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买药监管松绑 多家药房谨慎试水-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直播买药监管松绑 多家药房谨慎试水

发布时间:2023-02-15 10:20:13  阅读量:10314

作者:王小月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核心提示: 虽说如今是“万物皆可播”的时代,但涉及到网络药品销售一直都非常谨慎,如今药房直播卖药开启,其合规性引发了众多网友讨论。

    2月7日,在“我是好药师”抖音直播间,主播逐次介绍已上架的OTC非处方药品,并称直播间不会哄抬价格,药品都是最新保质期,请大家放心购买。

  虽说如今是“万物皆可播”的时代,但涉及到网络药品销售一直都非常谨慎,如今药房直播卖药开启,其合规性引发了众多网友讨论。

  多家药房试水直播

  随着我国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网购已成为常态化消费方式,药品网络销售活动也日趋活跃,在部分电商平台,通过实名认证已可以购买多类处方药与非处方药。近期,部分药房开始试水直播卖药。

  2月7日,好药师大药房在抖音平台开设“我是好药师”账号,并开始直播卖药。《中国消费者报》记者看到,作为首批受邀店铺,其抖音账号粉丝数已达22.1万人,店铺中上架的药品主要有退热、止咳、抗生素、抗病毒、皮肤以及胃肠道等多款OTC非处方药品。首次购买可享有6元至9元的立减券。截至2月14日,已开播15场。

  根据直播动态,好药师大药房自1月18日起开播。首播当天,一场直播销售超5000单;1月20日,开播半小时,该账号升至带货总榜第16名。记者在直播间看到,不同于其他直播间一些主播卖力地吆喝,在该直播间更多的是对药品进行照本宣科式的讲解,比如说明书上标注的功效、副作用、注意事项,以及药品的生产日期、保质期等。

  采访中,热衷于直播购物的消费者李女士对记者说,药品不同于其他生活用品,安全性是首要的。“对于有实体店的大药房直播,消费者的信任度会高些。如果是一些达人、博主带货,我大概率不会买。”她还告诉记者,她观看了好药师大药房的直播,因为有首单优惠,就购买了常用药,以备不时之需。

  记者了解到,同时受邀进行直播卖药的还有叮当快药,陆续开展直播带货等多种形式的合作,销售的也都是OTC非处方药品,叮当快药在抖音上的3个账号已积累了10万名粉丝。

  记者查询发现,益丰药房、一心堂、漱玉平民等药房虽然开设了抖音账号,但目前尚未上架产品和开通直播,粉丝人数也都在10万人以下。

  网络直播销售成为当下不少商品的重要渠道,但不同于日常消费的标品,直播卖药对企业有着更高的安全性和合规性要求。能否达到理想效果,不少药企和零售药店还处于观望状态。

  直播卖药逐步规范

  直播卖药受到监管最早可追溯至2019年,彼时直播行业野蛮生长,部分直播间产品鱼龙混杂,不乏出现直播销售假药的现象。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不法人员通过映客直播销售一款名为“纯中药减肥胶囊”的假药,没有药品名称、生产厂家、批号等,包装为牛皮纸袋。2019年经法院审理,涉案人员因生产、销售假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而此事也引起了监管部门对药品直播的关注。

  2020年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在直播营销活动中,未经审查不得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农药、兽药、保健食品和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进行发布前审查的广告。可见对直播卖药的相关审查更加严格。

  2022年12月1日,《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落地。该《办法》规定,药品网络销售企业应当按照经过批准的经营方式和经营范围经营。药品网络销售企业为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的,仅能销售其取得药品注册证书的药品。未取得药品零售资质的,不得向个人销售药品。疫苗、血液制品、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放射性药品、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等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不得在网络上销售。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医药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显示,我国市场是全球最具潜力的OTC非处方药市场,也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市场之一。OTC非处方药拥有较大的市场空间,近年来互联网医药平台也成为其重要销售渠道。2022年12月,抖音上线“OTC非处方药”类目,当前入驻方式为定向准入,仅限平台邀请的特定品牌商家入驻,暂不接受其他商家主动申请入驻。资费标准是10万元保证金与3%的技术服务费率。同时需要取得相关的行业资质和商品资质,包括药品经营许可证和药品生产许可证等。

  不难看出,作为政策发布后最早开展的OTC类药物网络直播平台,抖音对于入驻机构、入驻产品及相关资质都作出了较为严格的限制。

  应严守法律底线

  一位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即使进行非OTC处方药物的直播销售,商家和平台也都需要取得相关资质,平台需要到药监部门备案。抖音是因为此前收购医疗平台成立小荷健康,获得了相关资质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6月,国家卫健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2022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明确指出要“严肃查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身份之便直播带货”,并于2022年12月底前,由国家卫健委牵头,公安部、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配合完成该项工作。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对《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表示,药房直播卖药有别于医生直播带货。夏海龙表示:“药房直播卖药属于法律允许的药品经营行为,应严格遵守药品管理的法律法规;而医生直播带货可能涉及违规执业、广告违法等多个问题。”根据《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从事药品零售业务需要向药品监督管理机构申请《药品经营许可证》,但不能通过网络直接向公众销售处方药和甲类非处方药。

  夏海龙表示,2022年6月发布的《网络主播行为规范》规定,对于包括医疗卫生在内需要较高专业水平的直播内容,主播应取得相应执业资质,并向直播平台进行执业资质报备。因此,严格来说,药店网络主播应为执业药师或其他经资格认定的药学技术人员。

  在互联网企业纷纷布局医药新零售赛道,数字化转型是大趋势,直播卖药是其中的探索方向,但提高产品和渠道的匹配度、降低药品风险等问题亟须解决。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从近年的法律设立过程可以看出,国家不断重视药品的网络销售监管,后续在药品网络销售监管和《广告法》之间肯定还要进行具体衔接。当前,企业对于OTC类药品直播是选择特定品牌入驻,也说明了这一领域还处在发展初期,需要进一步观察,以便后期展开立法实践和更完善的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