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鲸吞”第三批国采配送权的背后-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巨头“鲸吞”第三批国采配送权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0-09-18 16:32:05  阅读量:1885

作者:卢阿峰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第三批国家集采可谓是前段时间行业关心的焦点,其中国内仿制药企业的“刺刀见红”相比,外资药企的“陪跑”也让大家感叹强者恒强,弱者愈弱。而国采落幕后,已中选品种的配送权的分配,又爆出惊雷,令人倍感现实残酷之余,又觉得并不意外。

第三批国家集采可谓是前段时间行业关心的焦点,其中国内仿制药企业的“刺刀见红”相比,外资药企的“陪跑”也让大家感叹强者恒强,弱者愈弱。而国采落幕后,已中选品种的配送权的分配,又爆出惊雷,令人倍感现实残酷之余,又觉得并不意外。

图穷匕见

国采亦倒逼流通行业洗牌

在第三批国采拟中选结果公布第二天,上海药招所紧接着公布了上海地区配送企业名单。除了北京京丰制药二甲双胍和杭州康恩贝的非那雄胺片分别由上海九州通和上海美罗医药配送外,国药、上药包揽了余下所有药品的配送权,约为总量的96%。按照报量计算,国药、上药、九州通和美罗分别将承担约7000万元、1.2亿元、236万元和570万元的药品配送任务。

对于这样分配是企业方还是上海药招所做出的决定,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中医药专委会委员、执业医师齐正伟认为,国采中标品种配送权通常是由中标企业选择指定,但是在不同地区要求不同,比如上海市对配送商做出特殊要求:一是一个中选药品仅可以委托一家药品配送企业配送,该企业配送药品范围要覆盖本市所有地区,不得再通过第三方购买中选药品;二是要求指定的配送企业具备24小时内向全市医保定点医疗机构配送中选药品的能力。这样的要求下,也只有国药、上药等龙头企业符合条件。

“我们应该非常严峻的看到,无论对错与否,政策有形之手的强势挥出和市场无形之手的挤压,从第一次国采开启到本次第三次国采拉开序幕,区域配送企业和中小配送商在强大的政策趋斜和配送能力及利益承受能力的多重打压之下,已经从医药流通业渐行渐远并加快了被淘汰的速度。”资深医药人、本报特约观察家胡晓春认为流通行业的个别歧视已经越来越摆在台面上了。

齐正伟进一步指出,本次上海地区配送完全排除区域性配送商和中小配送企业,其实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 带量采购在直接导致仿制药企业大洗牌的同时,医药流通企业也将重构,这也将极大提升药品配送商的行业集中度,未来会强者恒强,弱者愈弱。

按照报量计算,国药、上药、九州通和美罗分别将承担约7000万元、1.2亿元、236万元和570万元的药品配送任务。而根据采购文件,规定申报价是必须包含税费、配送费等在内的实际供应价。有业内人士甚至认为,几大中标的配送企业,其实有一定的赔本赚吆喝之嫌。

对于此次说法,两位专家都认为不能一概而论。胡晓春认为,虽然国采金额总体上在配送总额中目前占比不大,如本次上海国采也就55个品种总金额2个亿,因此不排除国药、上药等为了总体布局和抢占份额宁愿作出局部利益牺牲的策略。毫无疑问,医药商业配送企业利润率一直处于下降通道中,粗略估计国采配送板块总体策略是不亏本为底线原则进行整个操盘。

的确,按照当前行业数据显示,近年来,中国医药物流市场以每年10%的速度在增长,到2020年市场规模可以达到3.8万亿元,市场蛋糕正在越做越大,提前布局占领市场或许比赢在当下更为重要。

跨界野蛮人侵入

强势抢占传统巨头份额?

与此同时,海量市场诱惑下的行业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中国邮政、顺丰、京东等第三方物流巨头纷纷加速进军步伐。

其中,中国邮政是最早涉足医药物流配送领域的第三方物流机构之一, 在2006年宁夏邮政中邮物流公司便参与承担了宁夏药品配送,顺丰方面,集团在2014年单独成立了医药物流事业部,并在同一年间成立了冷运事业部,专注食品和医药冷运配送。京东则在2013年时便自建了京东医药。发展至今,京东医药物流已经在山东、湖南等全国各地开展了业务,并和国药集团、红运堂等多家集团达成合作。值得一提的是,国际物流巨头DHL也瞄准了我国医药物流市场,与上海医药达成战略合作。

“京东、顺丰、邮政等传统物流巨头布局医药物流,虽然目前尚未形成大举进军态势,但绝对是对老牌医药流通配送企业形成‘狼来了’的恐慌冲击。”胡晓春认为跨界巨头的强势进军,必定对传统医药流通巨头业务造成冲击。

他指出,传统医药流通业更多的表现形式是批发销售形态,作为医药物流配送其实只是顺其自然配备的附带业态而已,虽然这几年日渐重视,但骨子里仍然定位在医药商业批发销售企业,转型作为物流配送型企业的观念尚未根本性改变。以此面对在覆盖能力、仓储能力、物流配送软硬件配备等等全方面压倒性优势的京东顺丰们,显然处于不在一个档次的弱势。

可以这样说,老牌医药物流基本上唯一的优势在于对医药工业企业特别是对传统客户医疗机构的一定意义的把控,但这种能力将会越来越脆弱,当然,如国药上药这样的国家队还是有可能能够压住京东顺丰这样的股份制企业的。

齐正伟则认为此事还尚待观察。他认为,京东、顺丰、邮政对该市场早已垂涎三尺,随着医药物流配送跨界壁垒的降低,这些企业更是加快医药流通市场布局,力争早日介入分得一杯羹。从宏观与趋势上看,这对主流医药物流企业会造成一定的压力和冲击,但是,医药流通市场配送医院的要求不仅需要配送企业的硬件如物流中心的设置、仓储、冷库面积、冷链运输、垫资能力等,还需要医院对配送企业(医药商业公司)的开户审批,只有硬件没有医院的开户,配送企业也无法为医院提供配送。

“因此,我预测,短期内域外传统物流巨头很难替代或挤占主流医药配送企业的主要市场份额,未来是否会改变,还待观察。”齐正伟做此结论。

强者恒强,弱者消亡

十三五集中度目标已超额完成?

其实,不只是这次第三批国采的配送,现有的医药流通行业舞台已经愈发没有中小企业的身影了。

据齐正伟介绍,目前国内医药批发流通企业多达1.4万家,而前4强合计市场份额占批发流通市场总额的近40%,区域性和中小流通企业尚处于数量多、分布散、规模小的无序竞争之中。

这些企业正面临着传统配送市场的萎缩、业内龙头企业的挤压、域外物流巨头的冲击、一票制试点的威胁、带量采购导致配送商的重构等诸多不可掌控因素。在制药企业优胜劣汰的当下,中小流通企业的生存可能会更加艰难。这些企业将面临着转型、延伸产业链、被兼并、被淘汰等不同的命运。

“区域配送企业生存状态悲观地讲,没有最坏只有更坏。至于怎么维系生存?要么熬下去或者等死或者期待转机,要么改弦易张偃旗息鼓转投他业。”胡晓春对于中小流通企业的生存现状深感同情。

而现实则是,国家对于流通行业的进一步压缩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近日,国务院曾发布《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0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与四川发布的《关于印发四川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0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直接指出“推动医保基金与企业直接结算”,业内基本上都认为,“一票制”的影子已经若隐若现。

两位专家皆认为,本次第三批国采中出尽风头的国药与上药,都无法置身事外。

“我一直的观点是我们在非国家重点基础性行业的竞争性行业里应该小政府大社会,在国家大政策大原则调控下,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调剂作用,但显然,我们领会国务院及各级地方政府的相关文件精神,国家对医药领域的调控力度日益加大,虽然文件中关键词是“鼓励”而非强制推行,但这肯定是一个信号。若真是如2016年始在疫苗行业施行的一票制那样在整个医药行业全面展开,那么结果将是强如国药上药这类国家队巨头,也将演变成一家真正意义上只以获取物流配送费或者佣金为目的的物流企业了。同时我们也关注到,目前大中型医药流通企业基本都是一般纳税人,为国家贡献了进销差价中13%的增值税,相信全国统算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但若一票制,中标工业企业直供医疗机构,医疗机构至少目前显然又不是纳税企业,显然配送费用6%左右的营业税会大幅降低原纳税额,是否意味着国家税收的流失?”胡晓春认为,若强推一票制,药品配送行业与国家可能会两败俱伤。

齐正伟大胆预测:“一、短期内一票制不会全面推开,少数药品、个别医院可能会出现;二、一票制的推广还存在诸多问题和障碍,不会一蹴而就;三、对制药企业而言还需要测算直接配送的各种成本投入,还需慎重选择。”他进一步指出,对龙头企业如国药、上药而言,必须保持高度的紧迫感和危机感,因为多年拓展的千亿配送规模市场正在遭受各种挑战,如何做好守城策略是前提,这些巨头应该在成本控制、增值服务、盈利模式、产业链延伸等方面需要仔细研究和规划,以确保自己的行业地位。

其实,国家近几年来对于流通行业的整顿,清理,离不开在2016年12月商务部发布《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中提出的详细集中度目标的督促。该规划中强调,“十三五”期间,要培育形成一批网络覆盖全国、集约化和信息化程度较高的大型药品流通企业。药品批发百强企业年销售额占药品批发市场总额90%以上;药品零售百强企业年销售额占药品零售市场总额40%以上;药品零售连锁率达50%以上。

若是仅从此次第三批国采的配送权分配来看,其实该任务已经超额完成。

“全国总的医药药品销售额权重到年底才见分晓,但可以肯定的预估绝对是一个百强占大比例结果。只是希望,下一步规划是在国家大政方略下稳定发展,而非只见几支国家队在医药流通大市场中形单影只的砥砺前行,或许,这在当前全球经济大环境下更是非常重要的考量。”胡晓春展望十四五时期流通行业,提出了殷切希望。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