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降幅96.8%!涉及680余个药品,杨森、礼来等五折调价-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最高降幅96.8%!涉及680余个药品,杨森、礼来等五折调价

发布时间:2021-09-07 16:48:25  阅读量:379

作者:马飞  来源:医药经济报

核心提示:在于集采语境下,越来越考验企业的成本控制能力和供应链管理能力,有低价和效率才能“剩下来”。

9月6日,海南省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发布了《关于部分药品调整挂网价格的通知》,对689个药品在该省药品采购平台的挂网价格进行调整。

图片

引起关注的是,部分临床上应用较为广泛的普药降价幅度够“狠”,如新乡市常乐制药的维生素C片调价后降幅高达96.8%;也有部分新获批的临床急需的创新药品降价较“急”,如西安杨森的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礼来的阿贝西利片等急于为医保准入铺路的药物,价格均是拦腰砍。调整后的价格最晚于2021年9月8日执行。

1000降至32 VS 4降至3.9

梳理海南省的这份降价名单,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最大降幅产品竟是常见的维生素C片。官方信息显示,常乐制药维生素C片(0.1g*1000片/瓶)调整前挂网价格为1000元,平均下来达到1元/片,这与很多每片按分计价的维生素C来说,相去甚远,而调整后挂网价格为32元,回到了3.2分/片,降价幅度达到96.8%。

疫情发生以来,在94%的药店,维C产品的销量稳居维生素类产品的前三名,提及率远高于其他产品,疫情期间民众提高自身免疫力的需求,提高了维C的需求量。相关统计数据显示,53.77%的药店维C品规数为6~10个,甚至有2.83%的药店维C品规数在21~30个,尤其是咀嚼片和口感较佳的泡腾片受欢迎。不过,专家认为,维生素C早已步入单片药价“分”时代,虽环保要求提高了生产门槛,间接提高产能集中度,但规模小、散是该市场的痛点。相关数据显示,目前维生素C市场产能集中度仅为43%,远低于同类产品,同质化竞争给产品价格带来压力,维生素C价格悬殊大多数表现在口感等体验方面,这类调整是用价格换口感。

科伦药业的葡萄糖氯化钠注射液100ml/瓶则由4元调整为0.8元,降价80%。而湖南千金协力药业的恩替卡韦分散片(0.5mg*14片/盒)的价格从115.25元降至77元,降价33%。此前,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韦分散片0.5mg以超过95%的降幅在国采中中标,让业界哗然。

相比较而言,珠海联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中山分公司的阿莫西林胶囊0.25g*24粒/盒调整前挂网价格为10.67元,调整后挂网价格为10.66元,象征性降价0.01元。2020年阿莫西林胶囊在中国公立医院和城市零售药店的销售额分别为2.70亿元和10.51亿元。阿莫西林胶囊也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品类,过评批文已超过20个。如此竞争格局,这样的降价空间说明阿莫西林胶囊的“水分”已经基本挤尽。海南通用康力制药的注射用维生素B6(0.1g*1瓶/盒)价格则从4元微调至3.9元。

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因素调价,共性在于集采语境下,越来越考验企业的成本控制能力和供应链管理能力,有低价和效率才能“剩下来”。

新药瞄准医保降价

这份长长的名单,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少新药赫然在列。

比如,礼来的阿贝西利片2020年12月底在国内获批上市,成为继哌柏西利后国内上市的第2款CDK4/6抑制剂。上市才大半年时间,但形势逼人。

目前,全球已上市4款CDK4/6抑制剂,辉瑞的哌柏西利最先获批。哌柏西利作为辉瑞旗下最为重磅的肿瘤药产品,2020年全球销售额达53.92亿美元。不过,受到礼来的阿贝西利和诺华的瑞波西利的竞争压力及针对早期HR+、HER2-乳腺癌辅助治疗试验的失败,哌柏西利销售额持续放缓,2021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下降7%。而阿贝西利由于在针对早期HR+/HER2-乳腺癌辅助治疗的竞争中胜出,2021年上半年销售收入为6.10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54%。2021年医保目录谈判中,哌柏西利和阿贝西利均在医保目录初审名单中,且哌柏西利专利将于2023年到期,国内多家药企早已开始布局,齐鲁制药速度最快。恒瑞CDK4/6抑制剂SHR6390片上市申请拟被纳入优先审评,新一轮竞赛一触即发。

因此,礼来的阿贝西利(150mg*14片/盒)选择了降价,挂网价格从7750元直接“腰斩”降至3875元。可以看出,站位之紧迫性。

着急的还有降价56.8%的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继辽宁等地主动降价后,西安杨森不同规格的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同样在海南调平价格,400mg/20ml规格从19710元降为8512.4元。达雷妥尤单抗在2020年全球销售额达到41.90亿美元,同比增长39.8%。去年,其医保谈判失败。外界认为,达雷妥尤单抗注射液降价过半有可能是为今年的医保谈判做前期准备。在此之前,这类新药通过各地兴起的普惠保,进入地方特定高额药品目录,两条腿走路为新药的准入布局。

由于新药生命周期在缩短,抢时间占据有利市场地位成为不少企业绕不过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