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二连三,史上最大反腐风暴来袭?-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接二连三,史上最大反腐风暴来袭?

发布时间:2020-10-16 17:32:04  阅读量:371

作者:卢阿峰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这一轮暴风骤雨,更是隐藏着中央对于医药反腐的强烈决心,而且从这个风向看,短时间不会停歇。

近段时间,医药购销领域,医疗机构的“严打”之风有点愈演愈烈。9月16日,国家医保局正式发布了《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紧跟中央,各部委,省市也陆续爆出规范医药购销和医疗机构不正之风的政策出台,许多行业人士都深感秋风萧瑟。而这一轮暴风骤雨,更是隐藏着中央对于医药反腐的强烈决心,而且从这个风向看,短时间不会停歇。

信誉危机引发反腐风暴

近日,国家医保局正式发布了《意见》,按照规定,2020年前各地将建立起医药行业征信“黑名单”制度。以此为基础,医药购销中的回扣、涉税违法、扰乱集中采购等行为将被列为失信行为,面临中止挂网、采购,甚至全国联合处置等处罚。

另外各省市也动作频频。9月初,安徽多家三甲医院贴出了匿名举报信。举报信直指,这些医院部分科室(外科+内科)医生和医药代表存在不正常销售关系,存在带金销售问题。随后,山西临汾市人民医院也出现了举报信。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举报矛头指向了肿瘤等领域热门药。

9月10日,河北省卫健委下发《河北省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行为记分管理办法》;9月14日,上海市卫健委连续发布两份医药纠风的通知,要求开始整治医药购销和药品回扣。《上海市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近日,国家三级甲等综合医院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开始查医生的账号,严格审查医生讲课费,每个医生的账户都会被调出来进行核查,先是自愿申报,然后进行系统核查。

这个秋天,从中央到地方,一阵针对医药领域的反腐浪潮扑面而来。作为在医药行业从业几十年的老兵,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中医药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智库专家、特约研究院、沈阳华卫集团执行总裁王振林也深感此次行动的不同寻常:“最近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乃至医药和医疗行业主体,都坚决支持和拥护严厉打击回扣、贿赂等顽疾。这次的确是改革开放以来烈度最强、从上到下决心最大的行动。”

从上海卫健委的文件中可以看出,此次严打的主要范围是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机构。王振林表示,医药行业离不开医疗行业,相辅相成,无论是医药行业、还是医疗行业,由于极少数人行贿和受贿、乃至索贿,都造成了两个行业的信誉危机,就行也本身来讲也是受害方。

其实,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国内严打之风,离不开今年5月15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公安部、商务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医疗保障局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印发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国卫医函〔2020〕192号)的影响。

但是,该文发布的时间为五月中旬,距离政策密集发布的9月,整整过去了四个月的时候。王振林认为,192号文的影响延迟了五个月,与新冠肺炎疫情脱不了关系。

5月中旬,武汉和全国各地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全国上下开始全面复工复产。192号文意在弘扬医疗行业的美德,打击不正之风,杜绝一只老鼠屎坏了一锅汤的局面。

然而,文件下发不久,黑龙江的黑河、哈尔滨、北京新发地、大连等等地陆续出现疫情。全国各地又一边复工复产,又一边控制疫情,直到九月中旬全国本土无新增新冠病例一个月有余,说明全国疫情基本控制。为此表面显得192号文件执行的比较迟缓也就顺理成章了。事实上,今年各行各业工作的重点,都在为复工复产和全面控制疫情让路。

不可小觑“黑名单”

“黑名单”这个名词好像在业内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以前类似的规定也出现过“黑名单”制度,但是大都是以各省级招标平台制订的相关规定,从专门机构、顶层设计,这次应该是第一次。这次信用评价制度不同于传统上基于行政管理关系的信用监管,是基于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的买卖合同关系,在医药企业出现给予回扣等违反公平合理、诚实信用定价行为时,由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机构按照信用承诺采取措施,维护采购方和消费方的合法权益。

王振林认为此举并不寻常。他认为,这次是由专门机构制订并指导监管,有制度、有标准、有处罚措施,是真正意思上“动真格的”。一是有国家医疗保障局专门机构制订和负责;二是具体信用评价制度具体由各省级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机构组织实施;三是《意见》提出,目录清单:将给予回扣等有悖诚实信用的行为纳入评价范围;企业承诺:要求参加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的医药企业作出守信承诺;信息记录:采取企业报告与平台记录相结合;信用评级:依据法院判决或行政处罚认定的案件事实,确定失信等级,动态更新;分级处置:分级采取提醒告诫、提示风险、限制或中止投标挂网、公开披露失信信息等处置措施;信用修复:鼓励企业整改,采取切实措施主动修复信用。

医疗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也认为,黑名单制度对企业和市场相关主体都会带来比较大的影响,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企业的具体行为,有助于降低医药行业的乱象,让市场恢复正常。

《意见》中还明确指出,“黑名单”制度未来不仅是医械企业,药品生产许可持有人、药品和医用耗材生产企业适用,与生产企业具有委托代理关系的经销企业,以及配送企业都将被包含在内。这无疑显示出了对于医药腐败行为追究到底的决心。

对此,王振林倒是认为不用过度紧张,威慑力来源于执行力,如果顶层制订的制度能够认真、严格执行,那么威慑力就会极大。同时也能够基本根治回扣以及红包等微腐败现象。

高压反腐或将常态化

实际上,中央针对腐败现象的根治手段,还远远不止于此。前段时间,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医保局近日也签署备忘录。主要内容是建立医药领域商业贿赂案件定期通报制度,积极拓展医药领域商业贿赂案件司法成果在医药价格和招采领域运用,共同推动全系统各层级开展信息交流共享,持续深化治理医药领域商业贿赂协同合作。

“这个共享机制其实在国外已经出现过。”赵衡指出,国家医保局和高院的定期通报制度也是为了能让信息更有效地在各个执法部门之间共享,国外发达国家大都有这个共享机制,这对企业的影响将会进一步加大。

的确,由于医药领域、医疗领域在吃“回扣”和“红包”等微腐败方面,积弊多年,无论是中央还是民众对此积怨颇深。“这个制度的确立,就是顶层对行业整治微腐败的恒心和决心,既是预防针更是警钟长鸣。”对于长期可持续打击商业贿赂行为,起到长期震慑作用,王振林警告,国家此举不仅仅是杀鸡儆猴和为更大行动作铺垫那么简单。而是定期通报和制度化,一旦制度化就是长期化和永恒化。

此前,国家医保局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以药品回扣问题为例,根据公开可查的法院判决文书统计,2016年-2019年间全国百强制药企业中有超过半数被查实存在给予或间接给予回扣的行为,其中频率最高的企业三年涉案20多起,单起案件回扣金额超过2000万元。医药上市公司平均销售费用率超过30%。

回扣腐败问题的不断发酵,不仅造成了医药产品价格虚高,市场垄断涨价,还直接影响了医保基金的大量流失。

因此,整治医疗领域的腐败问题一直是国家高度重视的问题。的确,从企业的角度来看,近期医药购销和医疗机构领域刮起的严打之风,各部位和省市地区的接连响应,容易产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感。

王振林倒认为其实不用那么紧张,身正不怕影子歪,只要没有做不法之事,就不会对企业正常经营有什么影响。近期从上到下密集出台医药购销和医疗机构领域“微腐败”制度、政策等,虽然不能用“山雨欲来”来形容,但也对于靠投机取巧和不单纯单位和个人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种制度化的安排和震慑的行动,不但不会使具有正义感的、有良心的企业利益受损,反而是对他们的最公开的声援和保护,是对不良、机构、企业和个人的有效遏制,是对社会和全体公民伸张正义之举。

“对于靠拉关系、走捷径、侵占他人利益的企业,要立即丢掉幻想、悬崖勒马。对于公平正义的企业坚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即可,在制度面人人平等,无需刻意应对。”王振林如是说道。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