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减肥神药”遭疯抢,全球在研减肥药盘点-医药慧(原医药观察家网)——谈医论药,存慧于文

资讯

马斯克“减肥神药”遭疯抢,全球在研减肥药盘点

发布时间:2023-05-24 08:52:23  阅读量:6854

作者:乖扁豆  来源:药智网

核心提示:全球的减肥市场,毫无疑问破千亿美元,中国的市场,突破百亿也不是难事。

最近,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司美格鲁肽火爆出圈,被誉为新一代“减肥神药”,各大终端基本卖断货。
值得一提的是,连特斯拉埃隆·马斯克也曾在社交媒体回复网友时表示,除了禁食,司美格鲁肽也是他减肥的秘诀之一。
借着“减肥热”东风,信达生物和勃林格殷格翰公布GLP-1R双重激活剂用于减肥的临床II期数据,也带动了股价的一轮跃升。
继三高之后,减肥成为新一轮的代谢领域新风口,再叠加大家的爱美需求,减肥药市场迅速被引爆。


“死亡四重奏”之一,全球形式不容乐观

“一白遮三丑,一胖毁所有”。
肥胖症的科学解释,是指机体脂肪总含量过多和/或局部含量增多及分布异常,是由遗传和环境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而导致的慢性代谢性疾病。
肥胖的主要流行病学特征有3个,包括脂肪细胞的数量增多、体脂分布的失调以及局部脂肪沉积。
体检报告中简单的“超重”,或者“BMI异常”,只是一个信号。
根据WHO公布数据,自1975年以来,全球肥胖人数几乎增加了两倍。
全球18岁以上成人中超过19亿超重,其中超过6.5亿人为肥胖患者,也就是说,每10个成人中,有接近4人超重,1人肥胖。
我国的形势也不容乐观。
根据《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数据显示,我国超过1/2的成年人超重或肥胖,超重和肥胖率分别为34.3%和16.4%。6岁以下儿童中,1/10超重或肥胖,超重和肥胖率分别为6.8%和3.6%。
WHO已经将肥胖症定为十大慢性病之一,并把肥胖症与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并称为“死亡四重奏”。
目前全球范围内,每年至少有280万人死于超重或肥胖,肥胖很可能会超越心脑血管疾病和癌症,成为21世纪的头号杀手。
而且,根据中国健康营养调查的流行病学统计,中国肥胖症的发病率很可能会超越美国,成为肥胖人数和发病率“双第一”的国家。


在研超500项,全球减肥药盘点

目前,全球共有13个药物获批用于治疗肥胖症,但是已有5款减肥药因为各种原因先后撤市,仍在售的品种有8款。
已撤市的品种包括盐酸氯卡色林、西布曲明、利莫那班、芬佛拉明、苯丙醇胺。
盐酸氯卡色林、西布曲明、芬氟拉明、苯丙醇胺因为副作用(包括致癌风险和心脑血管风险)先后撤市,而利莫那班则是容易导致抑郁和自杀的风险,而被撤销。
这几款曾经上市的品种,食欲抑制剂苯丙醇胺曾在中国获批上市,因会引起出血性中风等严重后果,CFDA(现NMPA)停止其在中国的销售和使用。
我国有肥胖症治疗适应证且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的药物仅有奥利司他,剂型为片剂和胶囊剂。
利拉鲁肽、司美格鲁肽在国内未获批肥胖适应症。

从获批上市的减肥药的时间可以看出,减肥这项需求其实一直都在,持续了超过半个世纪,在靶点中一直没有重大突破。

而新一代“神药”的出现,则必须是迎合了天时地利人和。
第一个天时,是靶点和作用机制的突破。
上世纪80年代,科学家们就发现了人体内天然存在的肠促胰素:GLP-1(glucagonlikepeptide-1,胰高血糖素样肽-1)。
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人的下丘脑、海马、大脑皮层、心脏、肺、肾、胰腺和整个胃肠道都有GLP-1受体GLP-1R表达,因此,GLP-1可以作为一种多功能的降血糖激素。这与肥胖症的多因素诱发,不谋而合。
第二个地利,诺和诺德公司意外的发现。
2010年,诺和诺德发现自家拳头产品利拉鲁肽(GLP-1受体激动剂)在治疗糖尿病的同时,还能抑制食欲、增强饱腹感,减轻患者体重,便开始在普通肥胖症患者中开展临床试验。
2014年12月,利拉鲁肽便被FDA批准用于肥胖症治疗,由此,GLP-1受体激动剂用于肥胖症治疗拉开了序幕。
利拉鲁肽之后,诺和诺德推出了第二代GLP-1受体激动剂司美格鲁肽(Semaglutide),而且半衰期更长,意味着每次用药后更持久。
司美格鲁肽在肥胖人群的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肥胖或超重患者的平均体重减轻了14.9%,迅速被奉为“减肥神药”。
第三个则是人和,开篇肥胖的流行病学显示,由于生活水平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有“减肥”的需求,而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减肥一直是美容、健身领域绕不开的话题。
连马斯克都亲自在社交媒体中点赞司美格鲁肽,更是将司美格鲁肽的热度从硅谷狂飙席卷到好莱坞。
在减肥新适应症的助推下,诺和诺德的司美格鲁肽在2022年更是完成了超100亿美元的全球销售额,成为新晋百亿俱乐部的宠儿。
司美格鲁肽从年销售10亿美元到超100亿美元的销售记录,在代谢领域可以说“前无古人”,也难“后有来者”。
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业界对GLP-1靶点的开发兴趣居高不下,就容易理解了。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共有14种主流的减肥疗法(靶点)正处于处于临床2期及以上。
涉及到这些主流的减肥疗法(靶点)的临床管线超过500项。

其中,目前最火爆的是GLP-1受体为靶点的,不完全统计,全球共有289个在研项目(从临床前到批准上市),进入到临床阶段的有27款。
在这289个项目中,国内项目共有149个,占据了半壁江山,但是大部分都处于临床前。
目前,我国获批临床的减肥药有23个,其中生物制品有11个,化药10个,中药2个。
生物制品包括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利拉鲁肽注射液等,司美格鲁肽注射液和利拉鲁肽注射液干预成人肥胖或超重的临床研究目前已经完成Ⅲ期临床试验,上市指日可待。


未来展望

全球的减肥市场,毫无疑问破千亿美元。中国的市场,突破百亿也不是难事。

特别是备受关注GLP-1,2015年市场份额仅有2.3亿元,而到了2021年,国内GLP-1市场规模就达到24.6亿元人民币,相比增长接近10倍。
预计到2024年GLP-1市场将增长到132.2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67.7%。
与此同时,美国临床内分泌医师协会(AACE)联合美国内分泌学会(ACE)共识声明中将GLP-1受体激动剂列为一线治疗选择之一。《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2017版)》也将其列入二联降糖治疗选择之一及二线治疗药物。
反映出GLP-1受体激动剂的临床应用价值极高,认可度也如日中天。
在这一块由蓝海向红海快速切换的市场,怎样可以分得一杯羹呢?
建议从用药周期、剂型模式、降糖效果,降脂效果和改善肝功能及血脂功能等多方面联合发力。
在吸引了各大企业的入局这一块大蛋糕的背景下,相信一边胡吃海喝,一边减肥的美好愿望,终将成为现实。