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规模GPO来临,上海药市或将迎来“大洗牌”-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史上最大规模GPO来临,上海药市或将迎来“大洗牌”

发布时间:2021-06-29 17:51:58  阅读量:1411

作者:张秋霞  来源:医药观察家网

核心提示:上海新一轮GPO采购要开始了。6月7日,上海公立医疗机构(部分)药品集中议价采购联盟服务网发布了《上海公立医疗机构(部分)药品集中议价采购联盟药品集团采购和集中议价文件》(以下简称《文件》)。经梳理,此次GPO有130家医疗机构参加,涉及产品达2754个,囊括中药、化药、生物药三大类,几乎包含了上海医院常规用药的所有产品。另有统计称,此次涉及采购金额325亿元。如此采购规模,堪称史上之最!

上海新一轮GPO采购要开始了。6月7日,上海公立医疗机构(部分)药品集中议价采购联盟服务网发布了《上海公立医疗机构(部分)药品集中议价采购联盟药品集团采购和集中议价文件》(以下简称《文件》)。经梳理,此次GPO有130家医疗机构参加,涉及产品达2754个,囊括中药、化药、生物药三大类,几乎包含了上海医院常规用药的所有产品。另有统计称,此次涉及采购金额325亿元。如此采购规模,堪称史上之最!

微信截图_20210629174818.png

特邀嘉宾

佑誉区块链思维医药共享平台联合创始人 黄兵

卫柏兴(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CEO、降药价网创始人 卫柏兴

安徽海王医药集团有限公司销售总监 沈明

医疗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 赵衡

GPO显现带量趋势

行业迎来“血战”

医药观察家:正值第五批国家带量采购之际,上海GPO采购此时举行,会影响药企的押注行为吗?与集采相比,您认为GPO采购有何优劣势?

黄兵:GPO实际上就是药品集中化采购,就是我们俗称的团购。近年来,除了国家集采和地方的带量采购,GPO也是我们关注度较高的一种采购模式。相对于比较传统且官方的、由政府主导的集采,GPO是以医疗机构为主体的、由医疗机构自行主导的采购。

个人认为,GPO不会影响到企业的押注行为。上海GPO采购是委托上海医建卫生事务服务中心开展的采购。这个机构本身是一个非盈利型的这个社会组织。因此,从一开始,我们便把它定位成脱离行政色彩的第三方的角色和模式。但实际上,它是具有浓郁的官方色彩的第三方机构。因此,在开展工作时相对会更灵活一些,但这种灵活性会受到一些制约。这样的主要目的是适应多元化的药品集中采购模式。作为药品供应保障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GPO是国家药品带量采购的重要补充。

卫柏兴:不管是上海GPO还是深圳GPO,都谈不上影响企业押注。从我个人角度来看,集采和GPO都让我感觉不甚满意。原本用一年的时间是完全可以让大部分药价下降的,但是到目前为止,GPO和集采搞了好几轮了,也只是看起来效果明显,当然成绩是值得肯定的,但是“看病贵”和“看病难”的问题依旧没有得到缓解,药价高的药品依旧很多。

目前国家集采已经做了全局布置,现在不管是上海、深圳还是其他各地的GPO,肯定是为国家医保局做集采的准备工作,多半的数据都会被国家医保局采用。所有的集采都是为国家医保局服务的。但国家医保局毕竟力量有限、能力有限,专家谈判时依然会受到某些方面的限制,要面对全国的公众、媒体还有利益集团,会受到各方面的监督。相较之下,第三方组织的GPO采购在降价的幅度把握上有着更为明显的优势。此次上海GPO的举办,我个人预估降价幅度会比较大。

沈明:从时间上看,第五批国家带量采购的结果,最快在6月底揭晓。上海这一轮的GPO,在7月份以后出结果,两个时间离得比较近,涉及到相关产品的厂家,一定会做统筹安排。

与集采相比,从GPO设计的初衷和运行来说,会更专业、更贴近市场实际供求关系一些,当然,只是相对而言。

赵衡:不会影响企业的押注行为。集采就是GPO的一种形式,所以两者只是概念的大小。

医药观察家:此次上海GPO采购规模之大,金额之高,堪称史上之最,且《文件》明确按照量价挂钩的原则进行议价。据您判研,这是否有带量采购的趋势?若有,会对市场产生何种影响?

沈明:上海GPO采购是集中采购的一种形式,也是与上海地区的用量挂钩。对于市场的影响,特别是对于在上海地区医院使用量较大的产品来说,意味着一次洗牌,意味着一场战斗!

黄兵:本次《文件》并未明确是否带量,我个人是不置可否的。集中带量采购是所有人都关心的一个焦点,GPO带量采购的话自然会影响到企业的押注行为,但是一旦GPO公布实际的成交价格,那么全国最低的中标价即将诞生,价格洼地也会从此形成。该价格就有可能波及到生产企业在全国其他地方的中标价,形成全国联动。此外在网上也谣传,如果企业不接受这种计算方式的话,可能会面临进入黑名单等问题。这对于市场的影响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因此,是否带量现在确实不好说,但是我觉得这应该是个趋势。

赵衡:已经明确了是量价挂钩,就是带量采购了。

医药观察家:《文件》明确要求联盟医疗机构优先选择中选药品,开展实质性采购,全量通过阳光平台实施。而上海也是国家集采的入选城市之一,若国采品种与GPO采购品种冲突,而国采品种的优先顺序更高,那是否意味着进入GPO采购是做了无用功?

黄兵:因企业而异,GPO涉及到医疗机构的采购品种和金额都是巨大的。GPO作为集采的一个有效补充,它是以不同的身份和角度去适应多元化的药品采购模式的。所以也不能说是做无用功,因为GPO的采购范围和量会更大。

赵衡:不会,地方采购和全国采购的衔接之前一直有发生。

沈明:先执行国家要求的,再执行上海本地的,这是政治问题,没得商量。

为集采做铺垫

GPO“放大招”

医药观察家:《文件》明确提出要提高采购药品供应的集中度,要按照规格、包装集中、生产企业集中的原则,以保障临床基本药物和特殊用药需求为前提,对药品的剂型、品种进行筛选。这有什么现实意义?是否意味着能进入采购的药企将大量减少?是否意味着小药企将难以进入GPO采购?

黄兵:无论是集采还是GPO,它的核心其实都在于集中。无论是药企的集中、供应链的集中,还是品规的集中,或者是医疗机构的集中。以临床为导向的批量化药品采购是需求侧的以量换价,是供给侧的以价换量。他们的目的是进一步压缩环境成本,拓展降价空间。实际上,由于GPO采购品种和规模的增加,其实是给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机会。具体来讲的话,其实本次GPO可能是对常用剂型进行市场梳理。不过从其评分角度来看,对大企业来讲是逐渐利好的。

沈明:从分散到集中,这是政府意志的体现,也是市场发展的规律。但是集中,也不能完全由政府来指定大企业作为中标企业,并不是说小企业完全没有机会,关键还是看具体品种。

赵衡:并不意味着能进入采购的药企将大量减少以及小药企将难以进入GPO采购,而是指应采尽采,覆盖面大大扩展。

卫柏兴:据我了解,有很多企业为了低价中标,会在包装材料上偷工减料,唯利是图是不可取的。

医药观察家:《文件》明确,除国家和本市带量采购中选药品之外的其他药品,都进入集中议价,合理竞争。这是否意味着此前未进入国家集采的药企又有了新的进入院内市场的机会?

卫柏兴:其实国家医保局集采也好、GPO采购也好,降价的幅度是很难拿捏得当的。上海GPO采购其实是国家在“放大招”,上海GPO采购并不仅仅是为了采购三百多个亿的药品,实际上是在变相地为政府的降价“放大招”。我个人预测,此次上海GPO采购一定会有企业一降到底。如果说全国都进行药价联动,企业现在若不进去各种采购,以后再想进入都够呛,不可能会有新的进入院内市场的机会。GPO这种联合采购其实也和带量采购差不多,但是现在联合采购是为国家带量采购服务的。单靠国家医保局,各方面力量有限,各地的GPO采购越来越多,国家医保局也可以将GPO的价格纳为己用。

黄兵:这是一个普通性的机会,问题在于企业自身的条件和他们的意识形态是否有同步的提升。

沈明:是的,只要能进入集中议价,就有在医院使用的可能。

赵衡:不是,未进入集采的已经出局了,这里是指未开展集采的品种,而不是已经开展的品种。

医药观察家:在药品货款结算方面,《文件》提出,药品货款结清时间一般不超过交货验收合格后次月底。如出现药品货款逾期结算,企业有权向医疗机构提出滞纳金的主张。这对药企来说有何意义?

黄兵:目前来讲医疗机构的回款周期普遍在3-6个月,我认为30天的回款要求几乎是无法完成的。按照当前的市场调研,如果说医疗机构能够早回款一个月,对于药企来讲,成本是可以下降1%左右的。但实际上我认为这个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只是一个指导性意见。

赵衡:保证回款,这是自从集采启动以来一直强调的,应该在这方面会继续加大力度。

沈明:公立医院拖欠药企的货款,这已经是广大药企的心头痛。国家早已三令五申,上海这次也是明确企业有权主张滞纳金,也算是再一次给药企撑腰,为上海的这一政策点赞。

至于说药企敢不敢与拖欠货款的公立医院叫板、敢不敢索要滞纳金,那是另外一回事。最起码,你有了这个权利!

卫柏兴:我个人认为,在货款方面是不可能出现逾期多长时间的,这只是官方的一个惯用套路。除了特殊情况外,货款一般不会逾期。

降价已是大势所趋

放弃顽抗才是正道理

医药观察家:本次上海GPO的规模之大超乎意料,年销售额万元以上产品几乎全部被纳入。此次全方位的GPO采购落地后,会对上海用药市场产生多大影响?

卫柏兴:在全国各种集采盛行的大环境下,上海GPO采购的全方位落地不单只是对上海的医药市场有影响,甚至会产生彻底改变全国的医药市场。

黄兵:对上海人民来讲,是非常幸福的。从上海市样本医院的数据来看的话,前几期GPO落地以后,中小企业的市场份额都有非常明显的变化,上海市的降价效果也是非常显著的,所以说上海人民的幸福感会更强一些。但是对于生产企业来讲,它的降药价控费、控制医疗卫生费用支出的增长,是医疗体系的一个重要任务。我认为,未来GPO可能会在更多的区域展开,形成一个全国性的网络。

赵衡:影响比较大,很多药品都会持续降价。

沈明:涉及的品种之广,几乎是全覆盖,那就是一次市场大洗牌!

医药观察家:此次GPO采购规模堪称史上之最,经梳理,有130家医疗机构参加,涉及产品达2754个,囊括中药、化药、生物药三大类,几乎包含了上海医院常规用药的所有产品。另有统计称,此次涉及采购金额325亿元。如此大规模的采购,对药企而言,若没有进入GPO采购,损失几何?

卫柏兴:中央曾三令五申要挤出药价多余的“水分”,因此今年药价必须得降到底,这是大势所趋,降价是唯一的出路。药企要是不进GPO、不进集采,不是损失多少,而是难以存活。

黄兵:这主要看企业的销售重心。有的企业,销售重点在于第三终端或者OTC,几乎没有关注到院内市场。上海是改革的前沿阵地且这次GPO又是如此大的规模,对于真正在院内市场这个领域的企业而言是势在必得的,实际上也增加了一个机会。如果没有进入GPO的话,这些企业的关注点可能不在这个领域因此,我认为如果没有进入,实际上损失可能也不会太大。但如果企业的销售重点是院内市场,失掉了这个标,可能影响会非常大,但这种情况我觉得几乎是不会发生。

赵衡:损失的不仅是上海市场,而是未来全国市场的集采会紧随其后,这样会导致自身的被动性。

沈明:325亿元的蛋糕,中标了,普厂同庆!落标了呢,就比较惨淡了!

医药观察家:无独有偶,日前深圳GPO第二批目录采购正式启动,涉及140个品种,154个品规。近年来,除了国家集采、地方带量采购,GPO也是关注度颇高的一种采购模式,此番上海、深圳GPO来袭再次成为行业焦点。跟集采有着同样以“降价”为目的的GPO采购,对于企业而言有何意味?您对相关药企有何建议?

黄兵:各个地方的GPO有可能会形成全国性的网络,实际上这也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作为药企来讲,首先要关注这个方向的发展,解读和分析各个地方的差异化政策,同时结合自身药企的情况,针对这些政策做出销售方向的调整。另一个方面来说,自国采以后,对于很多药企来讲,是腾出了大量的机会。例如一些以前没有关注到的小品种,实际上是有大量机会的。如果企业关注了这方面的一些信息的话,实际上对他未来的销售方向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沈明:“房住不炒”,广大的房企有的明白了,有的还在赚一把;“药价不能虚高”,广大的药企也要明白,这时候如果还心存幻想,如果还留恋十年前的高药价时光,吃亏的,只能是药企自己!药,首先是用来治病的,核心竞争力,供求关系,这是硬道理。

卫柏兴:不管怎样,对于企业而言,降价势在必行,不可阻挡,中央已经不容许企业再磨蹭了,因此今年势必降到底,这也是上海此次GPO规模如此之大的原因。这既是为中央分忧,也是自我表现的一次机会。上海只是带个头,往后其他地方如深圳GPO也会将降价进行到底的。这种情况下,中大型偏上的企业必须得进入GPO。

但是有的企业比较小,各方面实力有限,想进各种集采但是找不到门路。这种情况下,可以寻找媒体呼应,联合起来,主动向国家靠拢。目前地方集采并没有全国各地开挖,所以中小企业要么并购,要么寻找第三终端等其他路径发展自身,但还是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自我降价,做出行业标杆,这样还有一线生机,毕竟降价已是大势所趋,没有力量能与之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