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水汹涌,病态繁荣的PD-1中国道路-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潮水汹涌,病态繁荣的PD-1中国道路

发布时间:2021-03-30 17:25:31  阅读量:1758

作者:卢阿峰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靠PD-1品种博取资本目光的把戏不会断绝。

近日,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恒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飘扬指出,在创新药医保准入上,临床急需新药进入中国的准入大大加快了,从价格上解决了患者可及性问题,但PD-1过度重复问题严重,因为PD-1涉及的适应证最广,市场也最急需,企业积极性很高,加上资本的推波助澜,PD-1的泡沫炒得很高。

诚然,以恒瑞医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君实生物这PD-1“四小龙”为代表的国内创新药企,在PD-1领域的动作频频,成果丰硕,连带其股价也不断上升,融资活动活跃,在资本市场明星效应明显,但这也形成了在狭窄的PD-1赛道,同质化竞争激烈的局面。PD-1领域还是蓝海吗?

潮水褪去,会不会都在裸泳?

百花齐放

备受瞩目的国内PD-1赛道

近段时间,最让国人瞩目的事件,莫过于2021年两会的举办。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江苏恒瑞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飘扬也抵京参加,在参加两会期间,他指出,在政策支持下,近年来医药创新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药品的审评审批上,审批的新药数量逐年增加,质量也在提高;在创新药医保准入上,临床急需新药进入中国的准入大大加快了,从价格上解决了患者可及性问题,但PD-1过度重复问题严重,因为PD-1涉及的适应证最广,市场也最急需,企业积极性很高,加上资本的推波助澜,PD-1的泡沫炒得很高。

此话一出,业内纷纷惊呼,揭露“皇帝的新装”的那个人出现了。

据报道,当前国内PD-1市场正在迎来快速增长。即便是在疫情冲击下的2020年,国内PD-1产品销售额合计也超过了90亿元。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2025年中国PD-1市场规模将达到917亿元。而资本也疯狂涌入,相关企业恒瑞医药、百济神州、信达生物、君实生物在股价和融资领域非常活跃,PD-1领域呈现出一片火热的局面。

据本报特约观察家、资深医药人胡晓春介绍,PD-1包括PD-L1免疫治疗法作为一种新型抗癌疗法,其基本机理作用是在大范畴上基于体细胞的修复与再生能力的再生医学,我们可以上升到生命科学层次讨论,所以它作为继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后的新的疾病治疗途径,近几年引发了继药物和手术之后的新一轮医学革命。

而具体分析到国内的PD-1研发企业,本报特约观察家、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却认为,国内诸多投入到PD-1领域的研发企业,其实没有一家在认真研发PD-1。不可否认,PD-1的市场预期的确非常好,诸多国人和医界都对其高度期待,但是国内PD-1研发企业所关注的领域都是在拓展PD-1适应证,延伸PD-1联合用药的治疗领域,并没有对PD-1的根本进行探索,都是在拾国外药企牙慧,创造融资与企业快速膨胀的噱头。

其外在表现为,只要在相关治疗领域有一定突破和进展,其股价必定大幅拉升,也会在资本市场传出融资的消息。2011年,业界知名的肿瘤治疗药物专家俞德超自立门户创办国产创新药企信达生物仅2个月,便有资本闻讯而来。当年10月份,信达生物拿到了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2年6月,再次完成2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4年这一年,PD-1在国外有了实质性的突破:跨国药企巨头百时美施贵宝的PD-1(O药)在日本和美国获批上市了,用于治疗晚期的、不可切除的黑色素瘤,这是质的飞跃,从公布临床试验结果到上市,不过短短2年时间。当月,该跨国药企的市值突破1000亿美金。

国内PD-1市场闻讯而动,开始热火朝天了起来。2018年底,君实生物的特瑞普利单抗在国内获批上市,主要用于黑色素瘤的治疗;一个月之后,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问世,主要针对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2019年,恒瑞医药的卡瑞利珠单抗、百济神州的替雷利珠单抗相继上市,当时获批的适应症均为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为了延续PD-1产品的投资者信心,包括信达在内的一些刚成立的创新药企,早期开启了“买买买”的步伐,从国外购买以PD-1为代表的前期研发成熟的抗体技术,进行临床试验和商业化,极大缩短这些品种的生产周期。

这几乎成了国内最早一批创新药企的缩影,他们的目标趋于一致:上市。2018年7月,也拥有PD-1研发项目的复宏汉霖完成1.57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200亿元,而半年前融资1.9亿美元的投后估值仅为100亿元。但这些都不是最夸张的。有一家创新药企靠一款上市不久的PD-1撑起了千亿市值,那就是君实生物。2020年7月15日,君实生物登陆科创板,市值高达1315.63亿。

根据业界的估算,到2030年,中国的PD-1市场一年的销售额就高达千亿人民币。据君实和信达的招股书透露,考虑到PD-1的高昂的国际市场定价和中国每年新增的400多万癌症病人,这个市场预期还算合理。

国内血战,国外吃肉

血腥程度超预期

据了解,全球超过一半的PD-1由中国企业研发或合作开发,全世界已经上市的8款PD-1抑制剂,国产PD-1占了一半。PD-1产品的大爆发,这样就不可避免地加大了相关产品在进入医保目录过程中的血腥程度。

对于PD-1品种在国内的大爆发现象,史立臣认为,国内PD-1市场已经过热,呈现出泡沫大、市场小、价格低、利润少的特点。

无独有偶,在2020年末新一轮的医保谈判中,3家国产PD-1抑制剂,以平均降幅78%为代价,成功进入医保目录。两年多的时间内,国产PD-1的价格下降了70%左右,出现了一般专利药7-10年后才会出现的专利悬崖。

“同质化速度加快,政策无形之手的强力挥舞,自然,上市不久就遭遇断崖式价格下降就不难理解了。”胡晓春认为,在全球医药行业的新药研发上历来就有一个双十概念,即一个新药诞生需要十亿美金并耗费十年时间才只是有可能成功。时至当代我们与时俱进,在大数据时代信息充分共享合作,过去从未有过的一些新的研发合作模式兴起,如Me too等,因而针对新药研发实力不在国际第一梯队的国内药企而言,终于有机会通过人才的流动,通过资本的力量做一个Fast Follower(快速跟随者)了,这在当代的药品研发上自然不应简单以双十来衡量了。

诚然,PD-1等单抗新药的出现对于人类战胜癌症等大病症起到的作用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跃进,令人鼓舞。“但我们不能过度神话PD-1包括PD-L1,一方面它还谈不上可以根治癌症,另外其不良反应或者说副作用也是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而且目前商业化市场急功近利的过热现象的确存在,过程中,随着以降价为主要手段的市场竞争度加大,加上以追逐利益的资本的逐渐理性,我相信市场会有一个洗牌的红海呈现。”胡晓春补充道。

据报道,国产PD-1陷入价格战的2020年,默沙东的PD-1抑制剂k药成长为销售近150亿美元的超级重磅产品。它不但贡献了默沙东2020年全年制药营收的三分之一。还一跃成为跨国药企TOP10销售单品中的第二,和第一名修美乐的差距不过50亿美元。

为何会呈现如此迥异的现象?史立臣分析道,这是因为国外研发巨头O药与K药研发较早,已经占据了大规模适应症,拥有专利保护,国内创新药企不能进入,而国内创新药企其本身PD-1品种的适应症都是小肿瘤、罕见病领域,销量小,利润低,所以国外PD-1研发药企的日子普遍过的比国内创新药企好。

胡晓春也十分赞同,他表示,尽管近几年国内药企研发能力迅速提高,但离国际最高水平还有一定差距,但象征世界级新药的PD-1的研发反倒是国内药企在数量上领先国外?此外我们注意到,包括默沙东在内等外企在PD-1的适应症上有撤销个别适应症的动作,譬如K药和O药都撤销了小细胞肺癌的适应症;但国内药企基本上是在增加适应症内容,这到底是遵循科学的严谨性还是基于市场的考量?无论什么原因都应引起我们一些反思。

说实在,我国虽然进入有计划的市场经济体系已经时日不短了。但市场机制还不成熟,一种新药的研发如炒股、如炒房子那般狂热的一窝蜂上是不是本身就存在问题?再加上我们国家医保控费的力度空前,一个集采无论是否真正能够带量都绝对会让众多药企众多药品价格大幅下降得一地鸡毛,当然,不叫苦连天才怪。

国内市场存在资本疯狂角逐、集采政策施压、市场竞争拼杀、药品本身疗效与不良反应的不确定性四大问题。以致于有业界人士认为目前国内药企均陷入了囚徒困境状态,但很显然,关键在于市场保护问题。

同质化与医保夹击

潮水会退去么?

毫无疑问,中国国产PD-1,正在面临一场高度同质化竞争。

多数观点认为,国内药企和资本的蜂拥而至,同质化的药物,是当下国产PD-1困局的根源。但实际上,作为超级支付方的医保,才是背后的无形之手。

高定价之所以难以撼动,是因为创新药拥有专利保护。医保谈判,重构了国内创新药的供需关系,创新药的有效供给大幅增加,买方继续集权增加博弈筹码,供给端继续增加有效供给,这个政策预期长期存在。很少有创新药企不为此心动,这既能迅速扩大销售量,也让药能直接进入医院药房,少了不少中间环节,但代价就是,大幅降价。

可以看出,在医保谈判与同质化竞争的双面夹击之下,PD-1的困局几乎无解。

“说实话,现阶段让国家出台一个保护性政策很难,我们希望一个疗效不错的新药能够以最快的时间实现普惠受益,在中国那就是要么降价要么进入医保,或者说进入价格得到认可的集采中标目录。”胡晓春坦言国家只有在保证药品疗效质量达标合规的底线前提下,再挥动强大的医保谈判手段,让资本让市场去优胜劣汰才是正道。当然,我也希望国家在医药发展产业上要有一个科学的引导政策或者机制,而不是如现在般野蛮生长。

史立臣则认为国家几乎不可能出手,其原因在于,国家本身是鼓励资本投入医药研发创新领域的,而PD-1领域,只是医药创新中的一个小领域,其治疗适应症不大,药物影响患者人群较小,国家不可能因为这样一个单品领域出台相对应的规范政策。

另外一个原因则要归咎到这些在资本市场上活跃的创新药企本身了。据史立臣透露,这些创新药企之所以从国外购买以PD-1为代表的前期研发成熟的抗体技术,进行临床试验和商业化,极大缩短这些品种的生产周期,只是为了吸引资本的关注,为融资做铺垫。

而企业一旦融资成功,可能只会把融到资金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投入到PD-1的开发中去,绝大部分资金都被挪用到企业运营,其他创新药物研发等方向中。而这一行为其实对于我国医药创新能力的培育,是有较大促进和推动作用的,国家更乐见其成。

胡晓春预判,经过这两年的市场竞争,下一步市场会进入一个相对平衡的节点,但若还有新的药企这个时候介入,一定要“谨慎入市”,除非你在技术上在主攻治疗方向上有明显差异。

“未来PD-1领域还会有后来者,这是可以预见的”史立臣笃定,靠PD-1品种博取资本目光的把戏不会断绝,随着创新能力的增强,国内医药工业企业投入到PD-1领域的身影将愈发多,赛道将会更加拥挤。

前瞻

不必蜂拥PD-1赛道,细胞医学大有可为

从大视角的观察,单抗免疫细胞的治疗技术本身方兴未艾,整个以细胞治理、精准医疗为核心的再生医学,必将在人类未来预防及治疗疾病上大放异彩,因此,我们其实不需要将未来发展的注意力仅仅集中在PD-1上面,我们应该还有很多生物医学的细分领域需要科学家去探索发现并运用于人类疾病的预防治疗。笔者近期接触的一种将体细胞治疗与博大精深的中医理论有机结合,运用穴位注射的方法预防及治疗疾病的医疗技术就很有发展潜力。

我希望未来的发展从国家相关部门到研发药企到医疗领域到资本,都要积极地总结PD-1发展的得失,必须坚持科学的发展观,稳健的、科学的决策加上积极的行动才是明智理性发展之举。总书记曾经说过,人类同疾病较量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科学技术,人类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

此外,今年2月份国家卫健委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建议的答复中明确提出鼓励和支持干细胞、免疫细胞等研究、转化和产业发展,并表示,干细胞、免疫细胞等细胞制剂具有明显的药品属性。国家药品监管部门已经为相关制剂通过药品审批制定配套政策,审批后可以迅速广泛应用,既有利于保障医疗质量安全,又有利于产业化、高质量发展。

各种政策引导充分表明干细胞免疫细胞研究领域均是大利好。因此,我认为虽然PD-1具有精进提升的空间,但我们不应该只拥挤在PD-1一个赛道上发展,以干细胞免疫细胞为核心的细胞医学领域应用广阔,即便从研发到市场转化过程会有政策落地与市场竞争的影响,但作为前沿科学潜力无限,我坚信细胞医学肯定会迈入一个健康发展的轨道。

毕竟,人间正道是沧桑。

(胡晓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