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藤的潮起潮落-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千金藤的潮起潮落

发布时间:2022-05-25 16:27:59  阅读量:1918

作者:卢阿峰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

核心提示:一个概念,鸡犬升天。

一个概念,鸡犬升天,这次资本市场的题材主角轮到了千金藤素。近期,“千金藤素”这个名词成功地占据了广大新闻头条,仿佛新冠疫情终于等到了“解方”,随之而来的资本狂热追逐和逐渐冷静,背后是广大人民群众对于终结新冠疫情的朴素愿望和理性回归。

确切证据+国际背书

千金藤是救世主?

近日,有“中国药都”之称的安徽亳州华佗镇亿源药业的相关负责人透露,千金藤的价格出现了翻倍级别的上涨。“当时还没有火起来,千金藤零售价格最高也就60元一公斤,现在零售达到160元一公斤。”

千金藤价格的波动与当下时代的主题——新冠疫情,离不开关系。近日,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童贻刚的一项关于千金藤素的研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专利说明书显示,10μ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片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童贻刚在社交平台发文称,千金藤素是实验室在2020年2月份新冠疫情发生之后筛选出来的一个抗新冠的药物。当时由于疫情发生突然,而一种新药的研发往往需要十几年的时间,为了加速这个进程,他们将已经上市的一些药物拿来用病毒培养模型进行筛选。筛选了几千个药物,最后得到了几个有效的药物,其中最有效的就是千金藤素。

最后,他指出:“中国因为没有这个药物在市场销售,所以中国现在开展这个药物的研发,到临床和上市还需要一段时间。”

千金藤素,过去在临床上也有40年的使用历史,但是在发现它具有抑制新冠的效果之前,主要用来治疗肿瘤病人,这相当于“老药新用”了。在《本草拾遗》中是这样记载的:“千金者,以贵名之”。“主一切血毒诸气,霍乱中恶,天行,虚劳,疟瘴,痰嗽不利,痈肿,蛇犬毒,药石发癫痫。”

另有公开资料显示,千金藤素是从防己科植物头花千金藤、地不容中分离提取的双节基异哇琳生物碱,此前多用于镇痛药、白细胞增生药,能促进骨髓组织增生,从而升高白细胞数量,用于白细胞减少症,具有抗肿瘤、抗疟疾、抑菌、调节等作用。

在过去的中医传承中,千金藤经常会被用来治疗风寒、咽喉肿痛等疾病,而且千金藤很常见,在江苏、安徽、浙江等地方都有分布。

而在童贻刚团队公布了中医药千金藤素具备“杀死”新冠病毒的效果之后,国内却停止了研究。但即便这样,国外也有许多学者发表论文跟进,以及很多实验室也开展了对千金藤素的研究:2020年4月,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胁田隆字教授团队发表论文证实了千金藤素抗新冠病毒的效果;2021年7月,美国学者在顶级期刊《科学》上,论述千金藤素的抗新冠效果,体外实验的数据明显好过某些专家所吹捧的“神药”瑞德希维。

可见,种种证据表明,用千金藤素来防治新冠是可行的。

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国外一直深受新冠病毒的“迫害”,他们急切地需要防治新冠的特效药来结束这种生活,所以美国加拿大等国家抢着认可千金藤素。甚至在今年,有加拿大的学者和医药公司向美国药监局发出申请,希望获得在美国进行“千金藤素药物治疗奥密克戎病人临床试验”的批准。

仿佛一切都在按照人们心中向往的方向发展。

狂热的资本“自我节制”的背后

虽然发明人童贻刚显得没那么乐观,但是资本却依旧疯狂。经过多日资本市场发酵,披上抗新冠概念的“千金藤素”带火了相关上市公司,生物谷、优宁维、大理药业、步长制药、华北制药、千金药业、云南白药、莱茵生物等企业股价已连续多个交易日上涨。

但国家药监局官网显示,国内仅有四家公司拥有千金藤素片的批文,分别为沈阳管城制药、云南白药集团文山七花公司、云南白药集团大理药业和云南生物谷药业。

这些沾“千金藤素”疯涨的股票中,只有生物谷、云南白药确有千金藤素药品批文,其他多无相关业务。大理药业甚至只因与云南白药集团大理药业名字相撞,千金药业只因名称中有“千金”两字,股票双双“二连板”。

面对股价飙涨,千金药业、华北制药、步长制药等上市公司先后发布澄清公告,部分上市公司也通过互动平台回应相关问题。

千金药业在公告中称,公司没有千金藤素的生产及销售,公司主要产品妇科千金片中主要成分黄藤素是在干燥藤茎中提取得到的生物碱;千金藤素是从防己科植物头花千金藤、地不容中分离提取的双节基异喹啉生物碱。两者不是同一种物质,在化学结构、药理作用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5月17日,华北制药公告称,近日,公司注意到部分媒体报道中提及“华北制药与专家团队有千金藤素相关技术合作”。经公司核实,目前,公司未与相关专家团队开展千金藤素技术合作,也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产品。

5月17日,步长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关注到有媒体报道将公司列为千金藤素概念股,经核查,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拥有“一种盐酸千金藤素的制备方法的发明专利,公司目前无千金藤素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5月16日,大理药业也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称,盐酸千金藤碱注射液临床试验研究已终止,并且公司或参股公司都没有生产和销售千金藤素或上市产品。

随着企业纷纷“澄清”,5月17日,资本市场上千金藤素概念股的表现出现分化。大理药业跌停,千金药业、优宁维也出现下跌,但生物谷和方盛制药股价继续上涨。

“现在千金藤素在资本市场激起这么大反响,是基于近期疫情出现反复的背景下,媒体的报道被社交媒体广泛传播,引起了市场关注。”一位券商人士认为。

一位不具名的中医药行业专家表示,资金追逐千金藤素概念很明显是题材炒作。这要在以前,上市公司的选择多半会是主动蹭热点,甚至故意放出与热点概念、题材相关的信息。以去年一度大热的元宇宙概念为例,当时不少上市公司绞尽脑汁都要与之建立联系。背后的逻辑不一而足,相关利益方通过这种方式操纵股价显然是最大的嫌疑。

笔者认为,这一次在千金藤素可抑制新冠病毒的消息传播链条中,更多的上市公司选择撇清关系,向市场客观真实地披露信息,是值得乐见的好现象,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近年来相关监管的严厉。

一方面,近年监管层在不同场合及各种政策文件提及这一问题。如证监会此前强调,广大上市公司要严格落实监管和信息披露合规要求,自觉远离“编项目”“炒概念”等市场乱象。另一方面,对相关证券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明显加大。如新《证券法》首次将自愿披露纳入规制范围,并大幅提高了信披违法的处罚力度,紧接着就有一众上市公司因“蹭热点”涉嫌误导性陈述被立案调查。若坐实市场操纵或内幕交易,面临的则是巨额罚款和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

千金藤宛如一根新冠疫情漩涡里唯一能抓住的那一根稻草,所有人都渴望疫情结束,种种乱象奔涌而来,千金藤是不是那束曙光却还未可知。

在舆论发酵后,在媒体的专门访问中,童贻刚表示,我们团队是做科研的,主要从事前期的开发工作。我们团队的专利能保证该新药在中国的应用,或许在2023年的时候该药会有“眉目”。

“资本市场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事实上,在我们看来,目前在国内是买不到这个药的,有的企业只有生产批号,没有在生产这个药,没有真正操作相关概念的企业。但目前已经有一些企业开始与我们接洽合作。”童贻刚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