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G+集采,医保和医院将联手绞杀药价!-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DRG+集采,医保和医院将联手绞杀药价!

发布时间:2023-05-15 11:56:33  阅读量:1106

作者:司徒阳明  来源:趣学术

核心提示:医院、医保,这次终于站到了同一战线了,在DRG付费和带量采购政策联动的背后,是医院和医保利益战线的大统一。

集采首次和DRG联手,这次医保和医院终于站到统一战线了,对药价开始联手绞杀。

近日,北京市医保局下发《关于我市第一批DRG付费和带量采购政策联动采购方案征求意见的通知》。通知表示,北京市医疗机构组成医疗机构DRG联动采购集团,针对运动医学类、神经介入类、电生理类医用耗材制定了DRG付费和带量采购政策联动采购方案。


江苏博源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张洪兵对趣学术表示,集采会大大降低医院采购成本,对于已经执行DRG付费的医院来说,具有天然的优势。但是,医院的改革往往具有滞后性,很少有医院主动把DRG和集采联系起来,而北京市医保局创造性地用DRG这个医院最关心话题,帮助医院主动出击,让医院成为集采发起方,降低采购成本,既减轻了DRG全面推行后,可能给医院带来的亏损风险,降低了医院执行DRG的阻力;同时,也让医院尝到了集采的甜头,推动国家和地方集采结果的顺利落地。

“一旦医院尝到集采降低采购成本的甜头,不用国家力推,医院就主动去带量采购降低成本。”张洪兵表示。

作为DRG推广的先行者,北京DRG联动集采由于解决了DRG和集采落地的双重难题,可能会很快得到推广。

北京:所有二级以上医院全部开始DRG付费

北京一直是DRG付费的先行者。早在2011年7月,北京市率先试点DRG,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友谊医院、朝阳医院、宣武医院、天坛医院6家医保定点医院成为首批DRG试点医院。当时,北京市已有650个病种分组方案,从中选取了医疗费用比较接近、病例数量相对集中的108个病组作为试点范围。

2019年6月,国家医保局等四部门发布《关于印发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付费国家试点城市名单的通知》,其中,包括北京在内的30个城市成为DRG付费国家试点。

2021年付费试点结束,国家医保局印发DRG/DIP三年计划,从2022年开始按照40%、30%、30%的进度,到2025年实现DRG/DIP付费覆盖所有符合条件的开展住院服务的医疗机构,基本实现病种、医保基金全覆盖。

而北京市进展更快。今年5月6日,北京市医保局引发2023年工作重点,其中要求:住院提速扩面推行DRG付费,将全市符合条件的二级及以上定点医疗机构全部纳入实际付费范围,同时也表态要“深化DRG付费和带量采购政策联动管理”。

从北京市医保局通知来看,北京市医院已经成立了DRG联动采购集团,相信本次集采的品种——运动医学类、神经介入类、电生理类医用耗材,只是第一批,未来还会不断有品种被纳入。而考虑DRG推广主要覆盖住院服务,医用耗材是医院很难转移到门诊的费用,医院以此作为切入口进行集采动力最足,耗材将最先受到影响。

而针对药品,医保支付方式的联动应该也不会缺席。北京市医保局在2023年工作重点中表示,研究在部分紧密型医联体试行糖尿病、高血压等慢性病门诊按人头付费,药品集采和按人头付费联动并不会遥远。这将大大推动慢病集采结果的落地。

医院、医保,这次终于站到了同一战线了

在DRG付费和带量采购政策联动的背后,是医院和医保利益战线的大统一。

张洪兵表示,2022年是DRG推广的第一年,今年医院和医保结算结果已经出来了,在结余和亏损刺激下,很多医院采开始重视DRG。而要增加医院结余,控费是绕不过去话题,只不过医院目前还在打基础阶段,主要做的是病案管理和信息化建设,控费并未提上很多医院的日程。

北京市医保局本次主动出击,帮助医院通过集采降低药品采购成本。征求意见稿显示,要想中选,集采品种有入门降幅和达标降幅之分,如果报价降幅达到入门降幅但小于达标降幅,获得自身采购需求量的60%,报价降幅达到达标降幅及以上获得自身采购需求量的90%。落选和降幅不达标的采购量的90%及30%必须分配给中选企业。

而征求意见稿明确,对于DRG联动采购涉及的主要DRG病组,在全市范围内推行实际付费,首年不因产品降价而降低病组支付标准,而即使以入门降幅计算,最低8%、最高55%都将成为医院节省下来的采购成本,成为结余奖励。

根据根据产品是否参与DRG联动采购、谈判降幅和任务量完成等情况,通过不同DRG结余比例奖励政策,医院获得结余奖励。而这种降价显然也是医保乐见的。在文件中,北京市医保局用了“与医疗机构共享结余”,再次昭显了双方利益统一。

虽然从政策表面看,医院红利期貌似只有一年——次年起根据实际运行情况启动支付标准调整工作,但通过这种方式,真正让医院尝到了集采甜头,提高医院参与的动力。即使次年调整医保支付标准,在集采大降价情况下,支付标准降幅可能未必如想象中大。

据北京市医保局官网,在冠脉支架集采将均价从1.3万元降到700元后,2020年年底,北京市医保局发文调整了该病组医保支付打包价。“以本市近年费用为参考,将冠脉支架集采降价所节约的医保基金计入病组支付标准,并综合考虑相关手术项目价格调整等因素,确定病组支付标准为59483元。”集采后,耗材成本预计连医保支付的零头都不到。

而作为DRG推广的先行者,北京DRG联动集采由于解决了DRG和集采落地的双重难题,可能会很快得到推广。

公开资料显示,全国DRG/DIP支付方式改革正火速推进,部分试点地区已提前完成三年行动计划相关任务。

广东省医保局去年发文称,广州、深圳、珠海、汕头、佛山、河源等6个试点城市已完成国家DIP、DRG试点任务,在先期启动的试点城市不断巩固改革成果的基础上,其余市2022年全部开展DIP支付方式改革,将提前两年实现全覆盖。

河北省医保局研究出台《河北省DRG/DIP支付方式改革三年行动推进方案》,计划2022年底实现全省所有统筹区全覆盖,2023年底实现开展住院服务的定点医疗机构全覆盖,提前一年完成国家改革任务。

《上海市DRG/DIP支付方式改革三年行动计划实施方案(2022-2024年)》提出,2022年实现DRG/DIP付费医保基金支出占住院医保基金支出达到70%,提前2年完成国家医保基金全面覆盖任务。同步探索居民基本医疗保险DRG/DIP付费,2022年开展可行性研究,2023年开展试点,2024年面上推广。

作为DRG推广先行者,这些地方DRG与集采的联动或许将率先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