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医院打包改制提速,地方移交忙,国资成主力-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企业医院打包改制提速,地方移交忙,国资成主力

发布时间:2021-01-14 17:05:54  阅读量:319

作者:申佳  来源:健康界

核心提示:企业医院改制收官战,困难还很多。

2021年1月8日,一位网友以延边州和龙市八家子林业局职工医院医生的身份给吉林省地方领导留言,提出和龙八林医院改制不合理,移交地方管理的企业办医疗机构应该享有和地方一样的事业编制。此前,和龙八林医院改制后取消了医生编制。

“原安图森林经营局医院,原敦化市铁路医院,原珲春市矿物局医院,原图们市石岘造纸厂职工医院,原和龙市福洞煤矿职工医院,原舒兰矿务局医院,转归地方时均全员转为事业编制。我们同为企业医院医护人员,为什么没有事业编制?我们强烈要求事业编制待遇。”上述网友称。

要求编制以及其他待遇,这一幕以不同的形式和强度正在各地上演。国家提出剥离国企办医院的首个途径是整体移交给政府,但时至今日,真正移交政府的国有企业医院并不占多数。原因多种多样,面对诸多争议和阻力,各地各级政府已加大力度,积极推进改制。进入2021年,三年缓冲期已进入最后一年,企业医院改制这场十万亿级的医疗市场改革渐入尾声。

在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主任委员金永成看来,“企业医院主辅分离工作经历了25年的历程,截至目前,剥离工作基本结束。”据金永成介绍,在剥离方式为“移交”的这场改革中,黑龙江、吉林、内蒙古、山东、重庆、贵州等地政府接收了部分企业医院,还有多家企业医院移交至大学。

根据健康界的调研,各地企业医院改制均进入最后攻坚战,打包给国资接收和移交地方政府成为改制收尾的主流路径。

打包改制提速

最后冲刺的企业医院,正在紧锣密鼓的投入改制当中。以煤炭企业密集的山西为例,继潞安集团、阳煤集团、晋煤集团、同煤集团多家省属重点煤企完成医疗机构引援混改后,五大传统煤炭集团中的最后一家也正式迈入企业医院改制。2020年冬,山西焦煤挂牌产权交易,寻求引入战略投资者改制。

此前的山西四大煤炭集团的改制情况为:2018年5月,潞安集团与北大医疗产业集团及旗下的北医医院管理公司签署合作协议;阳煤集团与通用环球医疗集团于2019年12月进行合作签约;同期,晋煤集团与新里程医院集团举行签约仪式;2020年6月19日,国药同煤(大同)医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挂牌成立,同煤集团同华医院管理公司所属四家医院及48家社区正式加入国药医疗健康产业有限公司。

正如金永成认为,国资委指定的国药、华润等央企托底平台,重组整合了大部分的企业医院;北大医疗、新里程医疗等医疗集团整合了一部分企业医院。

山西焦煤集团寻求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诉求细节为,太原西山医院有限责任公司等4家医院运营平台公司拟同时对外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均让渡60%股权,募资均将用于医院公司可持续发展。

根据健康界梳理,根据产权公开交易平台信息显示,焦煤4家公司增资项目捆绑交易,即投资人参与其中一个医院公司增资的同时参与其他三个医院公司增资,完成医疗改制重组工作。

而医院对投资人也有一定的要求:具备较强的资金实力,具有国资背景的优先;拥有丰富的医疗产业协同资源和实体医疗机构运营管理经验,投资控股两家及以上煤炭类企业的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具有强大的医疗资源输出能力,已经建立与国内一流科研院所合作办医模式,具有推动所属医疗机构成为国内一流大学的附属医院的案例和能力。

除此之外,医院还要求战略投资方对医疗行业、医疗管理运营有很深的行业理解与管理能力,具有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投后提升扭亏为盈的成功经验;能够根据医院实际发展需求,派驻临床专家及医疗管理团队;对医院未来发展战略与方向、管理组织架构设置、学科布局和重点学科建设、品牌提升与区域医疗中心打造提出可行性的方案。

这一系列要求,对资本方的性质和实力都设立了相当高的门槛。经健康界多方了解,此前,多家国企背景的医疗集团曾对此有意向,也有社会资本跃跃欲试,希望与焦煤进行混改合作。但实际上,能符合焦煤要求的资本方并不多,基本上都是已与煤炭行业的企业医院有合作的国资背景企业,如国药集团、通用环球医疗、华润健康、北大医疗、新里程等。

业内人士指出,引入社会资本,对国企医院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造,可以在增加资本投入的同时,引入优质医疗资源和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是一举多得的好事,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

2020年12月,焦煤四家打包医院最终花落新里程。新里程医院集团首席执行官林杨林表示,此次牵手焦煤集团,新里程将在体制机制创新、医疗资源输出、经营管理提升等方面给予焦煤集团旗下医疗机构战略性赋能。

这也意味着,焦煤集团旗下医疗机构成功完成改制重组,此次改制这4家医疗机构后,新里程医院集团在山西省的控股床位数达到5300张,覆盖晋南、晋北、晋中多个城市。

国企医疗集团是整合主力

在当前冲刺期,各地所剩无几的企业医院正在以国企为主进行整合,主要力量仍是国资委指定的国药、华润等央企托底平台和北大医疗、新里程等国资背景的医疗集团。

以新里程医院集团为例,作为国科控股旗下的大健康产业平台,新里程以“区域医疗中心”为并购战略,已先后投资并购了数十家国企医院,覆盖山东、河南、山西、福建等8个省份,全国控股管理超过12000张床位,目前已挤身国内最大的综合医院集团之一。

林杨林认为,从过去几十年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来看,从来没有一次像国企医院这样全行业、体系化、制度化的出让控股权的混改机会。通过合围深耕山西,山西成为新里程医院集团最重要的区域医疗中心,打造山西国企医院改制样本成为新里程医院集团未来重要的发展目标。

其他国资背景的医疗集团也未停下脚步,下图为健康界对近期企业医院整合的不完全统计:

国资厅发改革〔2018〕25号文中指定六家中央企业可参与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的资源整合,分别是国药集团、华润集团、通用技术集团、中国诚通、中国国新和国投(集团),支持通过资产转让、无偿划转、托管等方式对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进行资源整合,实现专业化运营和集中管理。

根据国药集团投资管理部靳杨在健康界的撰文,纳入以健康产业为主业的央企平台,解决投入渠道和人事机制,可保留医院经营属性、职工身份、土地性质,融入行业主流按照主营业务发展,医院上级投入、业务发展、职工职称晋升、医院科研工作均能得到平台体系保障。先交给央企平台稳妥完成改革过渡,再根据医院发展情况择机完成改制工作,是本轮改革的主流方式。

目前,选择此方式的央企较多,如东风汽车集团、中国铝业集团、中国中车集团、葛洲坝集团、汉江集团等。根据靳杨的工作经验,若由双方集团层面牵头组织整体改革工作,成建制进行改革,能够极大提高改革工作推进效率,避免医院在改革工作中既是被改革者又是改革推动者的尴尬处境,以及由此带来的工作效率低下的弊端。 

改制推进困难重重

对企业医院职工而言,最希翼的出路依然是被政府接收,而被政府接受后又期待编制,正如文章开头的和龙市八林医院员工。

经健康界了解,和龙市八林医院距离最近的医院也有十多公里,可覆盖当地一方群众的基本诊疗工作。这一类企业医院的改制出路,主要是移交给地方。

移交地方是指将医院移交地方政府或高校,纳入地方卫生区域规划,解决医院职工事业编制和事业经费,与地方政府办公立医院一视同仁。这是多数医院员工心中的首选,也是政策鼓励的改革路径。

尽管由于地方财政经费和事业编有限的问题,很多企业医院的移交并不顺利。但在企业医院改制进入收尾期,各地还是呈现了“移交潮”。

近一年来各地企业医院移交当地政府的不完全统计

此外,资料显示,近年来移交地方的国企医院还有兵器工业北京北方医院(现为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方院区)、长春市第一汽车厂职工医院(现为吉林大学附属第四医院)、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总医院(现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西院)等机构。

根据134号文要求,除了指明国企医院“四条出路”外,并指出应“引入专业化、有实力的社会资本,按市场化原则,……,优先改制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

以国企与社会资本混改的专业化医疗产业平台宝石花医疗为例,2017年3月,中国石油集团通过海峡能源产业基金,利用社会资本成立宝石花医疗健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专业化医疗产业平台,注册资本100亿,是在国家全面深化国企改革背景下,以服务中石油医院社会化改革为使命而组建的医疗集团。据了解,宝石花医疗旨在探索国有企业非营利性医院改革发展路径,所改制医院全部为非营利性医院。

“国企医院无论怎么改,关键是一定要保持国企医院的公立医院属性和非营利性。”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顾晋曾在2019年“两会”期间表示。这一说法引发广泛争议。

实际上,对于改制后的国企医院性质,是否还是公立医院,是否必须是非营利性医院,不仅业界内外存在观点争议,在改制实操中的践行层面,也有不同做法。2020年,央企华润旗下华润医疗获得济南重汽医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就将济南重汽医院改制为营利性医院。

在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党总支书记王保国看来,营利性医院这个名词,对医院发展非常不利,实际上营利性医院只是一种管理的形式。“扣除各种经营的成本,最后才算出来医院有没有盈利。医院也不可能有很大的盈利,提供好的医疗服务永远是首位的。而投资机构对于医疗行业的投资回报,其实主要体现在资本市场之上。”王保国如是说。

作为民营专科医院优秀代表的三博脑科,其旗下的重庆三博长安医院和重庆三博江陵医院,就由企业医院改制而来。“我们在2014年脱离原有的国企,开启改制。”这两家医院的院长周清告诉健康界,2014年在改制的出路中,周清和员工选择了与社会资本三博脑科集团合作。改制后不久,重庆三博江陵医院和重庆三博长安医院都由周清管理,他同时担任两家“新医院”的院长。

在选择出路的时候,周清反复研究国家对企业医院改制改革的政策,多方考察改制医院的经营模式和经营状况,考察社会资本融资建设医院的利弊,最终才确定出路。

而当他在回顾改制后几年来的发展时,首先提及的就是医院的收入增长和利润增长这两个硬指标。

民营资本并非改制主力,但像三博脑科这样抓住机遇,寻求合适的医院进行整合的民营医疗机构也不在少数,他们在改制中贡献了应有的力量。

当前,国企医院剥离基本结束,但并不意味着改革已经结束。正如金永成所言,随之而来的资金问题、集团盈利的持续性等都给医疗集团产业化、市场化发展带来很大障碍。同时,补偿机制、医保待遇、医院评审、区域规划、职称评审等仍是国企医疗集团面临的共同问题。

根据健康界了解,哪怕是国资背景的医疗集团,在推进改制过程中依然存在重重困难。例如,2018年4月,北大医疗与枣庄矿业集团共同成立了山东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枣矿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枣矿集团枣庄医院也最先开展了合作试点,但直至现在,枣庄医院也并没有完全脱离枣矿集团。对此,医院原归属方山东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李希勇表示:目前正在积极协调对方,争取2021年一季度末解决,实现整体改革任务移交。

“越往后有些硬骨头越要啃。”山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高长生也表示,国有企业剥离办社会职能是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他认为,难点有三个方面,“一是资金落实比较难;二是人的安排很难;第三协调上有一定难度,因为重组确实是涉及到方方面面。”

在金永成看来,目前企业医院集中在十几家医疗集团内,发展前景是光明的。但是,打铁还要自身硬,企业医院也需要加强内涵建设,不断提升医疗质量和服务质量,这才是其持续发展的关键。



恒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医药慧 | 联系我们 | 媒体合作 | 意见与建议 | 版权声明 粤ICP备14040283号-1
医药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