违规售药行为;二是可以通过抽查线下药店主体的经营实力,确保药店状况、人员匹配、场地条件等实际情况符合线上销售的规模。

除了安排专项整治工作,会议还通报了国家药品网络交易监测系统建设和运行情况。医药产业链长,涉及多类群体,国家级交易监测系统有利于调用多方数据,实现联动,便于摸底、分析行业总体情况。在监管上,能实时监测预警异常和违规情况,能提高跨区域追溯的执法效率,还能重点筛查和标注发生高风险购销交易行为的企业和个人。在此,购药者个人信息汇集到国家级平台,保密性更有保障,利于数据的深入采集。不过,上述两位专家指出,药品网络交易监测还存在一些痛点。

杨华指出,企业自主运营的电商平台,在系统接入和数据共享上,可能会出现障碍。另外,OTC用药经过了多年用药指导和品牌宣传,大多患者虽然能自主购药,但仍然缺乏专业药学知识,电商平台在OTC类别,包括保健品和中药饮片,不可避免投入大量促销广告,极易造成患者不合理用药。然而,此类交易行为难以被纳入监测范畴。张善果也说,如果产品提供商、平台商、终端商和患者出现隐形交易,数据终端怎么办?如何保障所有参与线上销售的人不敢中断数据才是根本,否则,基于数据的监控就会成为摆设。

深得民心方是长远之计

医药电商的生存和发展依托流量,此次疫情期间线上流量倍增,包括线下连锁也纷纷开通直播引流。不过,网购药品的用户和普通消费者有很大区别。一方面,购买药品常目标明确,有的需长期治疗,因此用户黏性较高;另一方面,患者的健康需求是多层次的,绝非药品对症就能满足。所以,未来医药电商一定是服务型,围绕交易提供丰富的健康顾问,更可作为医疗服务的延伸,利用大数据,在患者治疗过程中完成一个完整的服务链。例如,在线下一直推行但不温不火的慢病管理,如果利用平台的信息化技术和社交功能,更易实现。而经历本次疫情,网络售药一定会增长,但经济放缓影响居民收入,消费者会更理智,当医药电商不再以拼价格为主要竞争手段,而以用户体验留住高价值的用户,就有机会嫁接更多医疗资源,完成更多服务升级。

同时,在如今政策对于网络售药进行严管之下,医药电商想要获得长远的发展,仍有许多坎儿需要迈过,相关药企和电商巨头更要利用好“互联网+”政策红利进行发展。尤其对于初期发展的企业而言,需要做好以下四件主要的事情:

第一,做好长线的发展战略,不能是投机取巧的心态,只有长线发展才会有长线的投入,比如合规的投入、法律风险的规避等。

第二,品牌化导向,金杯银杯不如患者的口碑,建立好品牌化的运营体系。

第三,庞大的技术和物质支撑,既要准备好网售的技术,又要做好软硬件的匹配投入。

第四,专业化的团队和服务,网售的背后还是人,只有专业化的团队,才能做好专业化的事情。

最后,杨华提醒道,政策结果永远无法满足各方利益,在医保、处方等政策红利未兑现之前,医药电商应完成自身向服务转型的跨越,将药品定位成普通商品的思维,会使自己局限在唯利是图的商业模式中。所以,药企和电商平台应着眼长远的健康服务,例如在某病种领域或者全科用药指导方面,打造能深得民心的专业品牌。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