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诺菲再陷药代违规丑闻!大三甲停止采购相关产品-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赛诺菲再陷药代违规丑闻!大三甲停止采购相关产品

发布时间:2021-07-05 17:57:48  阅读量:830

作者:张铃  来源:健识局

核心提示:赛诺菲称不上“严格遵守中国的法律和相关规定”,距离“最高标准的职业道德操守”则更是遥远。

药代的日子真的不好过了。

6月25日,一则《关于对赛诺菲制药有限公司医药代表付某处理情况的通报》流出,四川省人民医院、四川省医学科学院联名警告赛诺菲:建议赛诺菲制药有限公司切实加强对员工的教育管理。

根据上述通报,这名医药代表穿上了医院的工作服,冒充工作人员混进医院,试图溜进第一住院部病区。

这位医药代表的不合规行为被医院保安及时发现并制止。在通报中,四川省人民医院的言辞十分严厉:对于盗用我院工作服或冒充我院工作人员的违规违法行为,一经发现,一律移交公安机关处置。

健识局就通报事宜联系赛诺菲,对方回应称:赛诺菲对于个别的事件予以非常严肃的对待,并且按照公司道德行为准则和内部相关政策,对涉事员工进行严厉的处理。

赛诺菲方面未对“严厉的处理”进行进一步解释,对于涉事员工是否被开除、或者移交公安机关处理等,均未回应。

药代胆子大

赛诺菲被大三甲停止采购

医院对于医药代表的拜访本身就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尤其是疫情之后,各地医院都对医药代表访问进行了严格限制。

2020年12月1日起,国家药监局的《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要求医院对医药代表实行备案登记管理,违反者所代理的产品将被医院进行限量。这一政策发布后,各地都对医药代表备案,访问时必须出示备案证。

一些没有备案证的药代就动起了歪脑筋,赛诺菲药代那样穿上白大褂冒充医生的案例并不少见。2020年7月,中国医药报报道,南通某医院就抓到过3名穿白大褂“开展业务”的医药代表。

四川省人民医院认为,付某严重违反了医院疫情防控和对医药代表管理的相关规定。对此,医院将付某列入医院供应商黑名单,禁止其两年内进入医院医疗区域从事相关工作。

而对涉事的赛诺菲,医院也有明确处罚:停止采购相关产品、延迟或停止支付货款。

四川在赛诺菲的中国版图中地位举足轻重。健识局注意到,2018年7月,“赛诺菲中国中西部运营与创新中心”及“赛诺菲全球研发运营中心”落户成都,成为首个落地四川的跨国药企研发中心。该研发运营中心总投资额超过5亿元,业务涵盖糖尿病与心血管、疫苗、肿瘤学、免疫学与炎症等。

在四川投入巨资搞研发,却被四川的大三甲停止采购相关产品,这对赛诺菲打击不小。

在国内仿制药企业的攻势下,赛诺菲这两年的日子并不好过。早在2019年,就曾传出赛诺菲受集采波及,解散王牌产品波立维的医学团队及销售团队的消息。

在六月底刚刚结束的第五批药品集采中,10家外资药企的11个产品拟中选,其中就包括赛诺菲的注射用奥沙利铂。赛诺菲以82.36%的降幅,以原价七分之一的价格,与恒瑞医药、齐鲁制药、四川汇宇制药等三家药企的仿制药一同中选。此前,赛诺菲是注射用奥沙利铂的绝对王者,市场份额超过六成。

值得注意的是,四川汇宇制药的注射用奥沙利铂2021年才刚获批,很快就加入到了瓜分赛诺菲市场份额的大军中。

赛诺菲的原研药丙戊酸钠是抗癫痫药的TOP1产品,米内网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超过13亿元。健识局注意到,2021年以来,成都利尔药业、成都苑东生物制药、四川汇宇制药的丙戊酸钠仿制药先后申报上市,三家四川药企同时向赛诺菲发起猛攻。

在这样的形势下,赛诺菲是否会给医药代表更大的销售压力不得而知。

并非初犯

赛诺菲屡屡违规

除了警告赛诺菲外,四川省人民医院本着营造良好的院商合作关系的原则,给业内发出警告:临床医技科室接待药械企业仅限于医药学术代表,并实行“三定一记”管理。对于盗用工作服或冒充工作人员的违规违法行为,一经发现,一律移交公安机关处置。

赛诺菲的涉事代表是否已经被移交公安机关?赛诺菲并未正面回应,只是表示:赛诺菲承诺,公司的运营遵从最高标准的职业道德操守,而且严格遵守中国的法律和相关规定。

但实际上,无论在“职业道德操守”方面,还是在“遵守法律法规”方面,赛诺菲踩踏红线都不是第一次。

2013年8月,赛诺菲陷入“行贿门”丑闻中。当时,赛诺菲被曝借“研究费”名义,曾向中国79家医院、503位医生支付约169万元的费用,此事一度将赛诺菲推上风口浪尖。此后,原国家卫计委责成涉事医院属地卫生部门调查。

赛诺菲的这次“行贿门”,和葛兰素史克的商业贿赂案一起,成为跨国制药巨头在华不合规商业行为的标志性事件。

除了行贿,还有做假账。2021年4月,财政部针对77家医药企业进行的“穿透式查账”结果披露,被罚企业中,涉及金额最大的就是赛诺菲。经检查,赛诺菲2018年列支医学领域的学术研讨或经验交流会议费1.49亿元。在查账过程中,财政部对部分会议参会人员进行延伸访谈,相关医生表示会议不真实或未参加会议,涉及金额93.82万元。

时隔两月,赛诺菲又一次成为焦点。无论怎么说,赛诺菲也称不上“严格遵守中国的法律和相关规定”,距离“最高标准的职业道德操守”则更是遥远。

赛诺菲告诉健识局,今后将一如既往对所有员工进行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及职业道德操守方面的强化培训,并且会进一步加强教育和管理,以确保在最高的合规标准中运营。

希望赛诺菲不再爆出类似丑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