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方要去哪儿?【中篇】-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处方要去哪儿?【中篇】

发布时间:2020-07-24 09:19:55  阅读量:398

作者:郭新峰   来源:汇聚南药

核心提示:在医药分开、互联网+医疗的大背景下,处方流将沿着什么轨迹流动依然存在医保政策管制下的博弈与变数,本文将分为上、中、下3篇,沿着分级诊疗(近期看处方下沉基层,低值慢病处方在医联体内有序流转,以慢病处方、长处方、延伸处方等形式下沉基层)、处方外流(中期看DTP药房,零加成、药占比压力下,新特药处方流转到DTP药房)、互联网医疗(远期看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网上处方、处方药网售,网上药店无缝对接医保支付的前提下将迎来红利期)三大路径,对新医改背景下医药分开的处方轨迹做出还原和预判,尝试描绘未来处方流大趋势。

中篇

零加成药占比压力下,自费新特药借力DCT和DTP药房处方外流

2017年4月《关于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工作的通知》要求:9月30日前,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所有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中药饮片除外)。到2017年底,前4批试点(200个)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下降到30%左右。30%药占比如要达标,如将三分之一的处方流转到院外,零售市场的短期增量就将超过2000亿元,长期(2030年)将达到6000亿元。

《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纲要(2011~2015)》明确提出:“在公立医院改革和基本药物制度实施等医改措施中,积极探索实现医药分开的具体途径,在已实施基本药物制度、取消以药补医的基层医疗机构,特别是周边药品零售配套设施比较完善的城市社区医疗服务机构,可率先探索医生负责门诊诊断,患者凭处方到零售药店购药的模式。”

2016年12月,商务部发布《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要创新零售服务模式,在推进社会药房信息系统与医疗机构信息系统和医保支付系统对接的过程中,鼓励具备条件的社会药房承接医疗机构门诊药房服务和其他专业服务。社会药房是国家医疗卫生事业和健康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7年1月,《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的通知》发布,提出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国家药物政策体系;推动医药分开,采取综合措施切断医院和医务人员与药品、耗材间的利益链;医疗机构应按照药品通用名开具处方,并主动向患者提供,不得限制处方外流;探索医院门诊患者多渠道购药模式,患者可凭处方到社会药房购药;调整市场格局,使社会药房逐步成为向患者售药和提供药学服务的重要渠道。

全国药品零售连锁企业4981家,社会药房门店总数达44.8万家,每年通过社会药房直接服务达130多亿人次。社会药房在保证药品供应、方便群众购药、服务百姓健康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零售市场在处方药医疗销售巨大推力的带动下市场地位与日俱增。从米内网2017年上半年统计数据来看零售药店行业在整个医药销售领域所占份额为 22.5%(含网上药店),处方药市场日趋成熟,在2016年零售药房3375亿销售额中,有2/3销售额由处方药贡献。

处方外流(配)是指患者在医院进行疾病的诊断治疗,并由医生根据治疗方案开具药品处方后,不在医院药房进行处方调配,而是凭医院开具的处方,选择到在医院以外的自费药房、自费药店、社会药房调配处方的行为。核心特点是处方调配行为发生在医院外部的社会药房,故称处方外流(配)。

长期以来,我国医院药品处方的外配比例不高,外配处方的成功率同样很低。在对医院门诊患者的调查中发现,总体患者持方外购率(选择零售药店)为7.6%,患者在就诊后选择持方外购的情况还是较少。说明处方高度集中于医院,处方流向受限。调查显示,仅27%的患者比较了解处方外配,进行处方外配的患者比例不高,高达75%的患者从未进行过处方外配:想要处方外配的患者比例不高,仅占26%。从地区来看的话,北京患者持方外流率为2.7%,广州为5.7%,郑州为13.9%,处方高度集中于医院药房。据上海的一项抽样调查显示,66%的受访者从未尝试过处方外配,而在尝试处方外配的受访者中有55%因为各种原因未能成功调配处方。而患者支持处方外配的原因主要是社会药房的药品种类比医院全、取药流程简捷以及可以对药进行进一步取舍,患者不支持处方外配的原因主要是觉得社会药房的药价贵、品牌不如医院可靠、不能报销和处方外配的手续繁琐。阻碍患者院外购药的方式多种多样,也同时阻碍了处方外流的脚步。如处方医师告知患者:处方已发送至药房,可以直接交费取药;或交费取药后回诊室,医师再告知用药方法和注意问题等。另外,大部分患者不愿意持方外购,持方外购意愿不强,患者参保情况、患者对药品价格、质量的认知、医保药店对患者处方外流有影响。其影响处方流向的因素:①医保制度不利于处方流向,未参保患者比参俱患者更倾向于持方外购;②患者持方外购意愿不强,意愿越强越会持方外购;⑤患者药品价格、质量认知也是因素之一,患者认为药店药品价格应低于医院,医院药品质量优于药店;④患者的购药习惯也是影响因素之一,经常去医保药店的患者更倾向于持方外购;⑤医院与药品厂商对处方流向的人为限制。

政策也在为处方外流松绑。首先,我国现行《处方管理办法》第四十二条规定,除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和儿科处方外,医疗机构不得限制门诊就诊人员持处方到药品零售企业购药。2018年5月,广东省食药监局率先宣布实施《药品零售企业分级分类的管理办法(试行)》。《办法》规定,按经营范围和风险将药店分为三大类以及四个监管等级。药店分级分类管理实施后,一类店只允许经营非处方药;二类店可经营处方药,但不允许经营中药饮片;三类店则可以销售非处方药、处方药、中药饮片等所有可在药品零售企业销售的药品,即仅二三类药店具备出售处方药资格。而在监管方面,零售药店将按照风险程度,从小到大依次分为A级、B级、C级和D级,方便食药监局日常监管及检查。广东将实施零售药店分级分类管理,一方面可以看出药监部门整治滥用处方药的决心,另一方面,也可以看作是为最终的医院处方外流提前做准备。但限于医院、医保、药店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缺乏一个共享的处方信息平台;医保统筹账户对零售药店没有开放;参保人员在医保药店享受不到与和基层医疗机构同等的医保报销政策等,处方外流进展缓慢。广州部分医院要求外配处方系统应与各社会药房外配处方调配系统建立网络对接,实行资源共享抬高了处方外流的门槛。2018年12月,商务部发布《关于《全国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将药店分为三个类别进行分类管理:一类药店可经营乙类非处方药;二类药店可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包括禁止类、限制类药品)、中药饮片;三类药店可经营非处方药、处方药(不包括禁止类药品)、中药饮片。此政策的落地将重新定义未来处方外流的未来。

处方药外流是大势所趋。受零差率、药占比、医保控费、4+7国家集中采购等政策影响,医院药房从盈利部门变成成本负担,医院通过把自费药(肿瘤新药等)、辅助用药(如人血白蛋白、中药注射剂等)剔除出医院用药目录,通过DTC、DTP药房销售把患者引流到自费药店,患者在自费药店取药,由医生提供相应服务。处方外流有主动分流,也有被动流失。

DTC、DTP药房承担新特药处方外流的大未来

DTC、DTP药房可能是不同发展阶段的产物,两者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早期称为DTC (Direct To Consumer)药房,此时的药房不仅面对患者,还面对医生、护士等医疗机构人员,为其提供医药咨询、药品配制、注射给药等专业服务,并逐渐聚焦慢性病患者。而DTP(direct to patient,也称为直销患者)药房即零售药店通过获得制药公司授予的产品经销代理权,患者在医生处获取处方后,可以在该药店直接买到药物。这一由阿斯利康和辉瑞在英国开创的模式正在我国医药商业领域迅速发展。DTP药房更倾向于新特药的销售,类似于国内的自费药房、新特药房。以下统称DTP药房。

DTP药房模式起源于美国,21世纪初美国医药分销企业面临一个困境,在经过多年的高速増长后,分销企业的毛利率逐年压缩,且医疗收入增长和处方量的增长直低迷不振。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的分销商与企业开始探索一种新的药物营销模式,转向了高利润的专业药房,DTP业务由此兴起。据尼尔森数据,2015年美国药厂花在DTP上的费用为51.7亿美金。在美国,DTP业务盈利大大超出非处方药(OTC),达到连锁药店营业额的10%~15%。美国DTP药房经20多年的发展已经非常成熟,DTP药房可以提供大量的增值服务,包括基本的购药服务、信息服务,如特殊用药指导、私人疾病管理、健康咨询服务,同时,由于DTP业务对于厂商资源的依从性,需要DTP药房向厂商提供更多的资源,如数据共享直连、患者分类管理等工作。

作为一种新兴药店形态,DTP 药房主要通过向患者提供高端高值医药产品如新特药品及高质量的专业化服务,从而区别于大多数药店向非药领域发展大健康产品的营销模式。

DTP 药房与传统的以价格和药品为导向的药房不同,其差异主要体现在药品品种、客户以及服务上。传统药房的药品主要为非处方药(OTC)和部分处方药,DTP药房的产品定位主要为高值新特药、处方药,如抗肿瘤药、神经系统、艾滋病、罕见病、慢病药物等,附加较高。传统药房的客户来源较为散乱,而 DTP 药房能获得较为精准和长期的客户来源。在服务上,虽然传统药房和 DTP 药房都是直接面对患者,但是传统药房主要以销售药品为中心,对患者的其它服务主要是简单的用药咨询、测量血压等,而 DTP 药房以患者为中心,提供一对一的专业药事服务和连续的健康管理服务,对患者的效用更高。

DTP 药房药品零售模式的优势包括:

①产品优势。DTP 药房销售的药品是由制造商直接提供的,具有较大的价格竞争优势,在药品流通过程中可以较好的控制药品价格。同时,由于DTP 房的药品主要是高端产品,即新特药品种,本身利润率较高。

②信息全面专业。DTP药房作为制药企业的直接终端销售渠道,能够从生产源头获取直接的药品信息及专业的技术指导,能够有效全面地开展高质量的专业化服务。尤其对于一些慢性疾病、罕见疾病和疑难杂症的药物信息和专业化服务技术获取,DTP 药房更加便捷,甚至先于临床医生。

③区域性竞争小。药品制造商在进行DTP药房授权时,需要进行遴选,只有具备一定条件的企业才能获取授权,这就意味着 DTP 药房在一定区域有一定的排他性,竞争对手较少。

④高度专业化。DTP药房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大健康产品零售,它具有很强的专业性,高端的产品形式,高质量的专业化服务,通过特殊的产品定位,在领域内的专业化程度会更加明显。DTP 药房作为药品零售的一种新兴模式,使部分药店的竞争转向了专业化领域,一定程度上加快了药品零售企业的集中化发展。

我国DTP药房还处于起步阶段。DTP药房主要针对价值较高的专利新特药、物流及管理等较复杂的药品,典型的如肿瘤药、乙肝药、罕见病药如可延缓多发性硬化症药物等,这类药被称为“新特药”。这些新特药一般是国外药厂研发的创新药刚进入中国市场进行销售,这些药品通常比现有治疗药物拥有更好的疗效,但由于这类药品一般上市时间都不长,又恰逢近年来药品招标停滞导致医院进新药品难度倍增,专利药本身需要拓展院外销售渠道,是药企在无法开发医院渠道的情况下的不得已选择。在这种模式下,药企将产品直接授权给药房做经销代理,患者在拿到医院处方后就可以在DTP药房买到药物并获得专业的用药指导。更重要的是,这个模式运作下来,药房将医院和上游药企的关系通过处方关系紧紧地绑在了一起。

DTP药房核心需要三方面的能力:冷链物流、处方审核以及专业服务。特药对药品运输以及储存有较高的冷链需求;特药的药品处方需要专业医师或者药剂师进行审核;特药的药事服务需要很强的专业性,这些都对运营成本以及运营能力有远高于普通药店的要求。特药药房还需要两块软性能力:丰厚的制药企业资源以及好的地理位置。特药的药品来源稀少,制药企业拥有较强的话语权,普通药房很难拿到特药的代理权,这也是为何主流的DTP 药房均属于国药、华润、上药这三大流通公司的原因。流通公司更接近制药企业,拥有丰富的药品及相关资源;特药药房的地理位置也很重要,重大疾病患者一般会选择大中型城市的三甲大医院看病,在这些医院附近布点新特药药房才有可能承接来自医院流出的处方。

以目前国内DTP药房发展情况来看,DTP药房可分为四种类型:1.分销资源型药房:由分销商开设或合作的药房,与分销商合作紧密,在渠道和价格政策上有比较明显的优势,例如北京医保全新、国大药房、上海众协药店、康德乐大药房等。2.医院合作型药房:多在医院附近,与医院关系较好并得到医生的认可,或者是和医院合作开设的药房,作为医院自费药房的补充。3.享有特保政策的药房:当地政府部门指定,可以享受类似医院医保政策的特殊药房,患者在这种药房购药可以进行特殊的医保报销。4.其他个人单体药房:由于有方便的地理位置而被厂家选择为特药品种的定点药房。目前单体个人药房多为历史形成,厂家也在逐步关闭这种药房的定点资质,北京医保全新就从合作厂家手中接手了不少此类门店的业务。

随着医改的不断推进,我国DTP药房凭借专业的药事服务能力在医疗市场上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康德乐中国(Cardinal)2002年将美国专业药房的专业药事服务模式引入我国,最早开始国内DTP药房的探索。康德乐中国2016年单店营业收入最高的DTP药房已达到1.5亿元,总营业收入的28%是高值特药,全年累计为50万名患者提供服务。国内药企最早开展DTP业务的可能是上海医药集团旗下的众协药店,迄今已有15年,设有32家DTP门店。2009年北京医保全新医药公司正式运营DTP药房,现阶段该领域的收入已超过其销售收入三成。2014年8月,国大药房首个特药及慢性病服务(DTP)专区在上海开业,对业务流程的梳理相当细致,战路指向清晰,显示国大药房对DTP业务抱有很高期望。国内DTP药房已经开始具有一定规模,随着经验的积累,一些优秀的经验在集团内部其他药房开始复制,DTP从此走上了连锁化,规模化的道路,并且在以总部为核心的基础上在全国各地开设分店,采取传统的直营店或加盟合作模式,DTP模式已在医药行业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比如,上海医药集团已经在国内各城市有将近30家DTP合作药店,并且在2015年度销售额将近25亿元,占药店板块销售比例一半左右。2018年2月上海医药宣布收购康德乐在中国的全部业务,上药集团随着对康德乐业务的整合上药集团在DTP领域布局更加完善。

2016 年的深化医改重点工作任务强调患者可以自主决定在医院药房或零售药店取药;2017 年提出的实现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为院外处方的流转提供了政策支持。随着新医改的不断深化,我国DTP药房有望借着专业的服务能力,承接处方外流市场,从只经营新特药的初级阶段向经营整体处方药的高级阶段发展。DTP药房的发展将伴随公立医院处方外流同步进行,经历新特药、自费药、处方药三个阶段。以2014年药品终端数据为基础,对各阶段DTP药房的市场规模进行测算:

第一阶段(新特药流出阶段):因价格昂贵,在医院降低药占比的背景下,新特药将率先流出院外市场。国内仿制药与创新药的比例约97:3,照此测算国内新药市场约400亿元。

第二阶段(自费药流出阶段):随着医疗服务其它系统的变革推进,以“以药补医”局面逐步破除,医药分家将继续发酵,但由于医院、药房、医保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外流药品以自费药为主。根据调研,此前国内典型的三级综合医院自费药占比在30%~40%,三级专科医院自费药占比在40%~50%,二级医院在20%以下。保守估计国内自费药占医院药品市场的比例约20%,则医院市场流出的自费药市场规模约2000亿元。

第三阶段(处方药流出阶段):国内处方药市场约9000亿元,若医疗服务系统变革达到理想状态,分级诊疗建立、信息化系统完善(如PBM),则参考美国市场院外处方药销售70%占比,零售终端的处方药规模将达到6300亿元。 

目前,处方外流尚处于“新特药流出”阶段,按照医改进度,估计该阶段将在3年内完成,在不考虑行业增长的情况下,若3年后DTP占新特药市场规模达到50%(即200亿),则其市场扩容速度将达到35%。未来随着医药分开政策的落地和药房专业化程度的加深,DTP药房不仅只是一个高值处方药外流的销售网点,将依托强大的药事服务和专业化患者教育体系,成为一个以药品为载体的、立体化的新型高端医药服务平台。


(注:本文转载之目的只为传播行业信息,不作任何商业用途,已标明作者与来源。如涉侵权,请联系删除。)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